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率拉近拜登 特朗普是哪種Underdog?

評論版 2020/08/21

分享:

英語有一個詞Underdog,據說19世紀中以後出現,不是解作在狗下面,而是指比賽中處於劣勢、人人覺得會輸的人。廣東人有類似而傳神的叫法--魚腩,香港人在體育評述中也聽不少。它指競爭中實力明顯偏低,常被「宰」的一方,贏這種對手無難度,就好像相對魚頭、魚尾,吃魚腩「啖啖肉,容易食」,和另一個容易取分的評述用語「叉燒」,意思一樣。

美國著名歌手Alicia Keys有一首歌以Underdog為名,但歌詞中表達的,和一般在字典中理解的不同,賦添了一層意義。她指的Underdog,是那些不成事的人、弱者,但卻沒有全盤「睇死」他們。在Alicia眼裏,那些人只是被低估,卻還在奮鬥,等着令「睇死」他們的人「大開眼界」。這首歌,告訴那些還在掙扎求勝的人:Keep on keeping at what you love, you'll find that someday soon enough, you will rise up, rise up。

上屆貼中特勝選 學者今次話拜登贏

美國大選報道中,部分媒體用Underdog形容特朗普,大家可以理解為他正處於下風,因為根據民調是這樣。至於用這個詞當中有沒有,或者有多少是那些媒體希望特朗普輸的心態所投射出來,那我就不知道了。

無論特朗普過去4年政績好或差,即使是差,總有人會再投他一票。每人的出發點不一樣,就算蚊子不好,也有不會落手殺死的人。

我們不難把Underdog這個詞和loser(失敗者)劃上等號,甚至更糟,是注定失敗的人,未賽先輸。天注定這回事,不好說。不過近40年來,有一個人雖則不是神,但每次都準確預測誰當選美國總統,因而聞名,他就是美利堅大學教授李奇曼(Allan Lichtman)。4年前,當大部分人認為希拉莉會贏,他卻準確預測特朗普勝出。今次,他說拜登將會擊敗特朗普。

李奇曼預測方法有一套自己的邏輯,乃他設計的13個關鍵指標(見表),包括在位優勢、長期和短期經濟數據等。今屆選舉,這些關鍵評估當中,6個對特朗普有利,但對拜登有利的就有7個,包括特朗普所屬的共和黨之前在中期選舉輸掉眾議院控制,受疫情影響美國經濟步入衰退等等。

「新債王」再押注特 指民調不可靠

李奇曼的現身說法,令一些人樂不可支,但同是KOL的億萬富豪,「新債王」岡拉克(Jeffrey Gundlach)就持相反見解,近日公開認為特朗普可以連任。向來在市場上有獨到見解,他同樣在上屆預測特朗普會贏,如今再押注特朗普身上,備受投資者關注。

岡拉克認為,民調數據不可靠,因為美國正處於被「高度毒化」的政治環境,他猜測約三分二保守選民和中立選民,在回答民調時,隱瞞了他們其實支持特朗普。

近日,民調亦顯示特朗普的全國支持率,同拜登的差距縮窄了,其中CNN的民調拜登由領先雙位數字,到近日只領先4個百分點。特朗普,就好像Alicia Keys歌中的Underdog,在全力反撲。Underdog在美國,儼如弱勢之人也能通過努力獲得成功的代名詞,反映「美國夢」背後一種對理想的追求。

在文化作品如電影當中,一個傻子、窮小子,或者只有正直無budget的Underdog,做主角往往更sell,因為人們低估了其真正實力,可能暫時不被看好,但在冷嘲熱諷中,他們最終來個逆襲,靠着堅毅不拔、戰勝傳統意義上強大的敵人,結局更能震撼人心。

著名喜劇演員差利卓別靈(Charlie Chaplin),演活過不少電影角色,不過最有代表性的,還是那位他塑造的,蓄着標誌小鬍子,戴圓頂紳士帽,穿大腳八鞋子,手執長拐杖的流浪漢經典角色。他利用黑色幽默手法,演活社會最底層,被剝削的小市民,笑中有淚,雖然被「睇死」,但是打不死。現在,人人只記得差利,那個角色其實叫the Tramp,那齣電影亦叫《流浪漢》(The Tramp),不知阿Trump會不會似阿Tramp?

盡管近日民調與拜登拉近距離,但特朗普仍被傳媒形容為「Underdog」,意即仍處下風。(資料圖片)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