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想香港變一國一制 答案呼之欲出

評論版 2020/08/26

分享:

中央為香港制定港區國安法,美國對香港制裁一招接一招:繼不承認香港「特殊貿易地位」、制裁11名中港官員後,更強迫港製產品由「香港製造」改貼上「中國製造」標籤、最新又暫停3項雙邊協議,即移交逃犯協定、移交被判刑人協定,和國際船運所得雙重課稅寬免協定,目的是要表明,美國總統特朗普現在已視香港為「一國一制」;特朗普還公開詛咒香港金融中心將「跌落地獄」(go to hell)。

制裁短期無大礙 長遠挫港聲譽

這些制裁對香港即時未構成大傷害,但長遠卻重挫香港的國際聲譽。在政治上「perception is reality」(感知就是現實),即現實不重要,人們的觀感可取代現實。那麼美國不斷出招制裁香港,就會造成香港民主自由持續受侵害,令西方不得不制裁的「觀感」,加上美國在國際上擁有強大話語權,所說的話多會獲西方盟友及傳媒和應。在眾口鑠金下,香港即使不是一國一制,都會被扣上一國一制帽子,潛移默化地損害外資、外國人對香港的信心。

正如德國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Goebbels所說:謊話說上一千遍,就會變成真理。香港就可能被特朗普的謊話推「落地獄」。

說特朗普扣香港帽子,因香港現在絕非一國一制。退一萬步,香港是否一國兩制,可能有很多爭拗,因港人對一國兩制的認知,言人人殊,但要理解甚麼是一國一制就較容易:一國一制就是指香港與內地城市毫無差別。

然而,在香港制度的光譜中,若一國一制是一邊的極端,另一邊的極端,就是香港完全自治,甚或獨立,那麼中間一大片灰色地帶,都算是一國兩制。對於一國兩制的施行,有些人認為應較偏近香港完全自治,有些人則認為可較偏近一國一制。

港雖高度自治 國防外交歸中央

但中央從來沒有承諾香港可完全自治,它承諾的是「高度自治」,至於高度有多高,就看《基本法》。簡單的理解是,《基本法》列明與香港的國防、外交事務歸中央,香港日常事務歸港府,但現實當然會複雜得多。

如港區國安法是香港日常事務,還是國防呢?國安法要規管的是港人日常行為,影響港人集會、遊行、叫口號等自由,但亦可說涉及國防,因國防不只是軍事防禦,還涉及捍衞國家安全,若一些人在港的言行破壞了國家安全,那亦觸及國防範疇。

若國安屬中央範疇,那中央就有權要求香港實行維護國安的法律。令問題複雜化的是《基本法》23條將有關國安範疇的立法,放權香港,但香港回歸23年都未有為此立法,中央又認為香港存有極度猖獗的破壞國安行為,因此繞過23條,向香港頒布國安法,為香港止暴制亂、防止香港成為沖毁國家安全大壩的蟻穴。

中港千差萬別 豈有一國一制?

因此,對於國安法的爭論,可以是這是否涉及國安、香港有否履行維護國安責任、香港是否有嚴重衝擊國安行為、中央是否可繞過23條等,然而這些都只是一國兩制的其中一部分而已。若因國安法的爭議,就說香港變了一國一制,這是以偏概全、無限誇大。

至於特朗普視香港為一國一制,又有何理據呢?我們總不能當一個大國總統只愛胡說八道,他應有一些理據,按他的邏輯,香港有了國安法,就沒有了自治,變得跟內地城市無異,而這也是香港的泛民朋友近日說得很濫的政治論述。

但只要對香港有少許認識的,都會知道香港跟內地城市有十萬八千里遠的差別:香港特首是香港人選的,不是內地委派的;香港特首是香港人,不是內地人;香港奉行普通法法制、香港法律,而非大陸法制、內地法律;香港經濟制度是資本主義自由市場、是全球聞名的自由貿易港,而非中國特色市場經濟……要列出香港政經、社會制度與內地城市的不同,可隨手列出數百上千項,要說香港與內地城市一樣的,可能只是屈指可數。

港失港獨「自由」 美惱羞成怒?

縱然現實是如此,特朗普視香港為一國一制、與內地城市無異,最可能的原因,就是美國認為香港須「完全自治」,而並非「一國兩制下的高度自治」,至少港人衝擊國安的行為,不應受約束。

但香港為甚麼要有「可損害國家安全的自由」、可以推行「港獨」的自由,才算自治呢?皆因香港沒有這些,美國的最大損失,就是再難利用香港損害中國的國家安全。

詛咒香港金融中心 美圖傷中國

美國為香港貼上「一國一制」標籤,或有一個更重要的目的,就是要證明中共是專制國家、是破壞一國兩制的黑手、是剝奪港人權利的政權;而且制裁香港、令香港金融中心落地獄,亦可挫傷中國「利用香港為內地金融改革服務」,中國「拉攏外資、外商」。

美國想將香港變成「一國一制」,那中國想嗎?只需看看香港若變成一國一制,對內地是利大還是弊多,就可知答案。

內地已有北上廣深等高度發展城市,再將香港變成內地超大城市,對中國有着數嗎?事實是香港維持國際城市地位,而非內地城市,才對中國有特殊價值。單看近日事例,特朗普要排擠中概股、華籍科學家,中概股喜歡到上海,還是香港作第二上市呢?是香港還是上海可助中概股吸引國際資金呢?華裔科學家若被特朗普迫得要離開美國,若他們選擇中國,香港因欠缺高端科研,可能有損吸引力,但香港法制、生活方式,比內地城上如上海等更接近西方模式,可提供另一選擇。

倘一國一制失試驗田 不利中國

在經濟金融改革方面,人民幣將加速國際化,中國本想更多借用倫敦,但現在西方對香港「敵視」增加,香港作為試驗田、與國際接軌等角色變得更重要;內地企業進軍國際,要建立跳板或尋盲公竹,香港也較西方城市更可信賴;香港的金融制度、專業制度,都是中國走向國際化時可學習、參考的榜樣……

退一步而言,香港若變成一國一制,就會讓美國如願,可肆意塗黑中國的國際聲譽,中國想承受這重大損失嗎?

大國行為都是理性的,都會以本國利益為第一優先,將香港變成一國一制,有利美國打擊中國,卻大大不利中國政經發展,誰想將香港變成一國一制,答案已呼之欲出。

美國制裁香港,特朗普詛咒香港金融中心落地獄。誰想將香港變成一國一制,答案呼之欲出。(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