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倘自陷民粹 港墮全面內耗期

評論版 2020/08/31

分享:

由「普及社區檢測計劃」引伸出來的輿論反彈與政治躁動,反映香港社會也許已經超越了混亂而莫衷一是的「後真相年代」,墮進下一階段之「後民粹時期」。

全民檢測爭議 具4民粹元素

世界各國學者對民粹主義的定義,目前已達一定共識,像耶魯大學Ian Shapiro教授便把民粹概括為4大元素:第一是陰謀論,第二是敵視政府與制度,第三是敵視外來者,第四是反精英。普及社區檢測計劃不幸地齊備這4種元素:(1)訛傳所收集的基因會送往內地、(2)仇恨特區政府、(3)反對內地派員來港協助,及(4)不信任專家,特別是流程方面(如分時段預約和場內維持社交距離)的安排。

之所以說香港進入了「後民粹時期」,主要是因為上述第(4)點。眼下最凶險的形勢,是不單一般市民不信專家之言(近期經典例子:許多英國人深信5G網絡有助病毒擴散),連專家也民粹起來,失去對真相與原則應有之堅持。原本專家講解可起領導作用,以稍微紓緩民粹對社會的負面影響,現在香港的情況,卻是專家反過來跟在民粹後面,姑且稱之「後民粹」。

例如被公認擁有「疫情KOL」地位的何栢良醫生,明明說普及檢測方面「內地做得好,點解香港唔跟?」然後到了上星期確認本港全民檢測成事,何醫生卻對計劃大潑冷水。當特區政府聽專家所言來訂定政策,但跟循後,同一班專家非但沒有表示「成功爭取」,更緊隨民粹敵視政府之風,而大肆批評,所謂「專家建議」的公信力,便頓時蕩然無存。

失原則堅持 專家公信力不再

同樣情況,亦出現在早前「全日禁堂食」措施——許多醫生最初跟網絡民粹一同,訕笑特區政府只禁晚市堂食,謂:「難道病毒有半天在睡覺?要禁必須禁全日。」云云;到後來,民間認為吃午飯不方便而輿情反彈,同一批專家當中很多都沒有秉持其「最初的專業判斷」,更無呼籲市民為抗疫而諒解和配合。

此外,早前德高望重的袁國勇教授明明高調搶先政府宣布「全民派發可重用口罩」(即CU mask)的新措施,並形容此舉實屬「德政」。可是,當口罩被形容為「似底褲」,袁教授卻沒有為他口中的這項德政力撑,不了了之。事實上,袁教授是微生物學專家而非時裝設計專家,而作為科學專家,他比起任何人更有責任解釋此口罩的功能對防疫有何重要,並應把外觀元素放一邊。當為市民好的政策竟被民粹抹黑成壞事,身為專家理應以原則和學識為基本立場,挺身而出為自己的判斷辯護,否則會被人視為怕了民粹,寧可躲在其後。

不應隨波逐流 縱容陰謀論

幸好也不是全部專家亦如是:如抗疫督導委員會專家顧問許樹昌教授,他曾提出微調午間限二人堂食,對銅芯抗疫口罩亦只是提醒要小心派發,以避免人群聚集,兩項措施皆從實事求是的解困角度出發。另外他也認同普及社區檢測,跟不少醫生以「很多安排不清楚所以不支持」的立場有別——其實,不清楚便應問清楚,現在的情況是,大部分受訪的所謂專家未清楚便強烈反對,如是者則既不科學、亦不專業,甚至旨在隱藏其敵視政府的政治意圖。

固然,傳媒亦有很大責任——因為傳媒是一種專業,有責任應對民粹,不應隨波逐流。像上周公營廣播某phone-in節目,有致電者聲稱「內地只是因為大量試劑被外國退回,故才給予香港」,又大罵「不會相信鼠頭鼠眼的人所推行的計劃」,但標榜學者身份的主持竟然多謝聽眾意見了事,最後更以「面對陰謀論,政府要思考如何讓公眾相信」作結。

作為傳媒專業,難道沒有責任釐清陰謀論,為何反而去多謝散播者?最低限度,主持人也必須問清楚所謂「鼠頭鼠眼的人」到底是誰?否則怎能肯定所指乃政府?更堪憂心是身為公營廣播機構,聽到「鼠頭鼠眼」這類帶侮辱性用詞,不論是指任何人、任何黨派,竟然未有即時提醒以至警告,縱容從民粹出發的仇恨言論,利用大氣電波在社會恣意散播。

如何解困?針對立法會選舉延後至少一年,選舉宣傳等於拖長了一年,各黨派的勢力必定因而進一步碎片化——畢竟從政者只求以短期利益吸引小眾支持,不需顧全大局。這現象既見於建制派分成:民建聯、經民聯、工聯會、自由黨、新民黨,還有各自為政的功能界別(故此才出現連專業人士也因為選舉在即,於是跟在民粹後面的現況);亦從反對派不同時期的稱謂反映:由最初明確地爭民主,到內部分裂而目標相對模糊叫「泛民」,再演變成只求定位「跟對家相反」叫「非建制」,至今天單純攬炒而謂之抗爭派。

兩派須穩守立會 擺脫民粹誘惑

未來一年有否轉機,視乎兩大派能否穩守立法會:建制要協助香港走出疫境,社會與經濟復甦必須基於理性專業判斷,建制能否擺脫民粹誘惑,給予專業界別應有支持,令專家在面對群眾起哄時亦能繼續堅持,至關重要。尤其反對派始終有機會全體不留任議會,到時候建制派便得展示一個「沒有反對派的議會」如何有利香港。若建制派為了選舉而只顧攻擊派內對手,最終會導致全面內耗,間接成就攬炒。

至於泛民主派,假如留任議會,亦必須抵住民粹和傳媒壓力,展現如何行使議員權力來優化政府政策,藉以取回中間或中產選民的信心。若然延續議會內的肢體抗爭路綫,肯定遭抗爭派訕笑,在外又跑不動,在內亦無建樹,明年只會輸更多。

由「普及社區檢測計劃」引伸出來的輿論反彈與政治躁動,反映香港社會墮入「後民粹時期」。(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