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鬥而死? 特朗普與漢密爾頓的分別

評論版 2020/08/10

分享:

本欄曾提到美國華裔民權領袖王清福曾向反華人士提出決鬥,決鬥這回事,香港人大概只在電影或書本中看過。200多年前,美國仍然有人以決鬥定生死,還出現一次人稱「最高規格的決鬥」,雙方分別是時任副總統伯爾(Aaron Burr)與前財政部長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美國早期歷史中,很多地方看到漢密爾頓大名,為美國留下碩果纍纍,卻因一場決鬥被殺死。談這次決鬥之前,先聊聊這位10美元頭像中的人物。

副總統與前財長 最高規格決鬥

漢密爾頓是美國憲法起草人之一,也是首任財政部長,既為在內戰遭重創的美國金融貨幣體系設計新制度,又參與創建政黨政治。比起華盛頓、林肯等,他較少人認識。但在2015年,根據他經歷改編的音樂劇《漢密爾頓》在百老匯公演,一票難求,還獲獎無數,紅火到現在,連帶漢密爾頓本人也重新受關注。

這套劇講述出身卑微的外來移民漢密爾頓,憑努力得到華盛頓賞識,成為美國開國元勳之一,可說是美國夢最好的詮釋。劇中特別之處,與傳統音樂劇不同,一句台詞都沒有,全以饒舌說唱(rap)方式呈現。演員安排更罕見,白人角色如華盛頓、杰佛遜和漢密爾頓均由非裔、拉丁裔演員扮演。別出心裁編排表達的含義,突破音樂領域,通過講述美國歷史,影射特朗普執政下的支離破碎社會。

《獨立宣言》說人人生而平等,但在今天政治現實中化為一紙虛文。演員種族多元化,體現了獨立戰爭的勝利皆因各族裔共同努力。移民政策自特朗普上台後收緊,全國反種族歧視示威揭示,白人對少數族裔的結構性歧視仍難以消弭,與漢密爾頓等人建國之初的信條大相違背。

若說特朗普和漢密爾頓人格及能力水平差天共地,未免流於表面。人在江湖,哪有聖人?漢密爾頓常被批評狂妄自負、爭強好勝、野心勃勃、到處樹敵,聽來和特朗普差不多。他極力主張建立強大聯邦政府,縮減州權,自己便創立聯邦黨,對聯邦權力的執着,被戴上了「權力野心家」帽子。

他之所以和伯爾決鬥,有流傳說因為伯爾不滿他常向華盛頓「打小報告」,又長期敵視詆毀他,1800年大選兩人積怨爆發。不像今天,當年總統及副總統是分開選,漢密爾頓被指因着這些恩怨,寧願幫另一政治對手杰佛遜擊敗伯爾,杰佛遜當上總統,伯爾只能屈就副總統。4年後大選,漢密爾頓甚至出手令伯爾連副總統份工都失掉。就這樣,伯爾提出和漢密爾頓決鬥。

1804年7月11日,決鬥在新澤西州進行,成為「千古懸案」。兩人從一個盒裏各拿手槍,背對背站好,見證人倒數,倒數結束後槍聲響起,漢密爾頓中槍,延至翌日死亡。有關決鬥的猜測很多,其中一個有人認為漢密爾頓故意打偏,因他無法面對當時已眾叛親離,根本為死而前往決鬥。無論如何,這位影響後世的政治人物,被政敵了結生命,今天聽來真不可思議。

漢密爾頓重建國家信用 特相反

若漢密爾頓今天還在生,看到特朗普的作為,會有何感想?兩人看來有相似之處,但亦有關鍵性分別。漢密爾頓在內戰後重建國家的信用,並強調聯邦政府的強大需要靠信用來構建。特朗普本人經常有意無意講錯說話,已經沒有甚麼信用,而他領導的聯邦政府在疫情夾擊下,不斷印銀紙放水,令美元、國債及金融系統的信用,愈來愈令人存疑。

更重要的是,漢密爾頓不僅倡導強勢聯邦政府、大權的總統,同時也着墨於建立彈劾總統機制,以免其獨攬大權變成皇帝。數月前,特朗普曾公開說在疫情下,作為總統其擁有的權力是完全的(When somebody's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the authority is total),但實際上聯邦政府權力只限於憲法所定部分,並非全國所有事都能管。漢密爾頓力推彈劾機制,就是擔心特朗普這類人。或許他們兩人都具野心、老謀深算,甚至都主張「美國優先」,但特朗普橫衝直撞、企圖攬權,展現的是另一種「漢密爾頓主義」。

當年漢密爾頓死於決鬥,也許性格決定命運。今天,特朗普領導的美國到處和其他國家「決鬥」,遲早出事。事情發展,還得看11月3日,特朗普和拜登的「決鬥」哪個倒下。

講述美國開國元勛漢密爾頓的音樂劇,以破格形式大受歡迎,全劇沒台詞,僅以說唱呈現,白人角色全由非裔、拉丁裔演員扮演,嘲諷特朗普執政下支離破碎的社會。(資料圖片)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