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私營博物館發展 添港文化氣息

評論版 2020/08/05

分享:

每年的七八月,本來都是港人的外遊旺季,但新冠肺炎肆虐,一眾旅遊愛好者只好「滯留香港」。換個角度,若稍後本地的第三波疫情受控,這也是大家發掘本地好去處的機會。香港說大不大,值得尋訪的地方卻也不少。散落各處的博物館,是其中一個選擇。

私營博物館 疫下封關好去處

博物館不僅是展出珍貴收藏品和歷史文物的場館,也是一座城市的文化素養象徵。近年本港有不少收藏家及團體自立門戶,開設主題鮮明的場館,例如以攝影為主題的「F11攝影博物館」、收藏明清朝傢俬的「兩依藏博物館」等。然而,部分私營博物館因資金不足等問題,在營運上遇到困難。近年外國的私營博物館發展蓬勃,當地政府也透過多種政策提供支援。這對本地私營博物館的發展有何啟示?

根據德國紹爾出版社發表的報告《世界博物館2019》,現時全球202個國家約有5.5萬間博物館。聯合國教育、科學與文化組織去年則發表一份針對全球56個國家的報告,涵蓋逾3.1萬間博物館,當中40%屬歷史紀念館、24%與藝術及考古有關、8%以自然及科學為主題。按博物館的營運方式分類,約33%由社區、信託、非牟利組織、宗教團體、大學、商人等經營,屬於私營博物館。

私營博物館近年如雨後春筍,根據著名藝術網站Larry's List於2016年出版的報告表示,全球約五分之一私營藝術博物館是於2011至2015年間創立。在亞洲,則有71%私營藝術博物館是在2000年後創立。

有分析認為,其中一個原因是私營博物館成為了超級富豪的身份象徵,而集中在亞洲的新興經濟體財富不斷增長,億萬富豪和非常富裕的中產階層隨之誕生,有能力收藏藝術品。另有學者指,藝術品愈多機會公開予人鑑賞,愈能提升其價值,因此相比捐贈,收藏家偏向建立屬於自己的博物館,自行控制展示收藏品的方式,同時可免去對其他場館保安措施不足的擔憂。

私營購藏品 享較大自由度

各有特色的私營博物館興起,可為所在地帶來多種益處。根據立法會資料研究組的歸納,其至少有兩項社會效益。首先,部分公營博物館受制於有限預算及僵化的採購程序,難以購藏一些藝術作品,而私營博物館在購藏及策展方面則有較大自由度,有助文化保存工作。比利時藝術品收藏家Walter Vanhaerents於2001年創立Vanhaerents Art Collection博物館,他指公營機構用於採購藝術品的經費有限,與私人收藏家願意付出的金錢更是不可類比,並認為收藏家把珍藏放在家中,是相當可惜,自行建立私營博物館可為收藏家提供公開展示心頭好的機會,繼而使他們更積極參與藝術工作。

再者,與大部分公營博物館一樣,私營博物館同樣會舉辦觀賞團和演講會,能擔當教育及培養公眾藝術鑑賞能力的角色,而且部分私營博物館知名度甚大,可望推動文化旅遊及促進就業,為當地經濟注入動力。以美國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為例,該館於2015年夏季舉辦三場主題展覽,吸引250萬人次入場,當中28%為來自紐約市以外的國內旅客、46%是國際旅客,為紐約市住宿、觀光等旅遊消費及稅收,帶來9.5億美元(約73.6億港元)收益。

香港早年的私營博物館主要由大學及著名慈善機構創立,近10年大多由私人收藏家或家族基金開設。根據立法會資料研究組文件,私營博物館定義為個人收藏家、私營企業、大學等公開展覽收藏品的非牟利場館,粗略估算本港有逾35間私營博物館。

欠資金支援 李小龍館無疾而終

本地不少私營博物館在創立或營運上面對多種困難。數年前,保育國際武打巨星李小龍故居「棲鶴小築」的計劃曾引起社會關注。有報道指,業主曾提出向政府捐贈李小龍故居及設置紀念館,但因雙方對計劃存在分歧,加上私人營運開支龐大,政府未有正面回覆,結果該幢建築物落得清拆收場。

其實,政府有向私營博物館提供支援,但受惠的只有少數。例如香港醫學博物館及海事博物館,每年僅需向政府繳付一元象徵式租金。其中後者更是全港唯一獲政府經常資助的私營博物館,現時每年可獲逾600萬元補助。

當局近日回覆立法會提問時,承認沒機制支援私營博物館的運作。如果當局在選擇支援哪些場館時,有一套清晰的準則作為指標,衡量它們的文化藝術價值,相信更能說服公眾。

方向一:訂立審批資助機制

類似機制在部分國家經已設立,例如英格蘭藝術委員會推行「博物館認證計劃」,便期望當地博物館在營運管治、收藏品管理及訪客體驗方面,均符合質素標準。至今年2月,共1,742間博物館獲得認證,其中非公營的有1,072間,另有77間為大學管理,佔全國獲認證博物館的66%。當地政府會以定期或按個別項目撥款,支持博物館發展,審批基準之一包括館方是否取得認證。

但要注意的是,本港私營博物館的類型和主題眾多,部分是由個別組織或一班志趣相投的人士創立,在營運、管治、藏品珍貴程度等方面,未必能與大型企業擁有的場館相比。因此如要引入認證機制,社會需考慮若所有場館以同一套標準審核,會否令小型博物館無法取得資助,長遠影響私營博物館的多元性。故此,當局應先諮詢文化及藝術界,按需要擬定標準。

方向二:減免稅款 鼓勵捐贈藏品

此外,當局可研究是否透過提供財政誘因,幫助博物館提升吸引力。英國就此推出「文化禮贈計劃」,納稅人捐贈藝術品或文物時若通過審批,可減免個人稅項,而捐贈的物品將由當局接收後,分配至適合的博物館及藝廊。

美國亦有類似的稅務減免措施,為向博物館作出現金捐款的人士,設立分項稅務減免,最多可抵扣應課稅收入的60%;文物和藏品捐贈可按獨立鑑定結果,按全額市值扣稅。

當然,扣稅安排也有潛在漏洞。外國有評論質疑,此舉已成為富豪的避稅手法。有報道指,美國傳媒大亨Peter Brant建立自己掌控的藝術中心,並向其創立的博物館捐贈收藏品,相信已為他節省數百萬美元的聯邦稅。

本港實行低稅政策,利用稅務寬免刺激捐贈藝術品或文物,未必如外國般奏效,但當局如有意推行,也應研究如何堵塞逃稅漏洞。

當局訂支援機制 助百花齊放

本地私營博物館大多以自負盈虧的方式營運,單靠籌款及入場費未必能達至收支平衡。當局如能訂立支援機制,並營造條件鼓勵捐贈,相信有助業界百花齊放,促進文化生態發展。

有別公營博物館,私營博物館在購藏及策展珍貴藏品方面,享有較大自由度,有助保存多元文化。圖為荷蘭 Miffy 博物館。(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