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一般拘控 班農案背後的3批人

評論版 2020/08/24

分享:

上周四早上,在停泊康涅狄格州灣的豪華遊艇上,特朗普前「國師」班農(Steve Bannon)被捕,他涉嫌和三名同夥,侵吞為南部美墨邊界築牆的捐助資金。長長邊境牆只築起了短短一部分,短短4年執政,特朗普圈子卻已經有8名核心成員湊成長長的名單,因不同罪狀被拘控。

班農的背景、所犯何罪、對特朗普影響,已有不少分析,我想指出的是甚麼人拘捕、檢控及審理班農。

拘捕班農 竟是郵政調查局特工

首先,拘捕班農的是美國郵政署屬下的郵政調查局(United States Postal Inspection Service)特工,他們是「陀槍」的郵政署人員,當然不是為人送信,而是送人入監獄。郵政署有人「陀槍」,香港人聽落也許一頭霧水,自覺孤陋寡聞。的確,美國郵政調查局甚少出現傳媒鎂光燈下,尤其是班農這種大案。凡在美國有關郵政的犯罪,都由他們執法,較為著名的要數80、90年代的郵包炸彈客,及2001年的炭疽襲擊。

美國郵政系統有武裝執法,得從歷史說起。在美國未出世的英國殖民時期,開國元勳富蘭克林被費城市政府任命為郵政局長。當時的郵政路綫經常被人盜竊及打劫,他於是組建郵政保護力量,建國後成為全國第一支聯邦執法隊伍。多番改組後,變成今天擁有千多人的郵政調查局。單在去年,調查了5千多宗涉郵政的犯罪。

根據官方網頁,調查局職責是保護美國郵政系統的安全,曾經參與調查和破獲的大案,還包括追查甘迺迪行刺案中透過郵政系統買的槍。至於今次班農案為何要出動他們,未有進一步披露,相信是他被指涉及的詐騙案,利用了郵政服務。

相對於郵政調查局的低調,負責檢控班農的人就很高調,而且近年一直都高調,同特朗普「作對」。起訴班農的是紐約南區代理聯邦檢察官(Acting U.S. Attorney for the Southern District of New York),名叫斯特勞斯(Audrey Strauss)。為甚麽是「代理」?因為她的前任伯曼(Geoffrey Berman)兩個月前剛離職,不是辭職,而是「被辭職」。

今年6月,司法部長巴爾突然宣布伯曼「辭職」,據報原因是伯曼一直在調查特朗普的盟友,包括私人律師、前紐約市長朱利亞尼。由於伯曼拒絕辭職,特朗普想炒掉他,不過伯曼最終肯辭職,條件是接替的人必須是副手斯特勞斯。而這位代理檢察官果然「不負厚愛」,在伯曼辭職後剛好兩個月,拘控了班農。

有一齣美劇叫《Billions》《金融戰爭》,講述一位美國檢察官和金融巨鱷之間的鬥爭故事,男主角劇中的職位正正就是紐約南區聯邦檢察官,劇集根據真人真事改編,主角原型是奧巴馬任命的巴拉拉(Preet Bharara)。《時代》雜誌報道過其專打華爾街大鱷的事迹,他致力打擊金融犯罪,尤其內幕交易,又起訴過花旗、美國銀行等。

特朗普上任後,要求40多名聯邦檢察官離任,當中就包括他,他不肯辭職,2017年3月被特朗普炒掉。為甚麼特朗普要炒巴拉拉?為甚麽司法部長巴爾想撤掉巴拉拉的接任人伯曼,為甚麽伯曼一定要確保斯特勞斯接任才肯走?因為民主黨在找共和黨把柄,「郁」特朗普的人,企圖不讓侵侵連任,兩黨在「玩嘢」。

特剋星 紐約南區地院+檢察官

事情還不止如此,負責審理班農案的法院,同樣是一貫「唔俾面」特朗普的紐約南區聯邦地方法院(United States District Court for the Southern District of New York),看看它處理過的一些案件:2018年,判決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師科恩,對國會講大話及在競選活動財務欺詐罪成,關進監獄;去年又開始針對特朗普現任律師朱利亞尼在「烏克蘭電話門」中扮演的角色;近日,紐約南區法院又裁定,特朗普必須交出他一直不肯交的歷年報稅紀錄。

在調查特朗普圈子衝在前面的,正是紐約南區聯邦地方法院,及紐約南區聯邦檢察官。紐約,是特朗普大本營,方便檢察官挖出「黑料」,更關鍵在於,紐約是民主黨人根據地。看到這裏大家或許問,巴拉拉、伯爾、斯特勞斯,不都應該是公正不阿執法的檢察官嗎?

在美國,當檢察官是參與政治的起步職位,成功的檢察官可競選州長或議員,進而參選總統,最新鮮熱辣的例子便是拜登副手賀錦麗,她本來是加州總檢察長。

班農案,紐約南這對檢控加法院系統,再加上郵政調查局的不尋常跨界組合,背後操作的政治色彩,實在是水深到漆黑一片的大海。

特朗普前「國師」班農在遊艇被捕,拉人的竟是郵政調查局特工。(資料圖片)

特朗普前「國師」班農(圖)在遊艇被捕,拉人的竟是郵政調查局特工。(資料圖片)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