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拆出售TikTok 買賣方「雙輸」

評論版 2020/08/13

分享: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8月6日簽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國企業或個人與影音社交應用軟件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進行任何交易,命令45日後生效,事件備受國際矚目。

TikTok是一影音社交應用程式,由北京字節跳動所開發和擁有。2016年9月,字節跳動在「今日頭條」孵化上綫;其後,於2017年8月建立海外版抖音「TikTok」;同年11月,以10億美元收購美國Musical.ly,並專注於海外業務。

易令人上癮 下載次數破20億次

TikTok程式在海外多國廣受觀迎,在美國更擁有龐大數量用戶,主要是20歲以下的年輕人。用戶可在平台上錄製最長15秒的短片,並可配搭特效和音樂,再將影片分享給朋友或其他陌生人用戶。由於短片的內容往往為瀏覽者帶來「驚喜」,容易令人觀看「上癮」,使用戶規模近年快速增長。

TikTok的下載和安裝量,一度在美國市場躍居首位,並且在德國、法國、日本、泰國等多個國家,也多次登上App Store或Google Play總榜的首位。據2020年4月底Sensor Tower的資料顯示,TikTok在當前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應用程式商店的總下載次數,已突破20億次。

TikTok之所以廣受歡迎,原因是利用人工智能的「機器學習」技術,有效評估每個上傳視頻的質量。視頻上傳後,TikTok會在熱門視頻之間,向小部分用戶顯示這條短片,用戶感到「有趣」;機器算法更將測量實際觀看的視頻數量、以及收到對視頻的「被喜歡」、收藏、評論、分享和下載數量,進行大數據分析,以保障上傳短片的質量。

同時也對用戶的信息和觀看習慣進行分析,用戶用的時間愈長,推薦給用戶的視頻愈準確,讓用戶更加上癮。

對於TikTok所得的龐大用戶量,美國政府擔心,眾多美國年輕人個人資料會受到濫用,雖然TikTok聲稱,所收集到的用戶資料只用作「推薦」之用。但在中美關係惡化的情況下,TikTok自去年下半年即已捲入中美角力漩渦。11月,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對TikTok啟動國家安全調查。其實,早於2018年TikTok便曾被指控收集用戶手機位置資料,並將之傳送給中國。誠然,若政府取得用戶手機位置的信息,的確可以分析到一些敏感的地點,譬如軍事基地等。

TikTok還被指控審查平台上的視頻,刪除對某些政府不利的。這些也讓美國更擔心出現類似Cambridge Analytica利用Facebook上用戶數據干擾美國大選的情況。因此,即使TikTok強調,所收集到的美國用戶資料,是存放在美國當地,沒有傳送給中國。不過,美國認為,一旦中國政府要求,TikTok恐怕「無法違命」。

TikTok拆售業務 談何容易

在發出禁令前,於8月3日,特朗普政府在白宮記者會上表示,在9月15日前,TikTok必須賣給美國公司,否則他會關閉TikTok應用程式。目前,媒體報道,微軟正進行洽購;而《華爾街日報》亦引述消息人士稱,社交平台Twitter與TikTok初步商討潛在合併的可能性。按目前TikTok的美國商業估值,相信以數百億美元計,Twitter的市值約為290億美元之譜,是否有足夠財力進行這宗交易,市場存疑。

但無論如何,過去幾年,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否決了多項中國企業對美國公司的收購合併,這些「商業交易」或遭否決,或者成功,案例也有不少。但今次TikTok「被限期」出售給美國公司,分拆出海外版抖音TikTok的美國業務,其實有不少「問題」值得討論。因為按照TikTok產品性質,該產品不容易「分拆」出售。

看深一層,當收購一家傳統公司的某些業務時,這家公司最值錢的東西,可包括有形的資產,如土地、房產、廠房、機器等,可以個別分拆出來賣。即使是軟件公司,其擁有的知識產權產品,如版權、專利,以至人才和用戶資料庫,都可以分拆出售。

