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國家安全戰 香港恐成「人質」

評論版 2020/08/13

分享:

新冠病毒危機打亂了原來相互聯繫的全球經濟、社會和地緣政治,暴露了全球管治的脆弱與不公。在不斷升級的國家安全威脅形勢下,疫情更凸顯了處理系統脆弱和不公有多難。

哈佛大學的Dani Rodrik在2007年就提出了全球經濟的「不可能定理(impossibility theorem)」。根據該定理,民主、國家主權和全球經濟一體化,三者在本質上並不相容。「我們可以將這三者中的任何兩者結合起來,但卻不可能同時完全將這三者結合」。

民主主權經濟 三者只可擇其二

要了解社會、經濟和國家安全這三個相互糾纏的政策如何印證「不可能定理」中的三難,請看香港的經驗。自英國殖民統治以來,「積極不干預主義」的政策使這座城市的經濟得以發展。殖民地官員非常清楚,本地相對較小的市場、製造業和貿易量,意味着對開放的承諾,而不是有針對性的發展戰略,是實現香港繁榮的最可靠途徑。

確實,今天香港擁有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之一,就是因為長期以來這裏一直允許資本、信息和人才的自由流動。接近零的關稅和超低的入息稅,使香港成為全球金融中心,並且是全球最大的股票及其他融資市場之一。中國的改革開放過程,從一開始就包括了與香港的更深入的經濟接觸,這對增強香港的活力至關重要。

然而,與發達經濟體一樣,全球化推動的經濟繁榮,掩蓋了日益嚴重的社會問題。隨着製造業向中國大陸轉移,香港失去的不僅是生產綫,而且也包括物流和後台服務的崗位,導致中產階級空洞化。如今,香港的堅尼系數為0.539,比美國更不平等。堅尼系數為零代表最平等,1則代表最不平等,美國為0.411,在大型發達國家中最高。

積極不干預 帶來繁榮與不公

曾經有一段時間,香港的不干預主義經濟方針與相類似的放任社會政策並存。但1967年的騷亂,一場由勞資糾紛演變成反對英國統治的大規模示威活動,迫使殖民地政府不得不建造大批廉價的公共住房,以減輕工人的不滿。然而,這政策是有缺陷的。如今,香港近45%的居民仍然居住在政府補貼的住房中。相比之下,中國有90%的家庭擁有至少一間自己的房屋。

解決這些社會問題並非易事,尤其在國家安全風險上升的時候。而「國家安全成本幾乎為零」只是中美間在過去40年「和平交往互動」的一個副產品,但它是推動香港經濟發展的一個關鍵因素。

隨着2001年9月11日發生在美國的恐怖襲擊,這種情況開始改變,凸顯了低成本恐怖襲擊與高成本反恐防禦之間的不對稱性,特別是實施反恐防禦成為必須的長期選項與成本。類似的不對稱性也提醒我們數碼技術的最新發展將帶來的風險。網絡攻擊的成本非常低廉,但卻可以推翻整個金融、信息、及國防系統。

正如羅德里克(Rodrik)的「三難困境」所暗示的那樣,此類不對稱風險迫使政府做出權衡。國家安全問題不可能不影響經濟政策,但結果可能並不是有效動員更多資源來解決社會不平等的問題。

為保國家安全 增加內部風險?

當經濟政策未能提供諸如「居者有其屋」及優質工作崗位等恰當的社會公義時,內部的社會穩定風險就會上升。的確,與美國和其他民主社會一樣,香港的許多工人和年輕人表現出對現有體制不滿,轉而擁抱地方和民粹主義,小部分甚至抗議國家駐港機構。而這種趨勢通常會導致混亂和暴力,並觸發政府採取嚴厲行動來恢復秩序。

對香港而言,挑戰更為複雜,因為香港是中國與其日益敵對的美國之間的「重要金融門戶」。正如羅德里克(Rodrik)所指,中美競爭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國家安全問題的影響,經濟有可能成為地緣政治的「人質」,甚至更糟糕地加劇和擴大兩者的戰略競爭。

美國將其金融主導地位「武器化」的趨勢,就是這種國家安全風險上升的例證。自從所謂的反恐戰爭開始以來,美國一直在利用私營部門和銀行將其認定的特定個體(即被制裁者)孤立於國際金融體系之外。近年來,美國過度依賴這種「二次制裁」,以至法國和德國也開始考慮如何繞過美國的金融強勢,包括另行建立全球支付系統以及歐洲基金,以繼續容許他們與受美國制裁的國家做貿易。

中美金融門戶 港問題注定難解

隨着美國對愈來愈多的中國企業和個人實施金融制裁,中國開始擔心香港可能會成為特洛伊木馬,美國可能會利用它來破壞中國的政治穩定,包括維護國家安全的計劃。畢竟,美國的國家安全戰略明確地規定,不僅旨在保護美國人及其生活方式,而且還旨在促進「美國在全球的影響力」。

中國正在經歷這種恐懼過程。美國最近通過了《香港自治法》,該法允許「對參與推卸中國應有義務的外國人」實施金融制裁。換句話說,美國正在利用其金融系統做武器,來懲罰參與制定與實施新的《港區國家安全法》的中國官員。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政府還考慮過破壞港元與美元掛鈎的滙率制度。幸運的是,美國領導人最終想清楚了,香港作為世界第四大外滙交易中心,它的崩潰可能會威脅到整個美元支付系統。

考慮到美中對抗的軌迹,美國的這些決策思維過程,讓人感到不安。對國家安全的擔憂日益加劇,將進一步破壞全球貿易和投資,導致用於實施社會公平政策、解決不平等、和應對氣候變化的資源減少。這正是一場全球公地悲劇,而我們不能保證意識到這個悲劇,就可以改變未來的悲劇結果。

(沈聯濤是香港大學亞洲全球研究所傑出研究員,UNEP可持續金融顧問委員會成員。肖耿是香港國際金融研究所主任,北京大學香港滙豐商學院海上絲綢之路研究所教授、主任。)

www.project-syndicate.org

香港是中國與其日益敵對的美國間的「重要金融門戶」,經濟有可能成為地緣政治的「人質」。(資料圖片)

撰文 : 沈聯濤 香港大學亞洲環球研究所傑出研究員、UNEP可持續金融顧問委員會成員
肖耿 香港國際金融學會會長、北京大學滙豐商學院教授

欄名 : 國是港事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20.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