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記位摸音學琴 失明鋼琴手用心演奏

副刊版 2020/09/14

分享:

一次醫療失誤,令早產的廖子康(Timth)視力受損,小時候能看到光影,現時為全失明。即使失去視力,Timth的音樂天份仍有發揮的空間,他積極學琴、練琴,彈奏出一首首美麗的樂章。

家人有學彈琴,也會在家播張國榮、陳慧嫻的歌,在音樂氛圍下成長,令Timth也想試試。「在家無事做,就試吓彈琴。我喜歡聽流行曲,故摸吓彈吓。」家人其後為Timth找了鋼琴教師,讓他嘗試接觸音樂,但缺乏視力使難度大增,健視的老師亦無從入手,向Timth的家人建議別繼續學。「我跟過幾個老師,一開始他們會捉住我隻手按鍵,但小時候我不太聽話,又沒認真學,個個都覺得搞我唔掂,教不了,加上我又看不到。」

碰上良師助發展才能

直至十三、四歲時經姑姑介紹,接觸另一位啟蒙老師,他的音樂之路才正式開始。老師對他的要求甚高,要他練好基礎、執音色,也好用心教。「每一首歌,放得雙手上琴,就要每個Key都彈到。他說不然將來做伴奏,別人的要求就做不到;他知道我喜歡流行音樂,每堂最尾都會叫我試彈。」盲人學琴可看點字譜,但每個音的點字結構複雜,相當難記,Timth於是靠摸音、左右手記位來學琴。「你們看一頁五綫譜,可能我的點字版有5頁。一首歌有這麼多音,怎樣去記呢?」他每星期都會抽幾日練琴,久而久之打好根基,彈喜歡的流行曲時更得心應手,能聽得出其編曲,在鋼琴上「照辦煮碗」彈出來。

20歲考獲8級鋼琴,每次考琴前Timth都要花一年多時間練習,把拍子、樂理訓練好,樂曲就慢慢拆開練。有人覺得級數代表成就,但於Timth來說卻沒太大意義。「就算考到8級,我都無法教人,因為我看不了譜。所有學習都靠聽,樂理知識亦是自己在腦中消化,我未必好懂得表達出來,這已經輸了。」Timth指自己本身較悲觀,對失明人士的工作發展不抱正面態度。「音樂對我來說,可能是一種支持或動力。我沒想過究竟它能否成為工作,或我要達到多少成就。」Timth把音樂視為情緒寄託,是個幫助抒發的渠道。

在婚禮酒吧做琴手

其後經人介紹,Timth接到婚禮演奏、酒吧鋼琴手的工作,起初相當緊張,缺乏經驗亦令他無信心,為了生計只好硬着頭皮。他認真看待每次工作機會,會盡力做準備,如在酒吧駐場彈琴時,客人上台想點歌唱,以往的樂手或直接請他們在列表中選一首,有就有、無就無。Timth則會盡量滿足客人的喜好,不懂得彈就在小休時聽歌練習,或在客人下次再來前練好,為客人「執歌」。「你永遠不會知道客人喜歡甚麼,當儲library啫。我會為客人練歌,他們就覺得我好,有時會給我好多鼓勵、會問候我,也會問需不需要帶我去上班。我認路好差,若有人肯由一個地方帶我去另一個地方,對我來說是一份心意。」

而在婚禮做鋼琴手,能用音樂感染新人、親友,亦使Timth感滿足和幸福。「如果他們要求我唱,有時間練我都會做,試過一人Solo彈琴加唱歌,好深刻。因為我的琴聲而增添婚禮氣氛,讓人情緒有改變,我都開心。」

視障添工作困難減機會

工作難免會不順意,Timth指批評、不滿一定有,但不會太上心。「他們不會直接批評,但若有客人在酒吧唱唱吓放低咪走開,但你又看不到、繼續彈,咪瘀囉。」視障亦會增添工作難度,好影響其自信心。「接Job好視乎人緣,還有別人對你的信心。老實講盲人站出來、與人溝通時,都好難令別人有信心。做音樂要執生、執歌寫譜,或許別人都不夠膽找你。變相即使你怎樣做,都難以做得大。」如新人進場時彈婚禮進行曲,Timth需要多一個人在旁提示他何時停、何時彈。健視人士不單能看譜、執生,有時更能充當搬運器材等角色,當Timth連認路都有困難時,這些缺陷着實影響工作機會。

失明成工作障礙,但另一方面也有機構欲幫忙視障人士,為他們提供工作機會。Timth曾經介意過,覺得為幫而幫,特別加插表演機會並無必要,反而或忽略了視障人士本身的才能,但現時想法有些改變。「對於是否可憐我、要把我當正常人般看待,現時沒有太多想法,因實際上我們的確需要協調。現在覺得一來為生活,二來第一次你為幫我,叫我去彈是沒問題的,因為若不認識我,怎樣會有下次呢?但當我愈做愈久時,就請不要用這個態度看待我,如果真的覺得我能力好,自然不會這樣想。」他指毋須放大盲人身份,若的確有工作需要可以邀請,但過分着眼於視障人士群體,覺得要做善事、搞活動幫助盲人則無必要。

---------------------------------

面對現實不願想像未來

彈琴十多年,由興趣變成工作,無奈受疫情、社會因素影響,駐場彈奏的酒吧年頭裁員,婚禮、宴會又復辦無期,工作機會大減。問到Timth現時會否稱自己為「全職音樂人」,或未來會否繼續發展音樂?他猶疑一會說:「都無其他嘢識啦。」最想做到編曲卻受視障所限,演奏工作亦不太順利,令Timth不願想像未來,也反思:「如果你盲,你追求過平淡的生活、又讀到書,你不是搞音樂要接Job,雖然不一定會好直接找到工,但也不會像我們般,因進取地想試不同的事而咁愁,『盲鬼』一定要讀書好。」那會否懊悔自己並非成績好的一群?他指花了這麼多時間搞音樂一定會,也覺得即使在這音樂上有能力、有想法,發不了圍亦曾感挫敗。

疫下工作停擺,Timth現時跟友人經營YouTube頻道,分享流行曲鋼琴演奏及盲人生活困難和點滴,拍攝、剪接都一手包辦。因無法看到畫面質素,Timth指影片的收音、聲音質素一定要好,是他的原則。「我們會分享盲人的困難,也標榜並非宣揚正面信息,只是一些現實發生的事。雖然有點負面,但我覺得正面、負面的思想都要有,當然負面的不能太多、要自控,這也是種對自己的安慰。希望我們的說話、影片都能讓他人感受到有同行者和愛。」

作者:吳霆俊

責任編輯:周美好、李越樺

即使失去視力,Timth的音樂天份仍有發揮的空間,他積極學琴、練琴,彈奏出一首首美麗的樂章。(曾耀輝攝)

Timth的YouTube頻道成立近6年,今年開始積極運作。(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除了婚禮、酒吧,Tim亦做過編曲、作曲、混音等工作。(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除了婚禮、酒吧,Tim亦做過編曲、作曲、混音等工作。(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曾經每日都在酒吧伴奏,Tim會為客人執歌練歌,滿足他們的需要。(圖片由被訪者提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