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抗疫嚴謹 旅遊氣泡要等等

評論版 2020/08/15

分享:

香港人熱愛旅遊,去年經香港機場離境的人士就有1,300萬人次。因此,我們現時未能像新型肺炎疫情爆發前那樣,想飛就飛,隨時隨地買張機票到日本、曼谷、倫敦等地,對不少人來說的確會感到沮喪。

疫情爆發已大半年,很多國家和地方都實施了不同程度的出入境限制,我聽到不少朋友也在問:何時才可以再次旅遊?

歐洲波羅的海 民眾自由流動

不論是企業、政府和市民,每個人都期望能盡快重新開始國際旅遊和商務往來。這陣子大家對「旅遊氣泡」計劃很感興趣,也會想香港能否成為計劃的其中一部分。

旅遊氣泡或有些地方稱之為的「旅遊走廊」,指不同國家或地區政府之間的協議,在疫情緩和的情況下,減少甚至解除入境和檢疫的限制,概念就類似於規模更大的社交圈或隔離區。

五月中,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組成波羅的海旅遊氣泡,讓這三國的民眾可自由流動。歐盟成員國在六月也開始其旅遊氣泡模式。澳洲、新西蘭和一些太平洋島國也在研究建立「跨塔斯曼」旅遊氣泡。

亞洲國家和地區當然亦對建立旅行氣泡甚感興趣。你可能認為這相對地簡單,因為我們這邊在控制疫情方面的成效較好。但恐怕現實並非如此。

感染零容忍 亞洲不願放寬檢疫

我在過去數星期與駐港的一些亞洲區領事和官員探討旅遊氣泡的可能性。大家也是出於好意去討論,但過程卻令人有點沮喪。

諷刺的是,亞洲區在對抗新型肺炎方面取得較好效果,正可能是我們未能輕易建立旅遊氣泡的原因。有別於美國和歐洲,我們對感染採取零容忍態度,包括嚴格的入境限制、14天隔離檢疫措施、追蹤密切接觸者、進行檢疫測試等。這些程序有效運作,就算是高度依賴旅遊收益和商務旅遊的國家和地區,都不太願意在現階段放寬措施。

另一個問題是,我們就健康安全措施仍沒有一套全面的標準。亞洲以至全球各地或城市都在發展自己的一套測試、量度、追蹤和隔離系統。在我們準備好與其他亞洲地方建立旅遊氣泡之前,我們需同意怎樣和何時向旅客進行測試、是否有需要隔離檢疫、檢疫時間應為多少等等?這些都建基於信任,而我們又如何確保雙方也都遵守協定?若鄰國有較多嚴格規定又或較為官僚,那麼問題可能更複雜。

另外也要考慮到旅遊氣泡的規模。我所交談過的領事,大多數都希望旅客在入境或離境時進行測試,甚至是出入境都要測試。可是,現時誰有能力每天為成千上萬的旅客檢測?因此任何旅遊氣泡都有需要限制跨境旅客的數量。

各有安全標準 檢測旅客數待定

盡管有眾多困難,建立旅遊氣泡方面等工作及預備沒有停過,與個別地方也有某程度的共識及安排。可是及後疫情反彈,我們面對第三波疫情來襲。澳洲和新西蘭短期內也不會參與,這都可以理解,他們需要先做好其跨塔斯曼旅遊氣泡安排,才把之伸延至亞洲區。日本和泰國都已擱置旅遊氣泡計劃,直至另行通知。

我們一直期待着與我們地理位置最接近的地方例如澳門及廣東省,建立粵港澳旅遊氣泡,但這可能要等上數星期甚至數月才可能發生。當香港的確診數字在上個月激增時,類似的計劃協議也只好延遲。只有當我們的疫情緩和時,才可以像鄰近的澳門及珠海那樣恢復兩地旅遊。

疫情反彈 須平衡安全與經濟

雖然現時未能為大家帶來這方面的好消息,但我相信在商討的過程中,總會有值得學習及互相鼓勵的地方。開放旅遊氣泡需要國家和地區在健康、安全與經濟考慮之間取得平衡。香港和整個亞洲都明顯地把確保人們健康安全定為首要任務,這當然是好事,而同時也意味着我們必須繼續忍耐,多等幾個月,才能再次出發到不同地方旅遊。

亞洲區在抗疫方面取得較好效果,正可能是我們未能輕易建立旅遊氣泡的原因。(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