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班農被捕 算一算3筆糊塗帳

評論版 2020/08/25

分享:

今天是七夕,中國情人節。有句話這樣說:「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相守是最溫暖的承諾。」無論一個人口怎麼說喜歡誰,看他肯不肯花時間在那個誰身上就知道。人的時間寶貴,肯花時間陪,可想而知有多珍視。

不過,用此標準去檢視特朗普和剛剛涉嫌在修築邊境牆籌款中詐騙金錢被捕的班農,兩人的關係卻有些吊詭。當班農被人告,曾經「朝夕相對」、關係非常密切的侵侵沒有陪伴,甚至沒有關心一下,而是拋下一句告白:「對這個項目一無所知……沒和他打交道,真的好多年了。」

偉大操縱者班農 與特的帳難算清

兩人之間的情,或者說得難聽點兩人的帳,很難算清。沒有班農的鼎力扶持出謀獻策,收獲大批右翼保守白人的選票,特朗普就不大可能進入白宮;他當選後,班農出任白宮首席戰略師,同樣口若懸河又好鬥,侵侵上台後一系列政策背後都有班農的影子,包括「美國優先」,還有反對移民。

《時代》周刊曾以班農作為封面人物,題為:「偉大的操縱者」。以特朗普一向自視甚高的性格,怎能忍受外界視班農為操縱他的人?自己豈非變成扯綫木偶了?即使班農立大功,但功高蓋主是「死罪」,加上班農儼如白宮背後主人的氣焰得罪侵侵身邊的人,最後也還是要執包袱走人。

2017年離開白宮後,班農過的並不是閒雲野鶴生活,而是擁抱本來的使命,積極聯合極端右翼保守主義勢力,在華盛頓政治圈外圍發力,繼續推動美國右轉,與歐洲諸多右翼民族主義政黨頻繁往來。同一時間,在民間層面參與邊境建牆籌款。「我們建牆」(We Build the Wall)項目籌到2,500萬美元,企圖幫特朗普兌現上屆大選承諾--在美墨邊境修建隔離牆,阻截非法移民,雖然侵侵不領情,對這私人項目「無熱誠」。

不過,特朗普對自己2016年競選開的建牆支票,還是有「熱情」。可能被大選及對華制裁等新聞蓋過了,其實一星期前他重提邊境建牆,還想出新招籌錢:向墨西哥進入美國的汽車收過境費,同時對在美國生活的墨西哥人給老家滙款時徵稅,但最終墨西哥政府要為建牆埋單云云。我不懷疑侵侵真的想建牆,問題是沒錢,國會又不批。最新的所謂招數,其實似「口噏當秘笈」,臨近選舉重新強調反移民這一張牌,鞏固票源。

築牆要籌款,要徵費,築牆到底要花多少錢?是否有更好方案?這筆帳如何算?美墨邊境全長3,200公里,即1,900多英里,當中逾650英里已經有牆或欄障,另外大約130英里是無法穿越的自然屏障。如要築牆,那麼就要築餘下約1,160多英里。根據白宮預算辦公室,2019年用16億美元來修建65英里計,即每1英里需約2,460萬美元。有議員計過數,如果聘請邊境巡邏人員,共需4萬人手,平均每英里每年大約50萬美元,再加科技支出如遙控攝像機、紅外綫感應等,覆蓋1,160多英里邊界綫年花9億多美元,但如果全綫建牆就需逾280億美元。有聲音質疑,花這麼多錢建牆不知何日完工,抑或用錢請人立刻排出一道人牆較好呢?還要錢叫墨西哥付?「呃鬼食豆腐」!

再來算一算政治帳,建牆需財一大筆,如果班農籌到,對特朗普也沒甚麼損失。只是班農籌到的2,500萬,給不了他。因為私人籌款直接轉給政府花,在法理上沒依據。簡單講,班農手上有錢但給不了侵侵,自己私人又無法在公家地上建牆,私家地又有業權問題,於是錢就放在那裏。講真,任何非盈利籌款項目都需要行政費,舉例拿來買遊艇享受固然不妥,但其他支出是否犯法界綫模糊,此案的審理可能淪為籌款的運營和管理費用的爭拗。

據報道班農早已知被調查,而不是在遊艇上被捕一刻才知。身為政治老手兼投資銀行家,會不會為了區區數十萬,讓自己給毁了?

兩年前籌款 偏臨近大選才控班農

正如本欄昨天提到,有民主黨背景的紐約檢察官及法院,一直在「郁」特朗普的人。籌款差不多已是兩年前的事,為何偏偏在臨近大選的今天拘控班農?美國每逢選舉醜聞滿天飛,能否將班農定罪不重要,特朗普自己也孭着幾單官司,最終可能甚麼都沒變,民主黨旨在項莊舞劍。

本星期,不就是共和黨召開全國代表大會,特朗普接受總統提名嗎!他惟有即時和班農「切割」,「不陪伴、不相守」。據報道,班農等人的確在私人地上建了一小段牆,但完工僅數月就入水有倒塌危險。牆還沒倒,築牆的人可能先倒,亦可能不倒,凡事不宜說死。

政治亦沒有永遠,以特朗普的作風,朋友散了可以交過,他予人的印象,就好像日前爆出家姐批評他「滿口謊言、沒有原則」那樣,西方有句俗語可套用他身上:「世界上最不靠譜的話,就是男人婚前的誓言,和政客競選時的承諾。」正如我先前說,特朗普可能也真心要守諾建牆,然則,送上中國一句古語:「智者搭橋,愚者築牆」,多一座橋,交一個朋友,多一道牆,就樹一個敵人。

特朗普一系列政策背後,都有班農的影子。《時代》周刊曾以班農為封面人物,題為:「偉大的操縱者」。(資料圖片)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