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爆新冷戰 代理人TikTok成「人球」

評論版 2020/09/04

分享:

美國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反其道而行,國務卿蓬佩奧近日四出外訪,游說盟友(特別是英語系國家例如「五眼聯盟」)加入其「戰隊」,推行逆全球化主義。此舉逐漸把世界推向「新冷戰」時代。

美國毫不掩飾地劍指中國、北韓、俄羅斯、伊朗、委內瑞拉等發展中國家,理由是她們擁有豐富資源,卻不願向美「俯首稱臣」,特別是中國。中國在過去四十年發展迅速,經濟地位已達全球第二,僅次於美國。有企業背景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之後不久便發動「中美貿戰」,無所不用其極,阻止中國經濟向前發展。

美發動新冷戰 礙華經濟發展

以美國封殺TikTok為例,特朗普於8月1日一意孤行地頒發行政命令,要求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ByteDance)出售TikTok在美國的業務,而且公司必須於9月15日之前作出決定,不然的話TikTok便要全面退出美國市場。TikTok全球擁有8億活躍用戶,當中約1.3億是在美國。TikTok在App Store及Google Play的總下載為20億次,而每日在美國平均超過100萬人觀看TikTok視頻。上述可觀的數據,無疑令微軟、沃爾瑪、甲骨文等多間美國巨企對TikTok垂涎三尺。

TikTok平賣美業務 巨擘垂涎

特朗普總統早前以國家安全為由,封殺TikTok,並於8月6日簽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國國內人士及企業45天後與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交易。字節跳動於8月23日發表聲明,表示正式起訴特朗普政府。雖然如此,遠水不能救近火,訴訟對TikTok在9月15日出售的死綫影響不大。不過,市場估計TikTok收購價只是大約200億至500億美元而已,只及特朗普勒令之前1,000億美元估價的20%至50%。市場認為字節跳動在美國的發展大計已走投無路,迫於無奈之下可能束手就範,願意以低價出售。

近日TikTok交易又出現了峰迴路轉的情節,中國商務部及科技部於8月28日突然公布調整《中國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術目錄》。《目錄》實際上是一份「負面清單」,當中包括禁止「基於資料分析的個性化資訊推送服務技術」、「人工智能交互介面技術」等與TikTok相關之技術出口。

筆者認為中國調整《目錄》之舉,目的是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來對抗美國。自特朗普出任總統以來,華府經常以盜竊知識產權(IP)為理由打壓中國,所以,中國是次同樣利用IP為「武器」還擊,禁止關鍵的「中國製造」技術出口到美國。

然而,受《目錄》約束,字節跳動未必能夠全面向美國公司出售TikTok。若然真的如此,微軟、沃爾瑪、甲骨文可能會重新評估TikTok的市價,也不排除會再調低價格,甚至把交易推倒重來。

中美代理人戰 字節真正苦主

在新冷戰中,TikTok「科技戰」是中、美之間的「代理人戰爭」(Proxy War)。TikTok是這場戰爭的代理人,而字節跳動(以及其創始人張一鳴)是事件的真正受害者。字節跳動本來是一間雄心勃勃的中國科技初創公司,自2012年創辦以來憑着創意及研發技術成功衝出中國,開拓國際市場,而且愈做愈好,並準備在紐約、香港等地上市。但人算不如天算,「中美貿戰」的發生打碎了其如意算盤,造成巨額虧損。自特朗普開腔打壓TikTok以來,字節跳動稱其公司至少損失超過2,000億美元。

前車可鑑,TikTok帶出的中美「代理人戰爭」,值得香港人深入思考。在中美兩軍激烈對壘之下,「代理人」必然會像人球般被兩者左拋右拋,無法集中資源向前發展,經濟難免會嚴重損失。

美國和中國捲入新冷戰,TikTok是科技戰代理人,母公司字節跳動則是真正受害者,港人可引其處境為鑑。(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黃錦輝 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副院長(外務)、香港資訊科技聯會前會長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