立會選舉押後 打亂反對派反攻部署

評論版 2020/08/03

分享:

香港新冠疫情爆發第三波,特首林鄭月娥引用緊急法,將原定9月6日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押後一年,並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為未來一年立法機構的「真空期」作出安排。

七一「晒冷」不成 街戰轉攻選戰

此舉惹來反對派大力抨擊,因打亂其「反攻港府及中央」的部署。但在政治鬥爭中,中央信奉「該出手時就出手」,何況誰也不應漠視疫情,任由選民冒險投票,因為那是人命關天的事。

外界感到港府高層對押後選舉,一直存有猶疑,抱着各種顧慮,如法律上特首是否有權押後選舉、押後多久、押後期間是否由現屆立法會議員繼續工作等;在政治上,押後選舉必然惹來反對派猛烈批評,外部勢力尤其美國必然以此作為「香港自治受損」的說辭,或借此加大制裁香港,香港社會內部亦會陰謀論四起,如說港府有心放「毒」,以挑起民眾對港府的疑懼和怨恨等。

港府高層對外界批評,一向畏之如虎,常秉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心態,減少被罵,故不難理解其希望選舉能如期進行;不過對中央來說,在政治鬥爭中,最忌的是做「老好人」,那只會被對手牽着鼻子走。尤其香港現時仍處於嚴峻政治鬥爭階段,不要以為港區國安法訂立後,本地及外部的反對及制裁沒如期猛烈,香港就已止暴制亂、重回正軌。反對派及外部勢力仍在尋找反撲機會,如7月1日的示威騷亂,就是希望勇武派街頭暴力重燃,可惜當日的「晒冷」並不成功,肯出來「掩護」勇武的群眾人數不多,令暴力破壞者被警方有效堵截及拘捕。

「晒冷」不成,雖令暴力破壞不得不暫時偃旗息鼓,但鬥爭並無平息,只是由明轉暗,將更重視狙擊中港政府、藉選舉奪取權力等戰場,9月立法會選舉就是反對派寄望甚殷的一次搶奪權力機會,並可達到多重目的。

圖維持熱度引西方關注 搶議席

其一,是維持支持者的熱度及信心。群眾運動的關鍵在於「群眾」,必須有不斷的動作以保持支持者的熱度及信心,否則人氣一散,要再凝聚就事倍功半。此所以反對派大搞初選,就是動員群眾的手段;到立法會選舉,反對派更可借助政府資助的郵遞宣傳、傳媒的選舉論壇、周街旗海等,讓群眾覺得反對派與他們繼續同在,並驅使他們投票,以行動加深他們反政府的信念。

其二,維持西方對香港關注。選舉可吸引西方媒體報道香港,維持反對派在國際綫的曝光,另亦給予美國政府、西方的民主人權組織以監察選舉為由,抨擊港府及北京,只要反對派大量參選人被取消參選資格(DQ),可為美國、西方組織和媒體提供彈藥,炮轟港府扼殺香港民主等,甚至令美國加招制裁香港。

其三,當然最重要的,就是有機會搶佔立法會過半數議席,實行戴耀廷的35+計劃,癱瘓香港政府、攬炒香港及中共。雖然以選舉博弈看,DQ確實會影響反對派的一些頭面人物,要由plan B的二綫人物頂上,但單計DQ效果,對反對派「搶佔35席或以上」的大計影響甚微。

此因去年底的區議會選舉已證明,反對派支持者只看參選者是否反對派,而非看候選人質素,反對派在地區直選中可搶得近6成選票,在多議席單票制下,35席直選中可分得21席,當然若配票理想,就有望多取1或2席;能否達成35+的關鍵在功能團體:反對派現屆在功能團體有10席,來屆的區議會互選一席已成囊中物,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和工程界這兩席,只要能鼓動界內年輕人投票,就有機會推翻建制派;另反對派為謀取飲食界、進出口界和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這三席,過去1年大量推動新選民登記,如飲食界選民大增8成,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選民增3成,成為搶灘武器。埋單計數,反對派估計在功能團體很大可能取得13席或以上。

對港府及中央來說,立會選戰是一場凶險的戰爭,立會選舉若押後,則「事緩則圓」,打亂反對派進攻節奏外,還有不少額外收穫。

簽確認書再押後 請君入甕高招?

坊間有猜測,在立法會選舉提名後再押後選舉,是中央「請君入甕」的高招,皆因反對派不少候選人為取得出選資格,簽署了選舉確認書,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區等,與他們過去過去「爭取自治」、「反對國安法」、「要求美國制裁」等說法「割席」,現在恍如戴上「金剛箍」,未來一年要規行矩步,若繼續發表暗撑港獨、反對一國兩制、在國際綫要求外國制裁香港等言論,就會成為明年參選被DQ的「罪證」。

其實反對派參選人有沒有簽確認書,未來一年言行都會受縛,因國安法已列明各種危害國安的罪行,但假如反對派候選人未來一年轉做乖乖牌,對中央及港府只作流於口頭批評,那不但難以保持群眾支持反對派的熱誠,他們亦難向支持者交代,令支持者相信他們「進入議會後會大力抗爭」。

其次,反對派若經歷一年的冷凍期,明年今日還會有誰擔當旗手及候選人,都是一大疑問。自5月底訂立港區國安法消息一出,反對派不少旗手如羅冠聰等已離港,未來恐陸續有來。就算「不離」亦並非等於「不棄」,反對派初選7月中一結束,初選搞手區諾軒、趙家賢即退出初選工作,大旗手戴耀廷亦說要休息一下,不再理會初選。反對派明年還有初選嗎?若沒有協調,反對派出現眾多候選人互相搶票,會否令議席拱手讓人?

此外,最難保持的是群眾和西方支持。反對派群眾現在對國安法氣在頭上,出來投票反政府的意慾必然高,一年後若非出現大量反對派被捕、被訴,相信反對國安法的民情將有所冷卻,反對派如何催票將是一大挑戰。

直接衝突料暫緩 聚焦民心博弈

至於西方支持關鍵是美國總統特朗普在11月選舉能否成功連任,若他連任失敗,中美關係明年有望表面上趨緩和;就算他成功連任,並且繼續向中國發動新冷戰,那些軍事、貿易、台灣議題,較諸香港議題更能挑動北京神經,美國是否再花心思借明年立會選舉,攻擊北京,還待觀察。若少了美國搞局,立會選舉氣氛就有望平靜一些。

當然,押後一年選舉對中央並非沒有壞處,因明年9月起的半年內將舉行3場重要選舉,此即9月立會選舉、12月選委會改選,和後年3月特首選舉。

3場選舉決定香港行政立法管治權誰屬,立會作為第一炮更是兵家必爭之地,到時反對派和外部勢力會否更大力搶灘?選舉刀光劍影可能更甚。

由於立法會選舉押後、街頭暴力大減,中央、港府與反對派及外部勢力的短兵相接衝突將暫緩,但中央在教育、公務員、媒體、各個專業界別內與反對派的博弈,以至更根本的民心戰,將成為下一階段的焦點戰場。

香港新冠疫情爆發第三波,特首林鄭月娥引用緊急法,將原定9月6日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押後一年。(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