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華裔迷思 做「朱先生」抑或上街

評論版 2020/08/07

分享:

本欄昨天說到美國華人前路艱辛,新冠肺炎疫情,使華人變成白人至上主義者和其他少數族群口中的「病毒族群」,產生身份認同危機,近日連華人內部也出現矛盾,這個問題不妨邊回顧歷史邊了解。

130多年前,美國「排華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實施幾年後,有一則漫畫相當具種族主義色彩:象徵美國的山姆大叔拿着「神奇洗衣機」物體,一腳將華人踢開,暗指用洗衣機取代中國人開的洗衣店,又指華人骯髒,極盡侮辱、挖苦。

半世紀後,一場戰爭改變國際格局。二次大戰,中美同屬反法西斯同盟,連帶美國華裔移民地位提升,不再是「黃禍」傅滿洲之類陰險人物,或開洗衣店卻骯髒低下之輩,而是國民一分子。二戰後迎來冷戰,美國與蘇聯不和,需要中國幫手;經濟上,將自己塑造成充滿機會的自由國度,不同族裔只要肯努力在美國都可過上好日子,於是擁抱華裔。戰前及戰後,陸續出現對華人的美化,與文首那則歧視華人漫畫完全兩碼子事。

Mr Chu被塑造成「模範少數族裔」

《紐約時報》一篇題為《亞洲人發現美國社會偏見在迅速消失》的報道,以二戰後到美國生活的朱先生(Mr Chu)經歷為例,他擁有工程學位,當上公司副總裁,住波士頓富裕社區,他的故事,被指為同時期在美國生活40萬名華裔的縮影,融入主流生活,取得經濟和社會上成功,實現「美國夢」。以類似Mr Chu面貌被刻意塑造形象的人,有標籤形容:「模範少數族裔」(model minority),另一個詞意走另一端的是「永遠的外國人」(perpetual foreigner)。

「模範少數族裔」通常指亞裔,已經同化、實現向上流動、政治上沒威脅。上世紀50年代起,黑人民權運動聲勢日益浩大,衝擊白人主導的政治秩序。Mr Chu這類模範少數族裔,有另一宣傳作用:亞裔能克服歧視,為甚麼黑人不可?華人又一次被塑造、被利用!

若說美國歷史上的亞裔,都像宣傳中勤奮順從又政治冷感,並非故事的全部。60年代美國移民制度改革,廢除了配額,吸收「優質移民」,經過挑選的新移民,和曾經的亞裔老移民及後代,有着截然不同的歷史和成長經歷,來到美國後境遇也大不同,某種程度上造成如今華人內部在美國社會和種族問題上的分歧。新的華人移民較專業富裕,從未受過像上代所受的種族排擠之苦。

近年Black Lives Matter運動,加上近月的反種族示威浪潮,令華裔社群更撕裂。近日,耶魯大學華裔學生黃艾琳寫了一封公開信,呼籲爸媽和華人社區與非裔站在一起,並抨擊華人只埋頭苦幹、不理時事,甘心做模範少數族裔,公開信暴露了上代華人,以及包括土生土長與外來的新一代華人,身份認同價值觀的迥異。黃艾琳說美國亞裔包括華人,除了「安分守己」,亦普遍存在敵視黑人。

不同時代的華裔,始終出身有別。據統計,現今美國華人5成多有大學學歷,一半從事專業、管理。新移民美國的華人中有27%擁碩士學位,其他國家的只有約13%。隨着教育程度提高,華人移民已逐漸拉開與其他國家移民和當地人之間,教育程度的差距。

美華人雙重身份 永遠的外國人?

那麼對華裔怎樣才更有利?和其他少數族裔同一陣綫要求被公正對待,抑或「假裝」自己是白人社會一員,並希望獲得「模範身份」?當「朱先生」抑或「上街」?

在我看來,選哪種方式都沒問題,自己喜歡,反正美國華人身份具雙重性:有利用價值時,就是比黑人好的「模範少數族裔」,出事時(拉上新冠病毒)就是「永遠的外國人」。百多年前,美國華裔民權先驅王清福曾希望:「想成為美國公民,只要人品好、身體好,就夠資格了」。71年後,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在著名演說《我有一個夢》中則說:「我夢想,有朝一日,我的孩子生活在這樣一個國度,人們評價他們,是看他們的人品,而不是膚色。」兩段說話含義相近,但兩人的希望仍然只是希望。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