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靚又要命

副刊版 2020/09/11

分享:

收到醫生老友急訊:「病人急況,可否今天見你。」但這天實在忙得分身乏術,惟有Video Conference會診,想必是有嚴重併發症要處理。見過此病人幾趟,知悉已開始第三代標靶藥,預計腫瘤早已縮小,故此麻煩大多來自藥物副作用,打開電腦屏幕,醫生便嚴陣以待。

「莫醫生,你好!」病人看來精神奕奕,比出院前狀態好得多。

「右邊腳痛情況如何?」醫生針對性地問。

「沒痛了。」「那麼頸痛呢?」「也沒有了。」再問了好幾轉不同病徵,都是無問題。醫生忍不住直接問道:「那有甚麼急事要找我?」

病人脫下口罩,憤恨地指着臉上十數點小瘡瘡,說:「你看,標靶藥弄得我如此難看,我已用盡一切cream和mask,仍無改善。」

這標靶藥克制EGFR基因突變,而皮膚上也有EGFR受體,故此八成以上病人會有像暗瘡般的皮疹,輕者無傷大雅,嚴重者便要停藥再加用抗生素。這病人的皮疹實屬輕微,惟她是年輕美女,這十數小瘡對她來說,打擊甚大,醫生解釋一番後,惟有讓步,說:「若接受不來,可以考慮停藥數天。」心想可以給她安撫,豈知她的反應竟是一句:「不能停藥,這會影響治療。」

既不接受瘡瘡,也不願意停藥,即是要靚又要命,醫生實無完美解決方法。

腦海掠過似曾相識的境況,終於想起來,有香港人既要祖國的糧食、清水和經濟支援,同時又要仇視祖國,是另一種的「要靚又要命」。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