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迎選舉新趨勢 電子投票何時推?

評論版 2020/08/12

分享:

港府為了保障公眾健康,決定把今年9月立法會換屆選舉押後一年,在現今嚴峻的疫情下,實屬正確之舉。然而,早前特首被問到為何不推行電子投票從而解決抗疫與選舉的兩難,她引述選舉管理委員會意見稱:「在時間、立法程序以及技術上,電子投票不可能趕及實施。」筆者腦中頓時有千百個問號。

官方3憂慮 風險公眾信任成本

猶記得在2008年立法會選舉的時候,已有不少資訊科技界的人士提出使用電子投票。在技術層面,當年的科技水平已經綽綽有餘,例如建立電子選民登記冊,以「無紙」方式核實選民身份,電子派票及點票等各個環節都有對應技術。可是,12年後,香港的選舉模式依然落後。

事實上,筆者以為選管會故步自封的原因,並非選民應用電子投票的相關技術,更多是官方面對的安全風險、公眾信任、成本等因素。即使如此,筆者認為港府仍應積極研究在公共選舉中引入科技,從而改善選舉流程和工作效率。

電子投票大致上可分為三類:第一類、選民可在任何地點經互聯網投票;第二類、選民仍要到投票站,但可透過電子裝置進行投票;第三類跟第二類一樣,但增設傳統投票方式供選民選擇。

第一類明顯對選民更為方便,但技術要求較高,目前尚未普及。現時全球有30個地方曾試行電子投票,並有15個地方在選舉中正式採用第二或第三類的方式。筆者建議香港也可朝此方向逐步邁進。

增投票準確度 加快點票速度

筆者曾多次參與助選活動,觀察過幾次點票過程,發覺由運送選票到點票中心直至公布結果一般需要十多個小時,從自己的經驗判斷,大約三分二時間用於人手點票,三分一用於核對廢票。相反,電子投票明顯提升投票的簡易程度(例如以按鍵代替蓋章),變相增加投票的準確度,杜絕廢票,因為投票系統可確保只有有效的選票才會被投下和記錄。最後,電子投票能加快點票工作,可在投票結束後短時間內得出結果,毋須經過漫長的人手點票過程。

至於投票前的身份核實步驟,筆者建議伸延新一代智能身份證的用途,例如在疫情過後,讓市民在出入境口岸自願進行簡便的人臉識別和記錄,並把紀錄綁定智能身份證,之後人臉紀錄與智能身份證只作一對一的核對。待將來市民到達票站意慾投票時,票站只需使用人臉識別系統及智能身份證的閱讀感應器,便可快捷地為大量人流完成身份識別,告別現時在紙張名單上用原子筆及間尺劃綫的「原始」操作,提高準確度之餘又可減省人手,可謂一舉三得。

適用境外投票 方便北上港人

以上方案也同樣適用於境外投票。港府可考慮在較多港人聚居的內地城市(如深圳)設置上述的票站,也要確保有穩定及加密的網絡,傳送選舉資料回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曾解釋,設置電子投票的軟硬件成本高昂,但筆者認為長遠仍會減低行政成本,最重要的是,港府不應漠視及剝奪居於內地十多萬香港市民的投票權。

選管會也提到系統可靠性風險的憂慮,例如系統要處理逾400萬選民的個人資料,必須確保系統安全,防止資料外洩等意外發生;在投票日,又可能發生電力供應中斷、系統故障,甚至黑客入侵的情況。

建高保安級別資料庫 防外洩

筆者不否認其可能性,但港府絕非首次建立高保安級別的資料庫,例如香港警務處與入境事務處的系統皆儲存大量市民資料;而電力中斷、系統故障、黑客入侵又幾乎是現代任何電子系統皆要面對之風險,不該因為其可能性並非零而抱殘守缺;道理一如每天出現交通意外的可能性不會是零,但也不能藉此禁用汽車一樣。故此,筆者建議選管會積極進行電子投票的資訊科技風險評估及審計,為下次選舉作準備。

相信未來投票的終極方式會接近上述第一類,即選民毋須到實體票站的方式。然而,在保安及投票保密性方面,公眾可能需要一段長時間才能廣泛接受,所以筆者認為上述第三類(即電子與傳統投票並行)是未來十年的主要選項。

過去20年,電子投票的課題曾多次在立法會上討論。現時選舉事務處正計劃於2021年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使用電子選民登記冊。雖然進展緩慢,筆者仍希望港府積極有為,成為亞洲地區的電子投票先驅。

港府若擔心公眾未必廣泛接受電子投票,可以考慮電子與傳統投票並行模式,從而改善選舉流程和工作效率。(資料圖片)

撰文 : 邱達根 香港資訊科技聯會會長、慧科資本有限公司聯合創辦人及董事總經理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