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後首部大片

副刊版 2020/08/11

分享:

中國影市七月重開以來,其實遠未復甦,主因是根本沒有真正戲院首發大片敢上畫,一直放的是舊片及小型文藝片。終於等到去年被抽起的話題作《八佰》幾天前實牙實齒,說八月二十一日上畫。

講抗戰時死守上海四行倉庫的《八佰》真是波折重重,本來是華誼兄弟的救命草,投資超五億元(人民幣,下同),去年算盤是估計能收三十億元。現在排這個重開檔,可能要當炮灰,樂觀估計收十五億元可以收回成本(要各種分成)。但十五億元票房能達到嗎?

中國戲院重開,但限制每場入座最多三成,減少排片量,隔號入座,意味每場次收入有限。唯一可做的,是趁無其他主要對手,靠口碑,盡量延長排映檔期。照現在觀影氣氛,觀眾在社交平台上的表態,還是幾想能進戲院。

不過《八佰》似乎還要面對一個內容的問題。之前原版本據傳是接近一百六十分鐘大格局戰爭片,可是審片後要刪剪一百處,剪完後質素如何成疑。再者是題材的惹火,會否遇上反對者的負面評價影響入場意慾?

四行倉庫的歷史一直有多個版本,現在內地遇上的可能抵制,主要是因片中涉嫌美化國民黨和其時逃跑師長孫元良的問題(但發表意見的都未看過片,孫的角色也不一定在片中出現)。他們強調單純拍國軍死守,並不能帶出其時國民政府的懦弱和腐敗。另外,之前導演管虎去台灣找孫元良的後人見面,孫的兒子也是演藝界,叫秦漢。這點也惹來群眾不滿,說導演為何不找留在內地的真正死守將領謝晉元的後人呢?

四行倉庫確是抗戰時中國鼓舞士氣之戰,台灣拍過《八百壯士》記述。據謝晉元滙報,四天守倉,共滅日軍約二百人。日方卻沒有詳細紀錄,說該區只是小規模戰事,死兵一人。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