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奪「孤星」 拜登盼賭贏德州「撲克」

評論版 2020/09/04

分享:

美國大選,當兩黨勢均力敵,臨尾最緊張是看關鍵搖擺州(Swing States)票數,昨天說過威斯康星州在今屆大選的重要性,以及特朗普在該州形勢。今天談談另一個州,相當需要留意,它是今屆變成搖擺州的德克薩斯(State of Texas)。

1980年以來,德克薩斯一直屬於所謂「深紅」,即傳統共和黨地盤。不過民調顯示,自今年初起特朗普和拜登在德州支持率,差距正在縮小,近月多項民調顯示,特朗普僅以約1個百分點些微領先。拜登今屆要將德州染藍,如果做到,將是民主黨40年來首次拿下這個南部大州。為甚麼一個深紅州,變了搖擺州呢?

傳統共和黨地盤 德州變了搖擺州

香港人對德州的印象,可能是大塊大塊烤肉,和德州撲克(Texas Hold'em),再多一點,就是街上可公然帶槍,人人「粗聲粗氣」,牛仔牛女性格。同樣有趣的是,它其實本來是一個國家。今天,德州是美國南方最大的州,也是全美第二大州,僅次於阿拉斯加,人口2,900多萬,同樣全國第二,僅次加州。州名來自印第安語tejas,意為「朋友」。

1821年以前,德克薩斯是西班牙殖民地,另一殖民地墨西哥脫離西班牙獨立後,德克薩斯成為墨西哥一部分。由於人口少,墨西哥政府歡迎移民,全世界離墨西哥最近的,是美國。很多美國南方奴隸主湧入德克薩斯,建立家園。歷史何其反諷,當年墨西哥歡迎美國人移民,今天美國在邊境築牆不讓人家偷渡。

說回當年,墨西哥政府禁止蓄奴,令這些靠奴隸耕田的美國奴隸主不滿,搞到和墨西哥人開戰,1836年宣布獨立,建立德克薩斯共和國,豎起一面「孤星旗」。但凡加入一個州,美國就在國旗上加一顆星,美國最初不讓德克薩斯加入,於是他們升自己的「一顆星星條旗」。不過,9年後終歸併入美國,成為第28個州,所以德州現在別名孤星州(Lone Star State)。

今屆大選,德州並不孤單,而且很熱鬧。拜登競選團隊投放電視廣告,是25年來民主黨首次在這個共和黨地頭搞這種攻勢。德州其中一個「變心」原因,和其他一些本屬共和黨票倉的州一樣,是對侵侵抗疫不力,且推諉責任,感到失望。據報道拜登團隊豪擲2億多美元,推出秋季廣告計劃,專門在德克薩斯、佐治亞、俄亥俄等傳統「紅州」賣競選廣告,試圖從根本上動搖特朗普的「紅色票倉」。如果他真能贏下德州,那麼大選將佔盡優勢。德州擁有38張選舉人票,僅次於加州,位列全美第二大票倉,佔了270張當選門檻票的1成幾。

4年前,希拉莉在德州輸給特朗普,但民主黨人卻從中看到希望。過去20多年總統選舉中,共和黨人在德州都以雙位數得票率差距擊敗民主黨候選人,特朗普雖然贏,但得票率只比希拉莉高出9個百分點,沒有雙位數,民主黨看到打德州主意的絲絲希望。兩年後,2018年中期選舉,德州表現亦不夠「紅」,民主黨人雖然在州級官員職位選輸,但與共和黨對手票數差距是近30年來最少,民主黨便開始着眼今年大選。

拉美裔增 反對限移民不滿特抗疫

除了新冠疫情令選民對特朗普政府失望,德州的人口種族結構亦是因素,看似「深紅」,實際上政治風向正發生微妙變化。德州2,900多萬人口中,拉美裔佔38%,而且比例持續增加,他們一般不滿共和黨限制外來移民。德州偏遠地區是特朗普票源,住有大量教育程度較低保守白人,部分城市大專教育水平選民亦會投共和黨,但休斯敦、達拉斯等主要城市則猶如「番茄湯中的藍莓」,民主黨較佔優勢。

愈來愈多傾向自由派的年輕一代從外地遷入,城市人口不斷增加,他們亦較多支持民主黨。還有另一人口趨勢,是市區近郊選民,普遍屬受過教育的中產以及郊區婦女,正在離棄特朗普,轉而支持民主黨,其他擁有這種人口特徵的州亦有類似情況。

上世紀20年代,德州有人制定出當代德州撲克的規則,流傳開來,之後從德州傳到賭城拉斯維加斯,名聞世界。對民主黨來說,是否下注德州的考慮不容易,那裏地大人多,花的資源相對大。但種種迹象顯示,拜登有意賭一手「德州撲克」,花更多競選經費,動用更多人力,落重注,在德州賭鋪大。

拜登能否將過去40年一直被共和黨收入囊中的德州,放入自己囊中?手中有沒有ace in the hole(秘密武器)?特朗普又會否有ace up his sleeve(藏在袖裏的A,比喻為贏出不擇手段)?兩個月後有分曉!

德州原本是共和黨傳統地盤,但今屆卻變了搖擺州。德州在18世紀原來是一個國家,升起「一顆星星條旗」,並沿用至今,因此德州又稱為「孤星州」。(資料圖片)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