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終極貨幣 保值功能獨一無二

評論版 2020/08/14

分享:

黃金近期受多項有利因素支持,勢如破竹,創歷史新高後更曾經一舉升穿盎司2,000美元大關,市場對黃金的關注程度變得炙熱。惟作為終極貨幣,黃金最重要的價值是其在資產配置中發揮的獨一無二保值功能,而非短期起伏帶來的投資回報。

「真金白銀」 不受經濟因素驅動

分析一種資產,首先要弄清楚其本質。金、銀普遍被籠統歸納為商品,相對具體的分類會視其為稀有金屬。惟黃金與普通大宗商品有着截然不同的特性。商品價格隨經濟表現起伏,兩者呈現正相關性;黃金則不受經濟因素驅動。

圖一為本世紀至今現貨黃金與彭博商品指數的比較,兩者起點標準化為100。在過去20年7個月內,商品價格累計下跌約四分之一,黃金卻上升接近6倍。

在人類文明社會歷史長河裏,「真金白銀」從來都是歷久不衰的貨幣,中國人更直接把錢稱為金錢。相比下,法定貨幣的購買力,則無一例外持續被蠶食,永遠只有貶值一個方向,甚至連跌至一文不值的例子,亦數不勝數。兩者不同之處,在於法定貨幣能夠無中生有,黃金供應卻受到客觀因素嚴格限制。因此,雖然金、銀與法定貨幣同樣具備貨幣屬性,但筆者把黃金稱為終極貨幣,這個定性為分析黃金走勢提供了一個直觀的概念框架。

投資者對外幣滙率肯定不會感到陌生,那麼,既然黃金是終極貨幣,不妨把金價理解為黃金對其他法定貨幣的滙率。貨幣政策中的數量(貨幣供應)與價格(利率)兩個維度,是影響外幣滙率的主要因素,對金價同樣適用。

在量化寬鬆的年代,法定貨幣供應呈幾何級數上升,兌黃金的「滙率」難免受壓,推升金價。以美國為例,廣義貨幣供應(M2)從本世紀初的4.6萬億美元增加到18.3萬億美元,累計上升3倍。如果這個升幅聽起來不算太過驚人,須知M2是存量,不是流量。換言之,本世紀初的4.6萬億美元是美國從立國開始至當時累積的貨幣供應量。之後,經過所謂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嘯導致的經濟大衰退、疫情造成的上世紀40年代以來最嚴重經濟萎縮、以及多年來深陷疲弱增長的常態,法定貨幣供應M2反而暴漲,升幅拋離實體經濟活動,顯示貨幣超發嚴重,黃金豈能不升?

在利率維度上,黃金本身不能生息,常被詬病缺乏吸引力。然而,法定貨幣即使能提供利息回報,但只要利率水平低於通脹預期,實質利率就為負值,意味着持有貨幣需要承受貶值的代價。再者,在長期低息環境下,法定貨幣與黃金的名義「息差」已收窄至可以忽略不計。本世紀初,美國十年期國債孳息高位接近6.8%,近期低位則接近0.5%。債息長期趨勢拾級而下,進一步削弱貨幣對黃金的「滙價」。

激進量寬貨幣實驗 致金價暴漲

以上因素,正是黃金為何能夠長期保值的原因。而今年黃金出現的暴漲,則由於全球央行在非傳統貨幣政策的實驗中泥足深陷,史無前例的激進程度遠超預期,以致幾乎看不到有貨幣政策正常化的一日。疫情下西方所有主要央行同時推行零利率、負利率、無止境無上限購買資產的量化寬鬆、控制孳息曲綫的所謂質化寬鬆等一系列激進政策,好比是電影中科學怪人不計後果進行的瘋狂實驗,把貨幣供應及利率環境推向極端。

在貨幣供應方面,美國M2今年6月按年同比飈升22.9%,是有記錄以來最快增速。在利率方面,目前全球負利率債券總值高達16萬億美元,規模大到與今年中國名義GDP相若。根據金融時報估算,全球債市中超過六成的債券利率回報不足1%。貨幣寬鬆的程度,幾乎每日都在刷新記錄,導致法定貨幣加速貶值,金價自然暴漲。

抵禦通脹避險 保長期升值

就短期表現而言,黃金與其他資產類別一樣,價格受市場預期及現實數據的影響。既然有史以來最快的貨幣供應增速推升金價,同樣道理,如果未來貨幣供應增速意外放緩,金價就有可能轉弱。黃金市場目前炒作氣氛炙熱,投資者更需要釐清上述影響金價因素之間的關係。

誠然,如果單純作為投資資產,黃金優勢並不明顯。雖然金價長期升幅驚人,但同樣難免經歷高低起伏、甚至漫長的沉寂期。黃金真正與別不同之處,是有賴於其終極貨幣的角色,能夠在資產配置中發揮抵禦通脹、避險、以及長期增值的功能。

自從金本位在1971年結束後,金價開始自由浮動,至今已經接近半個世紀,年均複合增長率高達8.4%。黃金好比是一份提供不俗長期回報的保單,值得一直持有。

黃金年均複合增長率高達8.4%,就像是一份提供不俗長期回報的保單,值得一直持有。(資料圖片)

撰文 : 卓亮 南洋商業銀行經濟及策略研究主管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