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低預設立場 第三角度求事成

評論版 2020/09/03

分享:

說近年香港社會的文化面貌發生了大變,必定會惹來一番劣評——這是所有人早就知道的事情,還需要提出來討論嗎?

兩極互指摘 齊覺港陌生

在過去十年裏,整個社會走向兩極化,這邊廂說另一極的人的言論、行為違背香港精神,那邊廂又說另一極的放棄了香港最寶貴的東西。無論是從哪一個立場出發,都覺得另一端的人變了質,令香港社會文化走樣。於是,異口同聲:香港變了;站在兩極的人都在說,這個香港很陌生。

的確,香港變了。但在這個討論——其實是互相指罵——的過程之中,很少會嘗試從中間的第三個角度來看看究竟出現了些甚麼轉變。

坦白說,我對於近年特區政府主要官員經常使用的那套「無畏無懼」的論述,頗不以為然。政府推行種種政策、措施,除了勇氣之外,還要講理性——效率、效果。就算是一個很好的主意,在推行該措施之前,仍要考慮它要怎樣執行才能有效率地發揮最大效果。對!這只是理性的其中一種,屬於工具性的。不過,如果將這些考慮擱置一旁,我們會覺得那恐怕只會是長官意志,而這往往是事倍而功半,要不惜成本、代價,才能完成任務。

政策重效率 存疑求改善

現在,很少聽到圍繞着效率、效果的討論。在政府的一方,今時今日喜歡擺出一款有所作為的姿勢,要迎難而上,敢於擔當。而反對者,則毫無新意地表示「我們擔心可能會出現……」、「市民或者會覺得」之類的意見,總之因為尚有不清楚、不確定的地方,最好不要實行新措施。這種「我們擔心」論述其實是想辦法凸顯不信任,政府最好甚麼都不要做。這種反對意見從來不思考怎樣才可以做?怎樣可以做得更好?兩極化的所謂討論,基本上是政治掛帥,其實沒有甚麼討論空間。久而久之,大家開始習慣了各說各話。而第三個角度變得毫不重要。

堂食多犯禁 證政策缺陷

第三個角度也會問:怎樣做才可以爭取到市民的合作?舉例:放寬食肆堂食,但仍限制每張枱最多兩人。這樣的安排背後可能有着很多不同的考慮(例如要減少在公眾空間的人流),但道理就一直未有清楚交代(例如為甚麼是限為兩人而不是四人?)。如果放在以前的社會政治環境裏,大家一定會覺得這套措施造成諸多不便。

就上周末市面上所見,很多家庭、朋友群都是假裝分開兩枱,其實則是三、四人一起用餐。以前我們會認為,令很多人犯規的規則,它本身一定是有點問題。如果有一種不會給一般市民造成不便,而又能發揮減少交叉感染作用的措施,香港市民多數願意合作。但今天我們所見到的情況卻是很多人都要半偷偷摸摸的,假裝沒有犯規而又繼續違反了規定。沒有認真考慮如何平衡便利市民和控制疫情,很難會令市民叫好,更遑論認同、積極支持。

第三角度分析 簡化難題

我不敢說第三個角度一定正確,但它的好處是將問題簡單化,就算彼此立場不同,仍可找尋一個位置,給大家機會,認真分析、討論,怎樣將事情做得更好。這一種提問的方式一點也不複雜,只要大家暫時將立場放下,願意在操作層面上多作考慮,便可以做到。

放寬堂食令仍限制每枱最多兩人,帶來諸多不便,很多人假裝守規,卻偷偷三、四人用餐,各方須討論怎能做得更好。(曾耀輝攝)

撰文 : 呂大樂 香港教育大學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講座教授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