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推數碼人民幣 港速參與有可為

評論版 2020/08/19

分享:

隨着數碼經濟(Digital Economy)於全球迅速發展,各國政府爭相投資「數碼貨幣」(Digital Currency)或稱「虛擬貨幣」(Crypto Currency)技術,計劃透過其中央銀行推出,期望盡快佔領市場。

大灣區京津冀長三角 成試點

理論上,「中央銀行數碼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CBDC)可使相關政府獲得以下的好處:

•免除印刷紙幣,此舉既可減低鑄幣成本之餘,亦可以推動環保;

•減低鑄幣成本,也可以增加政府庫房「鑄幣稅」(Seigniorage)收入;

•跟蹤商業活動,可以避免企業逃稅;

•免除中介,簡化並促進跨境及國際貿易;

•收集本地及國際商務活動大數據,進行市場分析,促進國家經濟發展;

•消除或減低貨幣兌換的需求,從而減低國際之間貿易、旅遊之成本。

中國政府亦不甘後人,早於2014年已開始研發「數碼貨幣」,並稱之為「數碼貨幣/電子支付」(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 DCEP)技術。其後中國人民銀行(中國央行)更於2016年成立「數碼貨幣研究所」。

央行的工作近期嶄露頭角,中國商務部於8月14日推出《全面深化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總體方案》,當中指出政府將在粵港澳大灣區、京津冀、長三角、及中西部具備條件的地區開展「數字人民幣」(Digital Renminbi)試點,先由深圳、成都、蘇州、雄安新區等地及負責未來冬奧的相關部門協助推進。

央行直接操作 較比特幣安全

在「數碼貨幣」(DC)方面,香港市民較為熟悉的「數碼貨幣」非「比特幣」(Bitcoin)莫屬。有人把DCEP及「比特幣」相提並論,事實上兩者在操作上有着天淵之別。「比特幣」是私人發行貨幣,缺乏政府及央行的支持。正因如此,它並沒有依循金本位制度,價值飄忽難測,導致投資風險極高,多個政府(包括香港)對它避而遠之。

另外,「比特幣」背後利用「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推行交易「去中央化」(Decentralisation)。然而,由於這方法還未證實可適用於大規模應用場景,例如擁有14億人口的中國市場。在大型應用中,「區塊鏈」的效率及安全尤其備受質疑,試問一個國家又怎樣能夠接受呢?

所以,中國DCEP在運作上與「比特幣」截然不同,由中央直接操作,以兩級制發行,央行首先把DCEP配給不同的商業銀行,然後再由銀行發行至市面上,供市民廣泛使用。

用戶私人電子錢包 有別PayMe

在「電子支付」(EP)方面,有人拿支付工具例如PayMe等與DCEP相比。其實他們之間的差異,在操作上可見一斑。DCEP是數碼通用貨幣,其支付平台毋須用戶預先與任何信用卡或銀行帳戶登記或綁定。實際上,它是用戶的私人電子錢包,「數碼貨幣」直接儲存在其中(即手機內),當錢包缺錢時,用戶才從其所選的帳戶添加,操作與實體錢包類同。

再者,支付的操作環境需求也不同,DCEP毋須網絡也能運作,用戶雙方只要預先在手機上安裝相關的應用程式(APP),之後兩個手機相互碰一碰就能實現轉帳或支付。反之,一般移動支付APP是無網絡不通的,窒礙「無現金支付」的普及化。

港最大離岸人幣中心 可成助力

最後,「粵港澳大灣區」是DCEP的發展重鎮之一,深圳市非常積極,馬上舉手參與成為首批試點城市。筆者認為香港也有很好的條件參與其中,所以不應怠慢,盡早挺身而出。

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是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也是粵港澳大灣區的重點城市(地區),很有條件協助國家促進「數碼人民幣」國際化。因此,建議國家央行利用香港的人民幣離岸結算功能作為「數碼人民幣」國際業務的樞紐。

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全球最大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也是粵港澳大灣區重點城市,很有條件協助國家促進「數碼人民幣」國際化。(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黃錦輝 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副院長(外務)、香港資訊科技聯會前會長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