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優勢多 無懼美國科技脫鈎

評論版 2020/08/11

分享:

美國打壓TikTok,引起全球關注,但這卻非意外;美國打壓中國企業,尤其優秀的科技企業已有一年多,TikTok只是又一個受害者。另方面事件背後卻顯示了中美關係發展的重要趨勢,意義深遠,值得探討。

特朗普急挽選情 擴中美脫鈎

早自去年起,美國便不斷打擊中國優質IT企業,如華為、中興、阿里等,被阻進入美國市場或斷供關鍵部件,近期又進一步把打擊擴大至Apps及電訊業務。更重要者是這趨勢代表了中美間的脫鈎和科技交叉。脫鈎是美國對華修昔底德鬥爭的最根本手段,發展至今已顯現幾個特點:

(一)全面性、涵蓋經貿、科技、人員交流、學術教育及金融等多方面。

(二)逐步深入,在每個領域不斷出台新措施,使脫鈎涉及更多事項和企業。

(三)更為急進。特朗普必須在10月底把「能做的措施都推出」,借狂打中國來挽救其選情,故每天都有新招新事,涉及科技、貿易、台灣及香港等,令人眼花繚亂應接不暇,令脫鈎程度隨之不斷擴大。

脫鈎之路終點 由美國人決定

正如情人分手,脫鈎可由單方面促成,只要美國有決心,「脫鈎之路」可以愈走愈遠,不斷逆轉中美建交40年累積的交流成果,對此中國無法阻止,最終走到哪裏是美國人民的政治決定。

中美脫鈎會帶來損失及痛苦,取得的「交流紅利」要回吐。但雖然脫鈎不如不脫好,脫鈎卻是可行的,鄧小平對此早有說明,他曾指中美兩大國在大洋分隔下,不相往來也可各自日子過得很好。

TikTok真正罪名:太成功威脅美

直接引致打擊TikTok的,是「中美科技交叉」,即中國在更多的科技領域趕上、甚至超越美國。TikTok被打的真正「罪名」是太成功了:「過江龍」竟能威脅美國「地頭蟲」。

科技交叉在不少美國人包括反華鷹派眼內,已是實在的事,就此前谷歌總裁Eric Schmidt接受訪問時有很好的陳述。他承認過去曾看不起中國人,認為他們只善於抄襲,而不會搞新東西,但現已知道此種偏見要徹底拋棄,因為在關鍵創新領域,中國不比西方差,甚至會更優秀,例如在AI及量子計算方面。

他更斷言無論中美脫鈎與否,中國都會成為科技強國,美國應以加強競爭力來回應中國,而非禁制,讓中國買美國芯片對美國更有利。

市場大+創科環境佳 蓋茨也押注

Bill Gates的觀點同樣值得注意,幾年前他旗下的企業與中國合作,開發稱為「行波反應堆」(Travelling Wave Reactor)的第四代新型核電反應堆,乃未來能源選項之一。當被問及為何選擇與中國合作時,他的答覆是「中國乃做這種事的地方」。這位美國科技界創業巨子言簡意賅中傳達了重要信息:在創科環境及能力上,中國比美國更佳,因此「真金白銀」押注在中國開發。

從客觀情況看,中美科技交叉有歷史必然性,其出現只是早晚問題。

首先是需求上中國市場巨大,核心的大中華地區14億人,加上周邊附屬性市場(如東盟、南亞和上合組織等地區)可逾20億,而美國、歐盟及日本合共只約10億,且歐、美、日各自之間亦相互競爭激烈,且殊非統一市場。故有人說「華為失去美國市場,還可做世界第一;但蘋果失去中國市場,便麻煩了。」

中國市場還有統一而不劃一,呈現多元化的特點,可同時利用economies of scale及economies of scope,更有利於mass customisation的新生產形態發展。

華工業體系完備 勝美空洞化

其次是科技供給上,中國資源最佳。中國每年逾800萬專上學生畢業,其中過半是STEM領域者,遠超美國,技術人員以千萬計,居世界第一。高端人才(如有博士學位者)數目亦直追美國。

除數量優勢外,還有質的優勢,有英國調查指,華人平均IQ很高,再加勤奮、上進和追趕先進之心態強烈,令華人的科技優勢更大。筆者當年在外國搞科研時,便已體會此點,中國人確是「科技上的優秀民族」。中國的人才紅利開發還剛起步,時間尚淺,吸納西方科研體系優點後,其潛力將可更多釋出,且現已頭角嶄露:中國的論文及專利數目直追美國,個別領域還開始超前,平均科研產出質素,亦持續提升。

最後,中國還有全球「最完備工業體系」的獨特優勢,既可為科技發展提供巨大的需求拉動,又可為支持科研開發及成果商品化提供堅實基礎。相反,美國在工業空洞化下,更難與中國在科技發展上競爭。

總之,美國若有自知之明,便應如Schmidt所說,勿對中國搞科技脫鈎。

無論中美脫鈎與否,中國都會成為科技強國,美國應以加強競爭力來回應中國,而非禁制。(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