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檢測 為政治困局開一扇窗

評論版 2020/09/14

分享:

普及社區檢測計劃在反對陣營不斷潑冷水和呼籲杯葛下,竟獲不少市民支持:截稿時雖未有最後採樣總數,但預算會達到約175萬人次之多——此數字不單記下本港歷史最大型檢測項目之一次里程碑,更為特區政治困局展露一絲生機。

料55萬「淺黃」或和理非 參與檢測

若果以去年11月區議會選舉,建制派總共獲得約120萬票作比較,今趟社區檢測計劃有約175萬人參加,這數字便具實質政治意義——撇除重複檢測的那數千人及比例佔整體數目相對低的家庭傭工,兩者之差額約55萬人(即以上175萬減120萬),主要可分成3類:

第一,反對建制派(即俗稱「黃絲」)卻願意參與檢測者;

第二,尚未滿18歲故未登記為選民之年輕一代;

第三,支持建制派但去年區選沒有投票的「藍絲」。

上述3類人當中,第二和第三類估計數目不多:畢竟年輕人普遍對社區檢測計劃極為冷淡,多數不在那180萬有份參與檢測者之內;另外,藍絲選民於去年選舉可謂傾巢而出,且有投票予建制者亦絕大多數早已參與檢測,故鮮會屬於這差額中的55萬人。

由此推論,大概有55萬參與社區檢測的人,去年區選並沒有支持建制派。這55萬人一般會被標籤為黃絲(至少一定不認自己是藍絲),然而概念上他們應歸類為「淺黃」或「和理非」,又或是過去一直廣義理解為「中間選民」——即使作保守估算,把55萬此數減掉40%至50%,這些游離票仍然有27萬至33萬票。

約30萬游離票有甚麼實質政治意義?以2019年區議會選舉破紀錄有294萬多人投票作為基數,則這數字便已佔總票數約1成。若去年160萬曾投予泛民和抗爭派的選民中,約30萬人不願意出來投票,則非建制有130萬(160萬減30萬)票,而建制有120萬票。

為家人健康社會福祉 回歸理性

假如形勢持續,在立法會地區直選的比例代表制下,明年選舉勢叮噹馬頭、旗鼓相當。

假設出現更極端情況:如30萬票之中,有部分竟轉投建制派(例如採取報復性策略而刻意投予對家),則地區直選各選區的最後一席,更有機會全歸建制派。固然這個可能性現階段還是甚低,卻不能排除——畢竟據前述推斷,目前的游離票可高達55萬,游離選民愈多,取態便愈分散,變數自然更大。

之所以說普及社區檢測計劃可為香港帶來轉機,在於過去一年多在社會如斯分化加上不少人痛恨政府的情況下,部分黃絲仍會為了自己和家人的健康、為着全社會的福祉,縱是不滿或憤怒,但是依然會參與檢測——不讓政治沖昏頭腦,促成理性回歸。

更值得留意的一點,是即使泛民與抗爭派一同落力呼籲杯葛檢測,數十萬黃絲卻口裏說不而身體誠實——也就是說,非建制陣營內部有許多人已在用實際行動反抗「政治催眠」,在跟自己切身利益攸關的事情上決定跟文宣「割席」,不再齊上齊落。

淺黃跟抗爭派分道揚鑣,某程度上在所謂「泛民初選」時已甚為明顯,乃至下星期由民主黨主導的「留任民調」一役,不論結果如何,最終也會被視為跟抗爭派正式決裂:留任,則完全違背抗爭派一直所堅持的立場,今後「和、抗」互不相干;不留任,則代表科學化民調亦展示非建制派支持者內部,多數人不聽從民主黨及公民黨之留任呼籲,令泛民從此淪為反對陣營中的弱勢少數。

留任民調 泛民或與抗爭派決裂

固然,即使弱勢兼少數,泛民兩大政黨要在明年的地區直選撈回一至兩席,仍舊沒難度。然而既已割席,想協調或辦初選,當此情不再。而為了不讓抗爭派進一步壓迫,泛民自是順理成章向上述那30萬乃至55萬的游離選民入手——這類選民相對理性務實、不以政治口號掛帥,亦很注重自身利益,跟現時被貶損成「為出糧所以想留任」的泛民議員,在理念和情感方面可謂不謀而合。

沒有人會願意公開承認自己貪心自私,可是這些人卻往往不介意有人代他們爭取利益。這正是為何世界各地政壇總有代議士毫不修飾其小人姿態,更坦蕩蕩地以其貪婪惡相作賣點成功當選:美國總統特朗普便是好此道之佼佼者——根據彭博報道的最新研究顯示,現時所有民調也可能低估了「害羞特朗普選民」(Shy Trump Voters,簡稱STV)現象:即在公開場合或回應民調時不承認支持特朗普的人當中,其實有很多乃其忠實支持者,只是為免尷尬而不願承認。目前推算,是STV有機會佔15%選票之多——巧合地跟以上推算的香港游離票佔所有選票1至2成,亦大致脗合。

泛民宜營造合作氛圍 扭轉逆境

眼下香港政局關鍵,在於泛民是否願意坦蕩蕩向政府攤開雙手,為「害羞泛民選民」(傳統政黨的忠實支持者及游離選民)爭取實際利益,放棄那些明知不會再有任何推進和前景的口號式政治——當然,泛民亦可繼續堅持抗爭模式,但初選的經驗已經肯定告訴他們:選票只會不斷流失,而激進及年輕選民亦必定更快唾棄。

假如泛民能借鑑普及社區檢測計劃的反應,看穿疫情持續且經濟大受打擊下,許多港人已不再停留於憤怒狀態,寧可咬緊牙關解決眼下生計問題,則和平與理性有可能重返議事廳,用未來一年時間營造「跨黨派合作」氛圍,凸顯跟抗爭派攬炒手段不同的「監察政府模式」,以有效率卻非草率的方法通過大量惠民措施、扭轉當前逆境,這樣做實際上已是民主政治的彰顯——如今理性回歸一扇窗已開,剩下的唯一問題,就看泛民一幫人等從政,到底是為了自己面子,還是香港福祉。

假如泛民能借鑑普及社區檢測計劃反應,看穿疫情持續且經濟大受打擊下,許多港人寧解決眼下生計問題,則和平理性有可能重返議事廳。(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