但在社交媒體網絡大行其道的今天,以Facebook為例,Facebook可否把某個地區的Facebook業務出售,而不影響其公司的整體價值?進而言之,Facebook出售某個地區如美國的業務後,美國業務的網絡上信息,能否同美國以外其他地區業務的網絡信息互通?這就存在一個很大的問號和不確定性。

這個問號和不確定性,無可避免影響到Facebook所分拆出售的業務、以至Facebook餘下地區業務的價值,從而損害到Facebook整體的實質價值。

IG推Reels 趁機挖走TikTok台柱

很顯然,把Facebook部分業務分拆出售,較諸TikTok分拆美國業務為容易。因為Facebook平台上連接的用戶很多都互相認識,在同一各地區區域。同時用戶的分享和交流,都是「同聲同氣」,譬如Facebook的美國平台,用戶大家使用英文溝通和分享。

Facebook在不同地區的業務,可以用當地語言和大家熟悉的其他媒介來承載信息,進行群體溝通和分享。

像YouTube這種視頻平台,雖然用戶之間沒有直接聯繫,一般也是按語言分開,但TikTok顯然大有不同,上載到TikTok的視頻,往往沒有語言,憑影像令觀看受眾「會心大笑」、「會心喝采」或「拍案驚奇」,很快「上癮」。

事實上,無論是美國人、德國人、日本人、泰國人、印度人、俄羅斯人等,都可以從上載到TikTok的短片裏,得嘗樂趣。如果TikTok分拆了美國的業務出售,售後,美國業務的視頻信息,能否在美國以外其他地方「相通」?這個問題不僅關乎營運,更關乎到企業的估值和實質價值,問題不簡單。

再者,TikTok的成功,有賴人工智能(AI)的機器學習算法,這些建基於大數據得來的算法,相信是從不同地區採集到的有用檢測和實踐數據,算法不斷作出改良與提升,以保證視頻的質量,否則TikTok也不會在多國的發展「所向披靡」,成為年輕人的「寵兒」,此其一。

其二,抖音的算法,發端於他們在中國建立的大數據模型,即使如抖音的海外版TikTok所言,美國的用戶的信息數據沒有傳回中國,但機器學習的程式難免有「共同語言」,而且該公司很多的人才都在中國。因此,即使在美國的平台有足夠的用戶數據,恐怕都需要重新進行人才培訓。

如今社交網絡平台競爭激烈。Facebook曾推出類似TikTok的軟件程式,但不幸失敗。就在TikTok受到特朗普政府「打壓」下,Facebook轄下的Instagram(IG)本月推出對抗TikTok的全新音樂動態短片Reels。這個Reels被媒體譏為「抄襲」TikTok模式,然而,Reels實行以重金圖「挖走」在TikTok表現優秀的「平台創意人才」。

整體大於分體 拆售降企業價值

在TikTok「生死」處於不確定狀態之際,一旦把TikTok的「台柱」挖走,即使有美國企業成功買下TikTok,但TikTok平台的價值,相信也會打上折扣。

照目前情況看,禁止美國企業或個人與字節跳動進行任何交易,行政命令45日後生效,特朗普是否最後改變主意,給予延期,不得而知;但要求9月15日前,TikTok要限期前賣盤。在如此短期內,完成一宗幾百億美元的交易,實在不容易。

但很清楚看到,在今日大數據時代,併購或買到一個跨地域、用戶群體分散化的網絡平台,像TikTok產品這般屬性的業務,要把個別地區的業務分拆出售,不僅前所未見,更重要一點是,在「整體價值大於分體疊加價值」下,分拆部分業務出售,無疑使整體價值下降,削減買方和賣方各自所持的企業價值,交易產生「雙輸」效果。

悲觀來說,中美關係繼續惡化下去,就像是給國際化公司生生加了一個新冷戰稅。執筆時,媒體報道,TikTok擬就禁令控訴特朗普政府此舉違憲,究竟TikTok美國業務的結局如何,且拭目以看。

TikTok「被限期」分拆出售美國業務,售後美國業務的視頻信息,能否在美國以外其他地方「相通」?這個問題不僅關乎營運,更關乎企業價值,問題不簡單。(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昊 科大商學院會計系副教授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