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夫人變第一? 拜登背後女人的堅持

評論版 2020/08/13

分享:

2004年,當一位民主黨重要人士到拜登家裏,勸拜登參選總統時,一位女士找來一枝箱頭筆,在自己肚上寫了個大大的「No」,然後在客廳來回走動,似乎在傳達着無聲抗議。起初,她對政治不感興趣,也不希望丈夫爬得太高。現在可算習慣了,自己偶爾也接受訪問,甚至出來助選。這位女士是拜登的夫人,吉爾•拜登(Jill Biden)。

拜登夫人 愛別人稱她「拜登博士」

1975年,在辦離婚的24歲少婦遇到一位33歲參議員。議員3年前因車禍失去妻子和1歲女兒,在從政和照顧倖存但重傷的6歲和5歲兒子中掙扎,甚至在醫院兒子床邊宣誓就任參議員。出於承受不起撫養別人遭劫難孩子的壓力,而且一舉一動皆暴露人前的政治家妻子生活,那位少婦4度拒絕參議員求婚,直到第5次參議員說是最後一次,終於答允。1977年,兩人結婚後,她邊當賢內助,生下女兒的同時,邊進修獲得教育碩士、博士和英語碩士3個學位。她喜歡別人稱呼她為「拜登博士」,而不是「拜登夫人」。

吉爾讓拜登重新活了過來,家庭又恢復完整之際,歷經波折的拜登2015年白頭人又送黑頭人,46歲長子博伊腦癌去世。已和妻子分居的博伊弟弟亨特,後來與嫂嫂墮入愛河。對曾因車禍而家庭破碎的拜登來說,家人比甚麼都重要,2016年拜登決定不角逐白宮寶座,家庭便是重要因素。面對次子與長媳譜出戀曲,報道說拜登與吉爾給予支持和祝福。

今年3月,當拜登在洛杉磯發表演說時,有抗議者衝上台,一名女士見狀抓住拜登的手,並站在拜登與抗議者中間。對此,拜登開玩笑:「她是我的保鑣特工…她是一個害怕站在公眾面前高談闊論,或喊些政治口號、高呼競選宣言的人。我們結婚伊始她就告訴我,她做不到這些,就像我不可能當着大眾面前唱歌一樣。」

那個怕拋頭露面,卻敢於挺身護夫的,也是吉爾。近半個世紀以來,全國人看着拜登公開與悲傷鬥爭,背後堅持着給予支持的,都是吉爾。

對於吉爾的付出,拜登一直心存感激。她多年來在堅持平衡生活和事業,從沒放棄過心愛的教育工作。2009年,拜登就任副總統,她是第一兼第二——歷來第一個帶薪工作的第二夫人,在社區學院教英語。名牌大學紛紛邀請她授課,她堅持任教於讓普羅階層包括難民的孩子就讀的社區學院,說喜歡他們有故事。

如果拜登當選總統,吉爾將成為第一個擁有博士學位的總統夫人。據《人物》雜誌報道,即使成為第一夫人,她也希望繼續教書:「我本職是教師,丈夫的生活和我的生活是兩回事。」她希望爭取社區學院教育免費,希望提升教師地位,希望教師受到尊重。吉爾便是如此,69歲,始終如一。

今年6月,一本關於拜登早年經歷的兒童讀物出版,提到他因為口吃而被嘲笑,激發出鬥志和韌性。拜登能克服口吃,母親充滿智慧的一句鼓勵功不可沒:「那是因為你太聰明了,嘴巴跟不上大腦速度。」和拜登母親一樣,總能找到特別方法精神上支持拜登的,是吉爾,那本兒童讀物是她寫的。

歷經劫難 拜登:政治就是我目標

大兒子博伊患癌去世後,夫婦倆創立了一個倡議項目,為治療癌症病人提供資源,一直希望低調的吉爾願意投入時間及資源回饋社會了。拜登在2007年回憶錄中寫道,一家車禍讓他陷入無比絕望境地,開始明白為何那些自殺的人會認為是一個選擇,但有一樣東西幫他走出絕境。「我失去了妻子和女兒,我就是這樣熬過來的;當他們告訴我,博伊沒有機會活下來的時候,我也是這樣熬過來的——你必須有目標,而政治就是我的目標。」

對拜登來說,政治是一種宣洩方式,充滿激情的表達形式,好像向自己證明還活着。如今,在半世紀從政之路、總統之路上,多了一位女伴一起走——賀錦麗,他的副總統搭檔。至於人生道上,喜歡堅持如一的「拜登博士」一路走來,始終仍在。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