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循環起步 消費科技雙管齊下

評論版 2020/08/07

分享:

近期,「內循環」概念引起了市場高度重視,這源於近日中國領導人強調「要逐步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內循環不僅是一個重要的新概念,更明確了中國經濟發展的主要方向。未來,以內循環為首的「雙循環格局」將釋放中國消費潛力和推進有效投資,進而優化中國產業鏈結構。相信在減稅降費等需求端政策的配合下,雙循環格局將能提升全要素生產率,加速中國經濟轉型升級。

保護主義逆全球化 海嘯後見端倪

「雙循環」新發展格局強調以「內循環」為主,這似乎有悖於傳統的經濟理論邏輯。根據國際貿易理論,全球化更有助於世界經濟發展。在國際分工下,各國可依靠其比較優勢,通過國際貿易調節國內生產要素利用率,改善國際間供求關係,進而調整經濟結構和增加財政收入。

過去,中國也一直採用「外循環為主,內循環為輔」的發展模式。然而,國際貿易理論的前提是生產要素可以自由流動,而當前中國面臨的外部環境決定了其必須調整發展模式。

不可否認,全球化曾為中國經濟發展提供重要支持。2001年中國正式加入國際貿易組織後,出口是中國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隨着對外開放程度加深,出口佔GDP比重在金融危機前升至35%,當前中國已成為全球第一大出口國、第二大進口國,及工業門類最為完備的製造業大國。在出口驅動下,過去20年間中國的貿易增速,長期高於GDP增速。

然而,自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國際產業鏈受挫,貿易保護主義和逆全球化初見端倪。根據世界銀行,自2008年11月至2009年3月,G20中的17個國家已經實行了47項貿易保護措施。在發達國家採取關稅、限制出口等措施增加貿易壁壘的背景下,中國出口佔GDP比重快速滑落至當前的18%,中國經濟的對外依存度(進出口總額佔GDP比重)也從過去的70%降至現時的30%。

中美緊張 全球產業鏈遷移重構

2018年,中國的外部環境發生轉折性變化。中美關係緊張,西方國家提出「製造業回歸」等政策促使全球產業鏈的遷移重構。在此背景下,產業鏈區域化和本土化或成趨勢,中國的外循環道路將更為艱難。可見,國際環境變化促使中國轉變經濟發展思路,通過內循環維持經濟增長成不得已之舉。

基於中國當前的實際情況,並參照發達國家的經驗,未來中國將依靠消費和科技兩條路徑,有效實現經濟內循環。

第一、中國有望成為全球最大的進口國,消費將驅動中國經濟內循環。

如前文述,國際環境的改變促使中國調整過去「出口為主,消費、投資為輔」的三駕馬車發展模式。隨着出口動能的式微,經濟發展的動能需向內需傾斜。事實上,內需是多數發達國家經濟發展的主要動力,如美國的對外經濟依存度只有16%,而消費支出佔GDP比重則超過70%。龐大的人口基數和消費潛力為中國發展消費市場奠定堅實基礎,未來中國有望成為全球最大的進口國。

人口基數龐大 中產崛起促內需

首先,中國人口基數龐大,中產階級迅速崛起。中國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國家,超過14億,其中中等收入群體4億,超過美國人口總數。據世界銀行估算,2019年中國的人均GDP(Gross Domestic Product,國內生產總值)和人均GNP(國民生產總值,Gross National Product)均超過1萬美元,在全球屬於中等偏上收入國家。

其次,中國城鎮化率穩步提升,貧富差距將逐漸縮小。無可否認,盡管人口基數龐大,中國的社會結構仍不夠理想。當前家庭人均月收入在1,000元左右的中低收入人口為6億,二元化的人口分布一定程度上制約中國消費潛力的釋放。但近年中國城鎮化進程明顯加快,2018年末中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到60%。城鎮化率的提升有助縮小中國的貧富差距,釋放巨大內需潛能。根據國際標準,當前中國人均GNP離高收入國家的差距約為20%,預計未來五年內中國將躋身「高收入國家」。

