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去留兩難 行差踏錯代價大

評論版 2020/08/17

分享:

人大常委決定,本港立法會在因應疫情延後換屆選舉下,本屆議員繼續履職「不少於一年」。從客觀效果來看,北京這一着成功令民主陣營陷於兩難:無論是杯葛議會,還是接受延任,均有着不輕的政治代價。到底要如何取捨,民主陣營絕對需要謀定而後動。

先說杯葛議會,最直觀的說法,這樣做就是主動放棄了議會的一大片戰場:從歷史來看,由2003年《基本法》23條立法的自由黨倒戈,到2012年的立法會拉布戰,再到一年前的《逃犯條例》的法案委員會「鬧雙胞」,大家不難發覺,「議會戰綫」總有一定的影響力。

泛民若集體請辭 料京有3得着

看看今時今日的政治形勢,北京有絕大可能已是破罐子破摔,對香港強硬到底。既然如此,如果泛民真的集體請辭,北京為何不把握現時換屆選舉、權力洗牌前的「黃金一年」空檔時期,專注處理被視為難以解決的政治議題?若然如此,北京能得到的「好處」,單是筆者想到的,已起碼有三:

杯葛議會 恐失對法案制衡力

一、《基本法》23條立法(人大常委法工委主任沈春耀便曾強調,港區《國安法》並非取代《基本法》23條);二、設置大灣區票站,及容讓港人郵遞投票等安排;三、明日大嶼的撥款。

特別是頭兩項,對本港的民主運動(以至民主黨派本身)有着深遠的影響。但容讓相關議案在毫無制衡力量、全然沒有監察下通過,是否說得過去?而在民主陣營杯葛議會後,幾近肯定,相關的法案將會被極速處理,可能市民連較為深入理解條文的時間也沒有,這樣又是否負責任的做法?

倘只靠街頭 議題發酵事倍功半

更重要的是,如果只有遊行、示威,沒有議會戰綫的「夾擊」,要令議題發酵,只會事倍功半。這些都是重要的政治考量,就此杯葛議會,實在不是明智的抉擇。

不過,這也正正是民主陣營兩難的地方:縱使選擇留守議會,能夠拖延的時間、可以抗爭的空間,已是愈收愈窄。北京的態度已是非常明顯:人大常委譚耀宗和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分別明言,希望民主派人士在會內「重新做人」,及「幫助解決問題」,這是明示議員要乖乖聽話,做好「忠誠反對派」的角色。當中隱含的潛台詞,則是若然民主陣營膽敢越雷池半步,將會棍棒交加,家法侍候。

拉布佔主席台策略 或難再奏效

畢竟,對泛民而言,《國安法》已是高懸在大家的頭上,當中有條文指出,干擾政府機關運作,將觸犯顛覆國家政權罪。也就是說,以往相對成功、有效的議會抗爭策略,如拉布、佔領主席台和會議室等,其政治代價之大,將是難以想像。

總括而言,離開,不是預想中簡單,影響更不是想像中輕微;然則,留下,風險不低,代價亦高。無論選擇哪一邊,都會有重大的犧牲。大膽推測,這便是北京的策略,讓民主陣營進亦難、退亦難,以便從中取利。

無論如何,北京已經出招,民主派人士、民主派的支持者,實宜仔細思量,謀定而後動:這是極為關鍵,也極為困難的一步,稍一不慎,便會粉身碎骨。

泛民在立會路向,離開,不是預想中簡單,影響更不是想像中輕微;然則,留下,風險不低,代價亦高。(資料圖片)

撰文 : 周日東 香港教育大學高級研究助理

欄名 : 新香港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