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理璽天德」訪華 中美日關係先驅

評論版 2020/09/10

分享: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因健康理由請辭,繼任人對華路綫,及中美日關係未來如何互動問題浮上枱面。接任呼聲較高的菅義偉,大概會延續安倍的日美安保關係,他自己也曾表示,將以日美同盟為基軸構築與鄰國關係。在日本將出現新領導人之際,勾起我對中美日三角關係一段歷史的回憶。

首位訪華美國總統 格蘭特是也

特朗普的反華態度,絕對經過老謀深算,覺得是為自己把持權力的最佳棋着,所以就有了個多月前,國務卿蓬佩奧在尼克遜總統圖書館發表措詞強硬的演說,聲言要結束他口中尼克遜訪華以來,盲目和中國交往的模式。

1972年尼克遜訪華,改變了兩國長期對立關係,為1979年中美建交奠定基礎。尼克遜是1949年以來,首位訪問中國的美國總統,但並不是第一個訪華的美國總統,在他踏上中華大地前約一個世紀,第18任總統格蘭特(Ulysses S. Grant)已到訪過。

1879年,到了中國的格蘭特身份可堪玩味,中國人稱呼他做「伯理璽天德」,President的音譯是也,當時未完全流行總統這個繙譯,但都不是亂來,可解作「掌理玉璽、享有天德的人」。不過人家並非皇帝,何來玉璽?也顯示出中美國情之不同。另一特別之處,是格蘭特訪華時其實已卸任「伯理璽天德」兩年,但東道主清廷仍以伯理璽天德來尊稱,因為背後實有所求。

先來了解一下他,雖然較少聽聞,也是一個人物,50美元中人像就是他。如果要非常簡單的介紹其經歷,大概是:林肯手下南北戰爭名將、酒鬼、生意失敗者、兩任總統、再投資失敗經濟拮据……作為北方聯邦軍總司令,他並無政治經驗,但因為捍衞美國的統一,憑藉「長勝將軍」戰功樹立威望當選總統。然而作為總統聲譽不佳,被指袒護親信舞弊醜聞不斷。1877年卸任後,展開兩年遊歷世界之旅,先去歐洲多國,之後到亞洲,臨尾是中國,經香港到廣州、上海、天津、北京等逗留個多月,受晚清政府和在華外國人前所未有盛情款待。據報道,上海為歡迎他,在外灘舉辦了別開生面的海上巡遊。

李鴻章冀格蘭特 促日退還琉球

格蘭特中國之行受到中方重視,究其原因,是清廷希望格蘭特在中日關係為中國出力。當時的中國遭列強魚肉,日本又陰謀吞併琉球群島,晚清重臣李鴻章想利用格蘭特,作為美國前總統向日本交涉,請格蘭特回國前到日本的時候斡旋一下,叫日本退還琉球。本來,一個已卸任的前總統是沒有特別大影響力的,不過當時一直盛傳,格蘭特是想借世界之旅遠離國內對其任內的負面批評,以全球政治家「升呢」姿態,回國再選總統。

據歷史流傳,格蘭特與李鴻章就向日本交涉事宜,有過多番電報、書信往來,可見也頗重視。他還曾在給李鴻章信中,介紹日本一些成功之處,並解釋「弱國無外交」的道理。日本人都尊重格蘭特,願意聽他說,但琉球主權問題未有進展,世界之旅結束6年後格蘭特離世,中日談判破裂,日本全面侵佔琉球。然而,格蘭特的遠東之行,被學者視為一趟凸顯美國存在的亞洲外交之旅,為美中、美日關係奠下一點基礎。

的確,恭親王與李鴻章倚重格蘭特,明治天皇破例和他握手,但政治多變。當年美國希望和中日交好,中國希望倚賴美國壓日本;如今,美國刻意和中國交惡,借助日本遏華,政治隨着人去和改朝換代而變化。

話雖如此,國與國交往還是看利益,中美建交,對美國其中一個好處,不就是要遏制蘇聯擴張嗎?菅義偉過往政績重視搞活經濟,未來在日中經濟關係上,例如農產品貿易,態度可能比安倍主動,畢竟中國是日本第一大貿易夥伴。可以看到的,若美國對華強硬政策持續,日本對華態度仍會繼續搖擺。中國為抗衡美國打壓,也需要盡可能團結周邊近鄰,強硬得來保持靈活性,所謂管控摩擦的影響。中日關係,從來是起伏的曲綫。

格蘭特去世後,與他當上朋友的李鴻章囑託清廷駐美官員,代他在格蘭特紐約曼哈頓的墓園種了銀杏樹,樹下有一塊青銅碑,中文寫道:「……李鴻章,敬為大美國前伯理璽天德葛蘭脫(格蘭特)墓道種樹,用志景慕……」,「志景慕」,即銀杏(Ginkgo)。今天,銀杏仍在,樹幹飽經風霜,和百多年來中美關係一樣,何時中美領袖會再有如此相互尊重的關係呢?

第18任美國總統格蘭特,是50美元中的人像,他才是首位訪問中國的美國總統,當年他曾與晚清重臣李鴻章會面(右),李希望他代為斡旋,促日本歸還琉球。(資料圖片)

第18任美國總統格蘭特,是50美元中的人像(圖),他才是首位訪問中國的美國總統,當年他曾與晚清重臣李鴻章會面,李希望他代為斡旋,促日本歸還琉球。(資料圖片)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