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旅館》夢一場 華裔歷史多神傷

評論‧世情 2020/09/01

分享:

本欄近日提到57年前馬丁•路德•金《我有一個夢》的演說,和近年美國人面對的一種處境:如果這方面不認同黑人,那樣又不認同,很可能掉進「政治不正確」泥淖。現今這種氛圍下,還有另一種行徑會出現,扮「政治正確」。

就在馬丁•路德•金演說57周年紀念的周末,加州參議院以33票對3票,通過提案成立小組,研究對加州黑人因當年奴隸制期間遭受不公待遇予以賠償,建議哪種賠償合適,如何分配,誰有資格得到賠償等。除了加州,過去兩年,德州、紐約州等都做過類似研究,提出賠償予黑奴後人。

14萬億美元 補償全美非裔人士?

不僅如此,美國非裔億萬富豪,黑人電視媒體BET(Black Entertainment Television)創辦人Robert L. Johnson呼籲,為全美非裔人士,提供總額14萬億美元現金補償。14,000,000,000,000沒錯,後面12個零,發放給非洲裔公民。按照美國2019年人口統計預測,美國人口3億多,大約百分之十三是黑人,即4,000多萬人可領這筆錢,平均每人得到逾30萬美元。美國聯邦政府一年總稅收才約3.5萬億美元,即相當於4年聯邦總稅收,直接以現金發放給黑人公民。

他的理由是,黑人在歷史上受奴隸制影響,200多年間沒獲應得收入,導致整個族群飽受貧窮摧殘和教育資源缺失,很多黑人無法圓置圓夢只能租屋,究其原因就是奴隸制,故此全社會應對黑人作補償云云。

講得直接點,「政治正確」式政客,在賠償非裔問題「抽水」已經不是第一次。早在1865年南北戰爭臨近結束,有一個叫謝爾曼(William Tecumseh Sherman)的人,講的一句話到今天仍然被人用作「抽水金句」:「給每個受奴隸制影響的家庭發放40英畝土地和一頭騾子(Forty acres and a mule)。」今天,要求賠償黑人的聲音說,如果當年獲得40英畝地,今天每個黑人生活都不成問題。那肯定了,相等於22個標準足球場的地嘛。

民主黨拜登亦出來,表示希望黑人得到補償,而且連原住民(Native Americans)都要有。美國非裔人口約13%,原住民佔2%,選票也不少呢。

時興「政治正確」,但加州這個提案很值得商榷。首先,加州之前一直是墨西哥領土,當時北美群雄割據,為了爭奪領土動不動就打,領土反正都是從土著印第安人搶來的。1848年,美墨戰爭墨西哥戰敗,兩年後將一片地劃給了美國,就是加州,成為美國第31個州。

那時美國原本有30個州,其中15個州的法律允許蓄奴,另外15個不允許,人稱自由州(free state),加州亦成為自由州。蓄奴時代不少黑奴從蓄奴州逃到自由州,目的地之一就是加州。加州這項法案,除更像是政客鬧劇得啖笑,其實亦帶來憤怒。

加州出現淘金熱後,當礦工、鐵路工,後來被排擠驅趕,受種族歧視影響的,明明是華人。加州不存在蓄奴制,但對於華人來說卻是相當箝制,出台一系列針對華人的法案。1850年代,《外來礦工納稅法》(Foreign Miner's Tax Law)看似針對所有外籍礦工徵稅,實際上華工繳納了9成稅款,州當局又阻止華人入籍。

要政治正確 不如賠償被迫害華人

1871年,當地還發生過華人被集體屠殺慘劇(Anti-Chinese Massacre of 1871),10月24日洛杉磯唐人街街頭,19名華人被數百白人暴徒當街襲擊致死,這次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是美國有紀錄裏其中一次最嚴重的「私了」。

美國華人圈子多認為,若當年沒有加州領頭,美國排華可能沒有那麼厲害。既然加州考慮賠償在該州從未被當作黑奴的黑人,那麽是否更應該對當年被迫害、以至殺害的華人賠償?為排華對華人家庭討回公道?如果政客要拿選票,在美華人現約500萬,佔百分之一點幾,亞裔更佔5%。

著名老鷹樂隊(Eagles)的名曲《加州旅館》(Hotel California),講的不是字面上意思,不是述說在加州旅館中的享樂,而是批判享樂主義、社會頹廢面,亦被指暗諷當年唱片工業、娛樂業,為了賺錢不擇手段,甚至用毒品、色情來控制音樂人。"This could be Heaven or this could be Hell",這句套用到加州的現實環境,當然有人活得像天堂,但基層生活環境,尤其華人並非想像中那般。很多東西不是表面上看的,從政亦不應只做表面工夫。

加州參議院通過提案成立小組,研究賠償當地從未被當作黑奴的黑人,華人圈子認為是否更應賠償當年被迫害,甚至被殺害的華人。圖為加州三藩市唐人街。(資料圖片)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