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自資出版行山雜誌 成立山野偵查小隊守護郊野

副刊版 2020/08/08

分享:

近年行山文化興起,原本只有行山愛好者才會去的山野、石澗,在疫情爆發後產生的上山避疫潮,連帶普通人也興致勃勃一窺山野之美,故正確的行山資訊尤為重要。成立於2014年的《風火山林月刊》,其獨特的偵查報道補足了主流媒體所不能觸及之處,他們又有何行山推介?不如一齊看看。

行山雜誌《風火山林月刊》由熱愛行山的總編輯華生和3位成員自資出版,現時每兩個月出刊一次,專職報道行山資訊。觀乎雜誌的內容頗多元化,除了行山路綫,有外國登山體驗分享,如日本富士山、馬來西亞神山等;也有行山達人訪問,如前報紙行山版記者、熱愛行山的「口罩KOL」K Kwong(鄺士山)等;又或是撰文闡述山野知識,教人如何行山不中伏。但最叫記者感興趣的,卻是現時幾近沒有媒體會做的偵查報道。

拆解城門神秘膠粒廢物

2019年年頭,雜誌刊出了《城門膠粒之謎終極破解》專題報道,拆解城門水塘邊的不知名膠粒,引起軒然大波。早在3年多前,團隊在城門水塘清理垃圾,赫然發現長約4厘米的白色圓柱形膠粒,在進一步了解後,發現原來這是霰彈槍子彈膠塞。到底何人會在城門水塘開槍?無從得知。後來經團隊明查暗訪後,發現最大機會是香港槍會在大帽山練靶場練習後,遺下的子彈和配件,塑膠垃圾因而沿着 7公里的引水道流至城門水塘,造成污染,而整個調查過程持續3年多。

報道刊出後,引發環保團體綠惜地球關注並跟進,發現在10分鐘內步程,居然拾到90粒子彈膠塞之多。水務署其後票控香港槍會而上庭開審,案件7月初被裁定表面證供成立,但後來因搜證技術問題,最後法庭判決香港槍會罪名不成立。

華生認為偵查報道可能最終都沒結果,但不輕言放棄。「我們也沒想過調查數年後,城門膠粒才會有結果。」他接着說:「推動業界質素及行山文化、希望大家可作健康又安全的活動,同時關顧自然環境,我們是抱持這些核心價值去做報道。」

地質公園大型建築廢料

另一偵查報道《連島沙洲海廢調查》則將環保與行山扣連,團隊設計了適合行山遊覽的綑邊路綫,調查海岸垃圾,地點包括文青打卡熱點玉桂山鴨脷排、地質公園馬屎洲和陰澳長索。根據團隊調查發現,海岸綫的垃圾主要是會漂浮的垃圾,如發泡膠、塑膠、膠樽等,而在受保護的馬屎洲地質公園,居然更有大量大型傢俬、建築廢料,甚至有直徑達半米的建材,場面叫人心酸。至於長索處於西面水域,主要可找到從中國內地漂浮而至的垃圾。美麗的海岸綫,其實早已被大量垃圾污染。

除了調查,團隊亦不定時組織上山執垃圾行動,每次都可執7、8大袋,垃圾主要是食物包裝、膠樽,他們更曾試過在大東山執到完整的帳篷。早前疫情爆發期間,不少市民上山避疫,遺下大量垃圾,為人詬病。華生與團隊亦有上山清潔,卻觀察到一個有趣的現象:「早期疫情多垃圾,後經媒體和社交平台報道,突然又有好多人上山執垃圾,山上甚至比疫情前更乾淨。所以大家不要以為share沒有用,其實好work,當然最重然還是在日常生活中源頭減廢吧。」

深信認真做好便有價值

現時團隊仍堅持傳統出版方式,經過層層編輯與校對而出版,最重要是,不論記者、攝影、編輯、校對、美術,每個人都具備山野知識,認真做好每一步驟,增強資料準確性。

叫人想像不到的,是團隊成員均為義工,在公餘時間才幫忙,每月銷售所得僅能支付印刷費和作者稿費。

棄推打卡點着重設計路綫

坊間大部分媒體在報道行山路綫時有兩種方式,一是以影相打卡點介紹,二是結合訪問和行山路綫,前者偏向簡單,後者依賴受訪者提供的資訊。而《風火山林月刊》則較不傾向介紹現有大眾熟知的選擇,反而會費心設計特別路綫,譬如冷門的「大澳四靈」。

大澳四靈,是指圍繞着大澳的4座山:鳳山、獅山、象山和虎山,相傳這4獸守護着大澳的海灣,對大澳人來說也很重要。路綫從大澳巴士站開始,經由鳳凰徑第六段上山,穿越石林從鳳山走到獅山、象山到虎山,從寶珠潭、楊侯古廟旁小徑登山接回石屎路回去。寶珠潭加上四靈,故又有靈獸爭珠之說。路綫全長17公里,需時8.5小時,有興趣者不妨到其網頁查詢。

華生因讀過朱維德的《朱翁同遊香港原貌》得知大澳四靈,卻見坊間路綫多是分開走,因而萌生出調整和完善一條路綫,可以連走4座名山的想法。路綫傾向包含不同元素,除了風景,也會介紹歷史遺迹、動植物和掌故。如此一來,人們行山就不再只是行完就算,反而愈加了解,因而愛惜踏足的每一片土地。

柏架山見獨有短腳角蟾

香港雖然細如豆膶,但好處就是城市與鄉郊緊貼並存,每個人都可以擁有自己的後山。過去多年,華生一直在山頭打滾,但最愛的都是住家附近的柏架山。「柏架山獨特之處,在於路綫難易兼備,沿途可以見到豐富的動植物生態,例如香港獨有原生短腳角蟾,牠的分布區域好狹窄,但在香港有穩定族群。又如珍稀植物香港過路黃,都可以在柏架山找到。」

其實柏架山也有不少歷史遺迹,如太古纜車遺址、戰時防空洞、爐灶等,夏天也有澗可溯,一個山頭已琳琅滿目。「香港不是沒有地方可以去,而是你可否發掘到那些精采的地方?」

查詢:hikingwindfire.com

作者:陸明敏

責任編輯:馮柏偉、鄺素媚

《風火山林月刊》設計少見貫通大澳四靈的路綫,圖為象山的豹石。(受訪者提供圖片)

《風火山林月刊》所有成員均是行山達人。(受訪者提供圖片)

城門水塘曾有大量霰彈槍子彈膠塞。(受訪者提供圖片)

在鴨脷排進行綑邊活動調查海岸廢物。(受訪者提供圖片)

團隊組織大眾市民上山執垃圾,每每可拾到七、八大袋。(受訪者提供圖片)

成員到馬來西亞神山行山,回港後撰寫遊記分享。(受訪者提供圖片)

成員除了寫稿,還不定時組織行山團暢遊美景,圖為七重岩。(受訪者提供圖片)

相傳4大瑞獸守護着大澳的海灣,圖為獅山。(受訪者提供圖片)

在柏架山可觀賞開闊的城市景色。(受訪者提供圖片)

香港獨有的原生品種短腳角蟾。(受訪者提供圖片)

欄名 : 本地遊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