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不是我杯茶

副刊版 2020/08/06

分享:

徐志摩那類sentimental(傷感)詩人情懷的男人,可能有女士覺得很浪漫,但這類人從來不是my cup of tea,實不相瞞,我對那些經常愛沉溺於自己幽幽情懷、矯情忸怩和浪漫幻想(可能只是他一廂情願的幻覺)的男士,甚至覺得倒胃口。小時讀《再別康橋》,我認不識貨,毫無感覺,可能個人口味喜歡爽快、豪情、大氣之人,男人要離開一個地方,瀟瀟灑灑地走便是。

關於徐志摩和他那些為人樂道的追女仔故事,聽過便算,反而令我佩服和尊重的,不是徐志摩,而是他的髮妻張幼儀。看看她在愛情路上受到怎樣的待遇:

婚姻是家人安排,婚後遭徐志摩冷待,被丈夫用嫌棄的口脗對她說:「你真是個鄉下土包子!」「你懂甚麼?!你能說甚麼?!」徐當時心繫林徽因,知道她快要回國了,急不及待要求張幼儀簽字離婚,但張氏那時已懷上第二子,徐二話不說就叫她把胎打掉。

當張說:「有人因打胎死掉啊!」徐無情地答道:「有人坐火車失事死去,難道其他人以後不再坐火車?」張沒有打掉胎兒,剛剛誕下二子(後來夭折),就得成全徐「無愛之婚姻忍無可忍,自由之償還」的心願,簽字離婚,成為民國歷史上(被)「文明離婚」的第一位女子。

簽了名,張最後跟徐說的話:「你去給自己找個更好的太太吧!」徐大概不怎麼聽得入耳,因字一簽完,他就歡天喜地離開,準備追林徽因去也。

兩個人的感情和關係從來沒得勉強,緣分事很難說,這點是明白的,但不愛不等於可肆意精神虐待一個人,一個人如何完結一段感情,或多或少可看出其為人如何。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