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企業尋突破 上市退市成良機

評論版 2020/08/27

分享:

一直以來,「上市」是很多家族企業的追求,但近年來我們亦發現不少家族企業在香港股市紛紛「退市」。究竟「上市」對家族企業來說,有甚麼實質性意義和影響?「退市」對家族企業的繼後發展,又能否有一個更好的路向和得益?

事實上,如果家族企業能靈活玩轉資本市場,把握「上市」和「退市」良機,無論對家族還是對企業都可能有所裨益。

提到家族企業,不少人有一個錯誤觀念,以為家族企業是「私人擁有」(Private owned)的公司。事實上,很多家族企業是上市公司。以香港為例,本港上市公司,有六、七成是家族企業。國際著名的家族企業,如美國最大的零售商集團沃爾瑪(Walmart),就是由沃頓家族創辦,是該集團的最大股東,也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家族。當然,也有一些家族企業沒有上市。例如本港的李錦記。這家於1888年成立的百年老店,就從來沒有上市。

玩轉資本市場 上市4大原因

家族企業為甚麼要「上市」?不同的企業也有不同的考量。第一,上市可以向市場籌集更多資金,來推動家族企業進一步發展。這往往是家族企業上市最重要的目的。

第二,家族企業常受到「任人唯親」的外間錯誤印象影響,吸納不到優秀人才加盟,通過上市,可以吸納到更優秀的職業經理人,促進家族企業職業化發展。透過股權激勵,使這些外聘人才與公司的利益保持一致,他們就可以同公司「同心同力,共同發展」。

第三,未上市之前,企業家及其家人的資產與公司資產捆綁在一起,無法輕易分割。上市之後,家族財富的流動性大大提高,這便為一些家族成員提供了一個令其財富變現的渠道,甚至「全身而退」的機會。

第四,上市可增加家族企業的知名度,和企業家的個人聲望。筆者曾接觸到一些家族企業,企業家往往不喜提及所擁有的公司是家族企業,感覺「家族企業」是一個上不了枱面的名詞。但如若自己企業上市,便可以很驕傲的介紹自己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長。由此可見,在一些企業主心目中,上市公司是有實力的,值得「自豪」。

用香港人的術語來說,公司上市可以「升呢」。因此,即使公司資金充足,尋求個人聲望也可能成為企業家上市的理由。

上市公共持有 失部分控制權

不過,上市後,一些企業家便發覺,情況其實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由於從「私人擁有」變成「公共持有」,公共的性質,意味誰人都可以成為公司的股東,原來的企業家對公司的股東,失去自主選擇的權利。

譬如,一些投資者買入你公司的股票,往往是受到市場因素的影響,這些市場因素往往需要你的公司不斷有新的「發展消息」來作出刺激,於是,家族企業上市之後,便要不斷炮製「市場故事」,來吸引投資者垂青,以保持股票在市場上的交易流動性。

再看深一層,上市無疑也是一個有所「犧牲」的過程,包括喪失家族部分控制權,原本持有百分之百,變成持有不足六成,和失去選擇股東的權利等等。

另一方面,上市之後,公司更多聚焦於財務上的收益,追求更多「利潤」來支持股價。然而,家族企業除了追求短期生意盈利外,更注重企業更長遠的發展,這牽涉了很多非財務的因素和考慮,包括下一代的傳承、把家族的價值和文化傳承下去,通過做慈善工作來發揮家族企業的社會責任等。因此,上市後,要向小股東交代,維繫他們的利益,年度分紅等,把精力和工作重心聚焦到財務上,顯然要放棄很多家族企業非財務的工作目標和願景。

公司高度透明化 引私隱衝突

事實上,家族企業上市後,公司的透明度大為提高,要遵守交易所的信息披露法規要求,這也非所有家族公司樂見的事情,因為或基於一些家族內部的隱私,把公司高度透明化,在運作上,恐怕會出現公開性和帶有私隱性之間的矛盾和衝突。

很多家族企業在追求上市的同時,近年也有不少家族企業選擇退市。以余仁生國際為例,這家總部位於新加坡的著名跨國中醫藥百年企業,於2000年在新加坡交易所主板上市。到2016年5月,淡馬錫控股連同余氏家族成員等人組成的財團,宣布全面收購該公司,作出退市決定。該公司集團執行總裁余義明當時接受新加坡《聯合早報》訪問,指出退市的原因,是將家族成員的持股制度化,避免家族企業的股份日後受到進一步稀釋,並且希望有更多空間進行長遠規劃,而不必擔心要定期向股東滙報業績的問題,並確保公司的理念和文化能夠傳承下去。

再舉利豐為例,利豐今年5月於香港交易所退市。利豐退市的原因,其一為股價大跌,從2011年迄5月止,股價較高峰時下挫了逾九成半。一般來講,公司價值被低估往往是公司回購股票或退市的重要原因;其二,也有公司未來發展策略的考量。

利豐股價大挫 私有化求變革

利豐是全球消費品供應鏈管理的龍頭企業,但因為今日進入了資訊科技時代,互聯網和數碼經濟大行其道,買家和賣家不一定需要靠中間人來進行交易,利豐的優勢逐年受到侵蝕;加上當前新冠疫情,中美關係等影響,退市也不失為尋求變革的其中選項,作為公司未來發展的突破口。

當股價下跌而進行私有化,無疑會損害長期持股的小股東利益,但對家族企業來說,退市為公司尋求一個改變和重新發展的機會和突破口,未嘗不是一項理性的選擇。

而利豐這次退市,是其第二次退市了。利豐1989年第一次私有化的目的與這一次截然不同。

余仁生也類似,經歷了兩次的退市。很巧的是這兩家都是華人家族企業中知名而又稀缺的大型百年家族老店。筆者和合作者金樂琦教授曾對他們做過深度研究。關於他們第一次退市的原因,是另一個非常值得探討的話題,因囿於篇幅,筆者另文詳述。

國際著名的家族企業,如美國最大的零售商集團沃爾瑪,就是由沃頓家族創辦,是該集團的最大股東,也是全世界最富有的家族。(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彭倩 科大商學院陳江和亞洲家族企業與創業研究中心主任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