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文化」矛與盾 網絡用戶怎自處?

評論版 2020/09/02

分享:

活在社交網絡普及的時代,大家在發布所感所想時可有想過,若言論與主流意見不一致,有可能會跌入「取消文化」的陷阱?早前外國有作家聯署批評「取消文化」有損言論自由,但另有意見認為「取消文化」能讓人警惕自己的言行。在表達自由及言責自負之間,網絡用戶應如何自處?

言論異於主流 恐遭網民抵制

「取消文化」是指公眾人物或企業作出及發表一些使人反感、冒犯他人的行為和言論後,遭受大批網民群起攻擊,而網民發起行動的目的,是要使其工作機會、商業代言等受到抵制,令他們在網絡的影響力「全被取消」。

對於「取消文化」漸趨流行,英國劍橋大學心理學學者Rob Henderson歸納出數個原因,包括:

1.有研究發現,人們對社會計量地位的在意程度,即他人對自己的尊重和仰慕,相比社經地位更高,而「取消文化」正好讓人透過貶損他人,提升自己的社會計量地位。

2.與他人聯手廣傳其他群體的反面行為,把對方的地位拉低,比做好事更容易提升個人地位。

3.參與者在過程中擁有共同的目標,鞏固參與者之間的社會聯繫。

哈利波特羅琳涉歧視 粉絲割席

近期鬧得最熱烘烘的「取消文化」例子,莫過於《哈利波特》作者J.K. Rowling(羅琳)語帶諷刺表示「有月經的人」應是指稱「女性」。她及後解釋,自己尊重跨性別人士的權益,但若要抹走與生俱來的性別概念,很多相關的議題都會變得沒有意義。

不過,事件未有平息,在社交平台合共擁有逾百萬追蹤者的兩個大型《哈利波特》粉絲網站發表聯合聲明,指J.K. Rowling對於跨性別人士的態度,與小說中提倡包容的信息背道而馳,宣布不會再提供有關她個人網站的連結及發布她的照片。

此外,《紐約時報》早前刊登的一篇評論文章,提及支持出兵,以應對黑人男子George Floyd被警察壓頸致死而引發的示威,惹起輿論炮轟,最終迫使評論版編輯James Bennet辭職。

當某些觀點時會惹起強烈反彈,不難想像部分公眾人物會對自己的言行有所顧忌,為免遭到抨擊。有人覺得這是謹言慎行,但也有人擔心這是自我審查。

7月初,包括J.K. Rowling的約150名作者聯署及發表公開信,指出一連串捍衞種族及公義的示威,雖能喚起社會對平等的關注,但同時削弱大眾公開辯論的空間。信中提及,資訊及思想自由交流,是自由開放社會的核心,但有關空間正日漸收窄,因對相反意見「零容忍」、盲目把道德觀滲入複雜的政策議題的風氣正在蔓延,呼籲大眾面對這種不良風氣時應據理力爭。

當然,事有兩面,黑人穆斯林女作家Sarah Hagi去年底在《時代雜誌》發表文章,認為在社交網絡活躍的年代,被邊緣化的人更容易表達自己的感受,亦正因如此,種族主義、性別歧視、偏激等行為不像以往般猖狂,並認為部分富豪、領袖,或「歷來享有特權而免受公審」的人,因無法適應「取消文化」的趨勢,才把它當成擋箭牌,藉此讓批評聲音失去正當性。

「取消文化」可以是攻擊非主流意見的矛,也可被視為遏制偏激言行的盾,但可肯定的是,「取消文化」已滲透社交網絡。

社交平台立場 壁壘分明引分化

在美國,根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項研究,全國約有22%人口擁有Twitter帳戶,而用戶傾向支持民主派。近年大批保守派支持者認為,他們在Twitter等社交平台發表的言論,時常被批評是仇恨和錯誤,使他們覺得是遏制保守派的手段,加上該派別政治領袖的推薦,使不少保守派支持者退出Twitter,轉用另一平台Parler。

Parler由軟件開發員John Matze於2018年開發,現時約有200萬個用戶。他表示人們已厭倦被「網絡暴民」批判,渴望擁有自由開放的發言平台,而Parler不會審查、編輯、分享或出售用戶的資料,僅會刪走有關色情及暴力內容。

如此看來,如用戶過分沉迷立場壁壘分明的社交平台,不僅把相反意見拒諸門外,亦可能會令社會變得更兩極分化。

尊重多元包容 自由社會核心

回到香港,近年也有知名人士因言論而引起網民抨擊的例子。藝人郭偉亮兩年前為某綜藝節目擔任導師期間,以開玩笑方式詢問參賽者的性取向,便引起大批網民及同志團體不滿,質疑他「恐同」。

說到底,言論自由、多元包容,都是自由社會的核心價值。在社交網絡發展一日千里的世代,網民不論發表自己看法,或是評論別人的意見,都應以尊重為大原則。

《哈利波特》作者羅琳被指歧視跨性別人士,其粉絲網站發表聯合聲明,宣布不會再提供有關她個人網站的連結及照片。(法新社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