最後,新興消費方式將幫助中國成為全球最大的消費市場。近年,在電子商務、移動互聯網、大數據等新型基礎設施的快速發展下,中國消費環境發生巨大變化。便捷的消費方式和完善的消費生態促使中國綫上零售業的迅猛發展。資料顯示,2019年中國電子商務零售額和整體商品零售額均已超過美國。盡管當前美國仍然是全球最大的進口國,但中國消費潛力亦不容小覷,未來有望取代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進口國和消費市場。

第二、技術創新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重要方向。

加快核心技術攻關 升級產業鏈

過去,中國投資以傳統的基建投資和房地產投資為主,對強調技術創新的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重視不足。盡管傳統投資模式對經濟增長的拉動較為有效,但卻造成宏觀槓桿率持續上升,以及關鍵核心技術受制於人的不良局面。當前,中國的科技設備及先進技術相當依賴進口。資料顯示,2018年電子設備及零件佔中國商品進口比重最大。當前中國關鍵零部件、關鍵元器件的自給率僅為三分之一,其中超過90%的高端晶片依賴進口。

在逆全球化背景下,中美關係惡化不可避免地擾亂中國產業鏈的順暢運作,阻礙中國先進製造業的發展。因此,內循環的第二條路徑將是通過技術創新,加快核心技術攻關,同時補全升級中國產業鏈。

一方面,中國將加碼科研投入,實現核心技術的自主可控。當前,中國研發投入佔GDP約2.2%,與發達經濟體較為接近,但投向分散,如基礎研究領域投入佔比僅為5%左右,與發達國家15%至20%差距較大。為有效實現內循環,減少對海外技術的依賴,未來中國需要加大對基礎研究投入,將基礎研究投入佔研發經費的比重提高到15%左右的水平。

另一方面,中國正從傳統投資轉向新基建投資,補全和升級產業鏈。受疫情影響,今年一季度中國經濟顯著下滑,但多地政府密集升級調控措施穩定樓市,反映中國正轉變經濟發展思路,嚴控資金流入房地產市場。

此次疫情凸顯了數字經濟的重要性,互聯網經濟、綫上辦公、遠程醫療等新技術不但滿足了居民的實際需求,也更明確了中國經濟的發展方向。為促進產業鏈向高端化轉移,中國將加大在5G、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雲計算、區塊鏈等新型信息基礎設施的投資,未來5年中國在新基建領域的投資將達數十萬億人民幣。

中國非封閉運行 料對外減關稅

盡管雙循環發展模式強調以內循環為主,但這是中國在考慮現實情形下,為保證國內產業鏈穩定運行的不得已之舉,並不代表中國經濟將會封閉運行。相反,中國會深化對外開放,繼續擁抱國際市場和技術。

面對貿易保護主義的盛行,及部分西方國家針對中國科技發展的圍堵追截,中國正努力開拓新的外循環市場,通過重塑貿易布局和打造高效國際產業鏈,更好地為內循環服務。

事實上,自2018年中美貿易戰以來,中國開始將貿易中心轉移至東南亞國家和一帶一路地區。2019年上半年,東盟超越美國成為中國第二大貿易夥伴。今年上半年,東盟佔中國外貿總值達14.7%,取代歐盟成為中國第一大貿易夥伴。這背後是中國與東盟電子製造產業聯繫的日益緊密,以及《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升級議定書》的全面生效。

相信未來中國會繼續降低關稅水平,深化與東盟、日韓等周邊經濟體的雙邊貿易,以拓寬產業鏈的廣度,並且重構有效的外循環運作體系。

中美關係緊張,國際環境變化促使中國轉變經濟發展思路,通過內循環維持經濟增長。圖為山東青島物流智能無人倉。(新華社圖片)

撰文 : 劉雅瑩 南洋商業銀行經濟研究員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