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語治療師不一樣的進修路 視學障為人生歷練

副刊版 2020/08/31

分享:

學障孩子的家長,面對子女學習,壓力龐大,同時也對他們日後升學感到無望和無助。

言語治療師鄭穎賢是學障患者,作為過來人,她特別關注SEN學童和家長需要,因而走上教育路。

她自己的故事,也激勵到不少家長,不要認定小朋友學障,便沒有希望。

HK童協創辦人鄭穎賢(Wincy)是言語治療師及大學講師,口齒伶俐的她自細患選擇性緘默症,也是學障小朋友,她謂長大後才知道緘默症是一種社交焦慮,小學時卻被視為文靜,故操行一直高分。

Wincy現有3個學位,包括教育學碩士及教育言語及語言病理學暨學習障礙理學碩士,現任香港教育大學學位課程講師及私人執業。她笑謂今天仍會把b與d調轉,把字串漏串錯而不自覺。「當年老師曾安排多嘴同學坐在我隔離,試圖感染我,但其實我是因為緊張、焦慮才無法開口,出來工作後也偶爾會說不出話。受學障和緘默的影響,自我形象也很低,那時候社會對學障認知不多,我的父母也有壓力。我現在視障礙只是生命一部分,因我長大後,找到興趣和目標。」她謂成長後,對自己認知增加,加上修讀教育學系,鑽研了不同的學習方法幫自己讀書。

小學發不出聲音

Wincy跟普遍學障生一樣,小學讀書讀極也不入腦,生活被補習填滿,當年補習社只會用傳統操練法教授,故一到考試期,她父母需要為她加補。「默極都默錯,爸爸會生氣,也試過被爸爸打。父母只是認為我不專心、懶惰、粗心大意,慢慢我也為自己貼上愚蠢的標籤。選擇性緘默症也讓我在學校被老師視為文靜學生,其實我在其他地方也能正常地發聲,唯獨在學校,無論如何都不能輕鬆地講話。」

她記得小學時老師要求她答問題,她站起來講了答案,但老師說聽不到,於是她走到老師面前對着她的耳朵說,她還是聽不到。「原來我以為自己講了,卻沒有成功發出任何聲音。這樣的症狀一直到升中轉換環境後才漸漸好轉。」

她強調唸小五時,因多年的操練,書寫鏡面字的情況已改善很多,但其實學障生的學習困難遠遠不只是鏡面字。「我們找文章的中心主旨,要比別人花幾倍時間,因我們怎樣看也看不明字詞、句段中間的層次問題,是如何關聯。學障生的腦部如同有幾條巴士綫,有一條塞咗,影響到理解。」盡管學習上困難重重,但她認為,最重要是能為自己定位。「要明白自己強弱項,但不要單單看弱項,人總有自己特質,學術成績只是其中一把尺,不要標籤自己……其實我中四時已半放棄自己,幸好加入了劇社、合唱團,有人讚我把聲好聽,那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留意到我把聲,對我有很大意義。」

要找到自我定位

她對學習的轉捩點,是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其實學障生多被認定讀書不濟,不過不少台灣音樂人、政治人物也有學障,我也認識到一位學障生,他沒選擇升學,去了教長笛,收入也很好,即使是提早出來工作,只要找到人生目標便可以,所以同學要找到自我定位,父母的引導和看法也很重要。」

擔當言語治療師後,Wincy更明白幫助一個小朋友不單只讓他變得更好,有時更可能挽救一個家庭。「因為誤解,我們常常會互相傷害,像我的父母在我年少指摘我不用心、不用功,我也生氣父母對我的否定與不諒解。就在我接觸一個又一個的個案時,仿似和舊日的他們對話,我明白他們多了,漸漸釋懷。」

Wincy謂她選擇自行執業,希望在自己能力範圍內能做得更多。「現時每個月我都會騰出2至3天,為一些有需要的家庭提供免費的語言發展進度檢查。因為我的讀書路漫長又迂迴,在其中領會到不少學習方法,故我想跟家長分享,盡自己微小的力量和小朋友同行,希望他們在和一般人不一樣的同時,亦能愉快地成長。」她現在透過成立網上免費資源(www.hkca.care/parent)講解常見SEN的學習及教育方法,望能消除家長不必要的憂懼。

除了在網上分享,她去年亦成立了「暖心餐廳」慈善計劃,現已獲超過30間餐廳肯給予空間,讓受助者到就近餐廳,由已接受培訓的義工們幫助他們紓緩情緒。「希望有情緒壓力的家長,就近便可以找到人傾訴。」

作者:胡麗珊

責任編輯:李越樺

Wincy成為言語治療師已一段時日,回首那段日子並不容易,但她更希望每一個孩子,能按着自己步伐快樂地成長。(湯炳強攝)

當年修讀教育時每一科都有考試,為了讓自己容易把資料記入腦,需要調節睡眠時間去協助自己。(湯炳強攝)

她笑謂時至今日,仍會把b與d調轉,把字串漏串錯而不自覺。(湯炳強攝)

她謂擔當言語治療師後,亦更明白幫助一個小朋友不單單是只讓他變得更好,有時更可能挽救一個家庭。(湯炳強攝)

Wincy畢業後選擇自行執業,圖為她用圖卡指導學生學字詞。(湯炳強攝)

她的理科成績也是差強人意。(湯炳強攝)

Wincy小五的作文出現鏡面字情況已大大減少。(湯炳強攝)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