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錦麗:女孩就是我! 拜登恨轉愛?

評論版 2020/08/12

分享:

「這個小女孩就是我!」這一句,令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措手不及,估不到加州聯邦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會在黨內總統初選,端出種族議題與他交鋒。賀錦麗當面挖出拜登數十年前「不光彩歷史」,批評當時是特拉瓦州參議員的拜登,反對不同膚色學生共乘校車跨區上學的打破種族隔離措施,賀錦麗說:「當時加州有位(非裔)小女孩,每天坐校巴進入公立學校,這個小女孩就是我!」

總統初選 揭拜登「不光彩歷史」

情理兼備的質疑令拜登無法招架,辯論後賀錦麗支持率升,拜登則下跌。拜登當時的滋味、怨恨多深,只有自己知道;今天選民知道的是他已原諒棄選總統的賀錦麗,找她當副總統。畢竟,政治沒有永遠的敵人。

賀錦麗亦不是單喊感人肺腑說話的政治素人,有人對她的評價是野心大、心機重。就在和拜登辯論翌日,她的競選團隊迅速販賣T恤,上面印有她童年照及「這個小女孩就是我!」的字句,很明顯一切經過精心計算。不過,政治誰沒計算?

55歲的賀錦麗之所以有中文名,是由三藩市華人僑領改的。她父母都是到加州追尋美國夢的移民,父親是牙買加非裔、史丹福大學經濟學教授,母親則是來自印度的乳癌研究員,兩人很早離異。賀錦麗常將母親掛口邊,說5呎身軀卻散發堅韌,對她影響最大,可惜2009年因大腸癌去世。

有「女版奧巴馬」之稱的賀錦麗同樣法律出身,法學院畢業後,當上地方檢察官。2003年首度參選公職,當選三藩市檢察長,7年後當選加州總檢察長並連任。2016年晉身加州聯邦參議員,短短3年便參選總統。從政,誰沒有野心?

賀錦麗的風格被指屬於個性強、精明,有人會說是陰險;她曾因擊敗檢察官前上司得到晉升,被指「反骨」,也曾把父親激怒。賀錦麗提出名為《大麻機遇再投資與消罪》法案,在全美把大麻合法化,向大麻產品徵稅,同時將涉及大麻犯罪的人免罪。理由是美國不少有色人種因持有大麻被檢控,白人因此被捕的卻很少,大麻執法是對有色人種的歧視,如果把大麻合法化,問題便迎刃而解。

即使初衷良好,但被問到是否吸過大麻,她承認並說:「有沒搞錯?我一半家人來自牙買加。」言下之意是「我是牙買加人,怎會不吸毒?」老爸聽後發聲明批女兒為競選,把自己族裔與大麻掛了鈎。媒體也曝光賀錦麗在大麻議題上言詞不一。早在三藩市任檢察官時,僅支持醫用大麻合法化,反對娛樂大麻合法化。分析說,從反對到推動全美大麻合法化,目的無疑為選票。

進軍白宮人氣當然高,賀錦麗90年代「小三」往事被重提。男主角是加州政壇最有權勢人物之一:前三藩市市長勃朗。他後來承認兩人交往過,其間用影響力拉了賀錦麗一把,為她初次競逐公職覓金主。報道說,一直未與妻子離婚的勃朗,還曾送車討好當時是小縣檢察官的賀錦麗,後來兩人分手,賀錦麗一直不願置評。

拜登一直說會提名一位女性副總統,賀錦麗在民主黨內偏溫和,有助團結黨內不同勢力,女性副總統亦可為拜登贏得較和諧的執政環境。調查指四分一人認為,選擇有色人種當副總統很重要,因為特朗普的選民絕大多數是白人,令非裔等有色人種在其任內受剝削。加上警察暴力對待黑人,司法系統被指偏袒白人等,有呼聲指拜登理應選擇黑人女性搭檔,來向共和黨討回黑人選民的政治債。

非裔亞裔女性 最佳副總統人選

賀錦麗在司法界擁有10多年經驗,誠屬優勢,政績包括保護兒童免受侵犯,為毒販提供改過自新機制。

新冠肺炎疫情下,選民更想要在政府有經驗的候選人,拜登和賀錦麗都有。如果拜登當選,就職時已78歲,歷來年紀最大,他必須挑選一位有能力接任的副總統。又如果4年後他因年齡不再競選連任,他的副總統將是民主黨總統最熱門人選,這些今天都要考慮。

從政治身份看,賀錦麗兼具非裔、亞裔、女性等多重身份,算是「安全人選」。她的政治生涯能否更上層樓,成就「這個小女孩就是我」,美國第一個女副總統的美國夢?很快有分曉。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