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大弱勢 人幣加快國際化抗美

評論版 2020/09/09

分享:

人民幣滙價過去兩周走勢強勁,但這波升幅的動力並非來自本身因素,主因是美元弱。不過,由於美元弱勢可能持續幾年,中國亦有計劃重啟人民幣國際化步伐,強化中國抵禦美國貨幣戰的能力,人民幣很可能已轉勢走強。

人民幣兌美元滙價過去兩周出現8連升,升值幅度達1.5%,是積弱兩年半以來的罕有強勢,主因是美元走弱。美元滙價指數(DXY)自今年3月高位至今,已下跌10%,人民幣自5月底才開始回升,至今兌美元才只升值了5%,故人民幣在國際貨幣中不算強勢。

美元重挫 人幣或已轉勢走強

美元今年大幅貶值10%,皆因新冠肺炎肆虐,重挫美國經濟,總統特朗普為撑經濟,以保總統大選選票,不斷施壓聯儲局大手「放水」,儲局就以極緊急態度將利率急降至零,並火速開動印鈔機,短短半年間向市場注入3萬億美元。相對2008年金融海嘯後,儲局推行量化寬鬆6年,才向市場放水3.6萬億美元,今次儲局救市力度超大和超快。此外,特朗普已推出至少2萬億美元的挽救經濟計劃,並可能再推2萬億救市大計,美國政府今年財赤將達破紀錄的4萬億美元,相當於GDP的18%,創歷史新高,預計明年財赤至少達2.1萬億元。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儲局瘋狂印鈔、政府財赤暴增,必有後患,除可能觸發惡性通脹、吹大金融泡沫後的爆破危機外,即時打擊了市場對美元信心,導致美元大跌10%,投機者更以全球都推動量寬和財赤急升,各國貨幣皆不可信為由,熱炒貴金屬如黃金、白銀,以及虛擬貨幣的比特幣等。與今年低位相比,金價升了33%,比特幣更暴漲近1倍。

拒受制美元 中歐歷年屢出招

此外,儲局放風零利率政策可能維持數年,加上美滙指數自2011年的72點,升至年初的103,牛市已運行了9年,故美元一旦轉勢,弱勢可能持續兩三年或以上。美元今年兌歐元已下跌13%,有悲觀分析就指美元兌歐元最終可能要跌36%。

美元弱勢亦牽動國際格局轉變。美元一直是美國「領導」全球的重要工具,全球外滙交易有85%與美元有關、全球經濟貿易有逾60%使用美元,美國的美元政策,直接影響其他國家金融貿易政策,美國並可限制別國使用美元,重挫別國經濟。上世紀70年代初美國財長康納利(John Bowden Connally)就為美元霸權作了最佳註腳,他說:美元是「我的貨幣,你的問題」(It is our dollar, but it is your problem)。

其他大國都不想受制於美元,歐盟在90年代冒着大風險力推歐元,主因之一就是希望擺脫美元。2008年金融海嘯在美國爆發,外界感到依賴美元的風險,不少國家籌謀減少依賴美元,如歐盟設立以歐元結算的INSTEX系統、中國則推人民幣國際化。

人民幣國際化對中國有多重益處,包括在國際貿易中減少兌換美元的手續和滙價風險、減少美元政策對中國金融外貿政策的影響、藉別國多使用人民幣而強化其對中國的信心、增強中國在國際影響力等,另還可削弱美元地位及其背後的美國影響力。人民幣國際化既推動經濟,亦是中國崛起的外交戰略。

雖然戰略價值重大,但箇中可能造成的外滙流失、人民幣發行過濫、人民幣滙價遭狙擊、美國打擊人民幣國際化等風險亦不少。中國2009年起推行人民幣國際化至今,如履薄冰,2015年內地股災和新一輪滙改反應欠佳後,人民幣國際化步伐放緩;2018年中美爆發貿易戰,人民幣滙價持續走弱以緩減貿易戰對中國外貿衝擊,兩年半間兌美元貶值13%,亦令人民幣國際化步伐幾近停頓。

美發動新冷戰 人幣新策防範

人民幣國際化推出11年,人民幣的國際地位與中國經濟實力仍有很大落差。中國貿易佔全球11.4%,人民幣結算貿易額只佔1.9%;人民幣2016年成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特別提款權(SDR)的一籃子貨幣之一,佔比10.9%,僅次於美元的41.7%和歐元30.9%,但人民幣在全球儲備貨幣中只佔2.01%,在國際的認受仍不高。

人民幣今年中隨着美元弱勢反彈後,內地正部署重新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主因是要加強防範美國向中國發動的新冷戰。現時中國政府及國民的外滙資產都以美元為主,中國企業的國際業務又倚重美元作交易,這讓中國金融、經濟、貿易政策給予美國重挫的窗口,中國要透過人民幣國際化,減低依賴美元,並藉此強化中國的國際地位,和削弱美元霸權。這已不是中美會否打貨幣戰的問題,而是中國要如何應戰。

中國加快人民幣國際化和削弱美元的招數,已初露端倪。

其一,讓人民幣有序升值。人民幣只有上升才有利國際化,吸引外國使用人民幣作貿易交易和投資。人民幣升值不利外貿,但中國未來5年的「十四五規劃」,重點倚重內需而非外貿,建立「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可容許人民幣有較大升值空間。中央容許人民幣近期展現強勢,亦可視為一個訊號,不過升值應只許緩升,以免對貿易、金融市場等帶來不良影響。

其二,加快人民幣數碼化。內地正推動數碼人民幣試點,此與支付寶等工具的最大不同,是具有法定貨幣地位、安全性更高,而且一旦相關技術和法規成熟,就可推向國際,作為國際結算工具,將可使交易更快、更方便、更安全,並毋須經國際銀行滙款或結算系統,繞過美國操控的SWIFT結算系統的干擾。

其三,推動一帶一路國家更多使用人民幣。美國外交特別針對中國一帶一路戰略,打擊一帶一路國家與中國合作、改變相關國家的親華政權,美元可成為打擊一帶一路項目的重要工具,因此須推動一帶一路國家多使用人民幣。

其四,支持可以削弱美元的國際行動。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Kristalina Georgieva)7月時呼籲,擴大SDR(特別提款權)的使用,以助弱國舉債,中國央行行長易綱發文力挺。由於SDR獲全球認可,若加大在全球使用渠道,可成為美元替代品,故美國一直阻撓SDR擴大。美國在IMF擁有一票否決權力,令SDR難擴大使用,但有關討論可凸顯美國私心。

歐元結算系統 中國考慮加入

此外,德國4月首次利用INSTEX與伊朗進行首筆交易,繞過SWIFT系統和美國制裁,不利美元地位,傳中國正積極考慮加入INSTEX。

貨幣戰關乎中國金融安全、國家安全、國際地位,美元弱勢給中國一個機會,加快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實行自保自強和削弱美國的攻擊力。

美元弱勢給予中國機會,加快推動人民幣國際化,自保自強,削弱美國衝擊。(資料圖片)

撰文 : 曾仲榮 資深評論員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