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創者與破壞者 誰可躋身總統山?

評論版 2020/08/11

分享:

美國媒體前天一則爆料挺有趣,說特朗普想將自己雕像加到南達科他州的「總統山」上,白宮向同樣是共和黨人的州長詢問增加雕像的過程,這位州長後來送一個有特朗普臉部的4呎高複製品「頂住先」。總統山有4位前總統雕像﹕華盛頓、杰佛遜、林肯和老羅斯福。昨天談到開國元勳漢密爾頓與特朗普的異同,今天聊聊第三任總統杰佛遜(Thomas Jefferson)。

特朗普想自己雕像 加到總統山

漢密爾頓和副總統伯爾決鬥,中槍身亡震驚美國,人們反思這種展現勇氣的方式是否有助解決問題,他死後美國屢禁不止的決鬥逐漸消失。

所謂決鬥,內地有個通俗一點的叫法——「武林約架」,指有分歧的人在溝通無法解決問題後,通過約定打架方式決鬥。在歐洲,盛行騎士精神的時代決鬥曾是合法的,簽字生死自負,到近代決鬥變成非法,漢密爾頓死後,美國在19世紀大多數州亦陸續禁止決鬥。

漢密爾頓除了為美國留下金融貨幣制度,還有政黨政治。人說美國民主,但立國一開始,奉行的就不是讓人人參與的「平民政治」,而是「精英政治」,政界幾乎被政治世家控制。美國頭5任總統中,4人都出身弗吉尼亞州政治世家,後來人稱「弗吉尼亞王朝」(Virginia dynasty)。當時開國元勳們認為,應該建立不存在黨派紛爭的國家,他們眼中的政黨代表小集團利益,黨派行為與腐敗掛鈎。

華盛頓在卸任演說中,曾明確告誡美國人:「(政黨制度)挑撥派系對立,有時還引起騷動和叛亂。」精英們擔心民眾力量被濫用,「過度民主化」。今天人們經常拿美國憲法確立的三權分立原則,說是限制總統不至攬權獨大,其實防範民眾坐大亦是先賢們初衷,議會並不凌駕行政、司法,杜絕了民意隨便影響當權者施政。

然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多了思想就不可能統一。華盛頓的內閣成員因國策問題各持己見,當時的副總統亞當斯和財長漢密爾頓認為應該擴大聯邦權力,縮減州權;國務卿杰佛遜則主張州權大於聯邦權。

漢密爾頓創立了聯邦黨(Federalist Party),杰佛遜等則領導民主共和黨(Democratic-Republican Party)與其抗衡,成為美國兩黨制雛形。漢密爾頓決鬥被殺,聯邦黨日漸瓦解,民主共和黨則逐漸分裂,演變成今天的民主黨、共和黨。林肯領導共和黨上台執政後,共和黨與民主黨輪流執政格局才形成並延續至今。

杰佛遜之所以為後世稱頌,除了建立美國金融及政黨政治,更重要是他起草《獨立宣言》,建立美國追求平等自由的價值觀,是合眾國的建築師。事實上,杰佛遜的確是建築師,讀過建築。他亦是弗吉尼亞大學的設計師,打破哈佛大學那種校園規劃方式,在大學中心設計開放空間,建大草坪,主體建築分開。在那個時代,是創新進取乃至激進做法。讓他驕傲的,乃至於值得寫在墓碑上的,是他對美國獨立、宗教自由,及建立弗吉尼亞大學的三項貢獻,當總統反而不是。

對於建築,特朗普也有看法,覺得聯邦建築尤其具開拓性的現代主義建築不好看,今年初傳出他要求「讓聯邦建築再次美麗」(Make Federal Buildings Beautiful Again),言下之意是可以拆掉。杰佛遜構建了尊重各種族權益的美國價值觀,在特朗普時代亦都崩塌。杰佛遜和特朗普,一個是開創者,一個是破壞者。

「讓美國再次偉大」 特何德何能

白宮有項傳統,把近幾任總統官方肖像放在入口處,以便人一眼看到。克林頓和喬治布珠的肖像上月被移到別處,由於兩人曾批評特朗普,有人估是出於「眼不見,心不煩」,兩人肖像被老羅斯福和麥金利總統肖像取代。麥金利就任時,美國正處19世紀末20世紀初變革期,他提高關稅,奉行保護主義。心理學有講法,人總喜歡與自己相似的人,大家心領神會吧。

至於老羅斯福,有媒體曾作對比,指特朗普和他有點似,都性格鮮明、脾氣較躁,懂得利用媒體等。老羅斯福曾說:「勇敢地變得偉大」,特朗普則喊出:「讓美國再次偉大」。老羅斯福去世後,雕像得以與其他三個偉人並立總統山。或許特朗普說得多「讓美國再次偉大」,覺得自己也偉大,然而人家老羅斯福開鑿了巴拿馬運河啊,而總統山是離任和死後才躋身的呢!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