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死華盛頓? 偽科學貽害美國至今

評論版 2020/09/15

分享:

大家在理髮店或者髮型屋set個靚頭時,知不知道美國國父華盛頓的死,竟和理髮店也扯上一點關係?很多日常事物的存在,人們也只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就例如經常路過的髮型屋,每家門前都有個旋轉燈,玻璃圓筒裏面,豎着紅、白、藍三色不斷旋轉的柱。它是理髮店的標誌,全世界通用。為何每間理髮店門前都要放盞這樣奇怪的燈呢?

理髮師兼職醫生 為客人拔牙放血

15世紀前,理髮並不是理髮店唯一的服務。中世紀的歐洲,甚至更早之前,除了給客人理髮,理髮師還兼職外科醫生,替顧客做點小手術,例如療理外傷、拔牙、水蛭吸血、還有放血,放血療法在中世紀十分流行。大家或許也聽聞「4液說」,人體由4種體液組成:血液、黑膽汁、黃膽汁及黏液,人生病是因為4種體液失衡,治療方法就是去除過多體液,恢復這4種體液的平衡。放血,就是其一方法,而且是最容易引出體液。

或許是醫生供不應求,理髮師們從中看到了機會。他們覺得反正每天用慣剪髮利器,接一點小手術增加收入,難度不大。14世紀,街頭有不少「醫療理髮店」,需要想辦法招徠客人。那時候放血,理髮師一般會叫客人抓住一根桿子,一用力,血管更顯現,桿的下方放一個盆收集血液,據說桿子頂端有個銅球用來放水蛭。放完血,纏上白色繃帶止血,白繃帶染了紅色,理髮師們將繃帶纏在那根桿上,掛在店門口用來當招牌。

後來不再用繃帶,直接在桿中間塗上紅白相間顏色,這便是今天全世界髮型屋門口紅白藍圓柱的雛形。紅色代表動脈,藍色代表靜脈,白色代表紗布繃帶。這種旋轉圓柱,則變成了醫療理髮店唯一殘留至今的痕迹。

放血一直被歐洲人當成最有用的醫療手段,因這個方法而死的人也不少。18世紀,放血療法被歐洲殖民者帶到了美洲,結果成了華盛頓死亡的可能元兇。1799年12月14日,67歲的華盛頓已卸任總統退休兩年半,那天凌晨他感到喉嚨劇痛、呼吸困難,可能和前天冒大雪騎馬巡視自己的弗農山莊種植園有關。醫生根據當年做法為他放血,還放了多次,半天內放了相當於他全身約4成血液,晚上10時許,一代偉人離開了他創立的合眾國,訣別人世。是否放血害死華盛頓,抑或他本身疾病所致,一直是爭拗,恐怕也不會有答案。

按現今診斷,他可能得了扁桃體炎,一種頸部深層感染,亦可能是肺炎或者「會厭炎」,腫大的會厭阻塞氣道,病人會窒息,能挽救生命的是插喉協助呼吸,若失敗就要切開氣管,但當時這些手術根本不成熟,亦恐怕沒有醫生敢冒險這樣做,結果都是用老方法。

從第一任總統華盛頓,到現在第45任總統特朗普,已經走過200多年。華盛頓當年接受放血這種「偽科學」,也還說得通;但特朗普在美國科技領先世界的今天,仍然把一些「偽科學」拿出來見人,就說不過去。

他曾表示,可研究透過向人體注射消毒劑治療新冠肺炎,用紫外綫照射病人身體也許亦有治療效果。前天公布的美國廣播公司最新民調顯示,特朗普處理疫情的支持率只有35%。大約三分之二美國人認為他的反應太慢,並且不相信他有關新冠病毒的言論。

再說放血療法,直至19世紀初,上至國家領導下到平民百姓都用,一些健康的人甚至定期放血。到19世紀後半部才受到質疑。因為霍亂、感冒等流行,隨着細菌、病毒引致疾病的觀念日益深入人心,人們對於醫病方式亦改變了方向。加上臨床發現放血明顯增加病人死亡率,放血療法漸漸衰落,19世紀末被放棄,走下歷史舞台。西方醫學界認定是迷信,是偽科學。

《科學》雜誌 斥特朗普科學上撒謊

相信大家也聽過國際上有一份頂尖學術期刊,叫《科學》(Science)雜誌。上周,它罕見發表一篇文章,標題為《Trump lied about science》,直接批評特朗普在科學上撒謊。事緣特朗普承認在明知新冠肺炎會流行下,故意淡化疫情,不作為。《科學》形容:「這可能是美國科學政策史上最可恥的時刻」(This may be the most shameful moment in the history of U.S. science policy)。

除了《科學》雜誌,國際間亦有著名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柳葉刀就是手術刀,在放血時代用來放血,可聯想西方曾經對放血的重視。然而,工具用來輔助工作,正如槍械沒分好壞,看持槍者怎樣用。西方人和東方人一樣,歷史上曾經迷信過;西方也有假醫學,也有偽科學。不過,當選民若仍願意投票選一位「偽科學、真大話」的人當總統,因為他能滿足一時的訴求,例如減稅、降低失業率、鎮壓黑人騷亂等,而不介意他在其他事上隨口亂噏不負責任的話,那麼不單是容忍偽科學了,美國人是否也活在愈來愈假的社會呢?

中世紀的理髮師兼職外科醫生,如替客人放血,白繃帶止血染紅,便是今日髮型屋外紅白藍圓柱燈的雛形。美國首任總統華盛頓,便盛傳因為接受放血這種「偽科學」而死。 時至今日,特朗普續以偽科學示人,更被權威《科學》雜誌批評他在科學上撒謊。有民眾也不滿他處理疫情,憤而上街示威,痛斥「侵侵病毒」。

中世紀的理髮師兼職外科醫生,如替客人放血,白繃帶止血染紅,便是今日髮型屋外紅白藍圓柱燈的雛形(圖)。美國首任總統華盛頓,便盛傳因為接受放血這種「偽科學」而死。 時至今日,特朗普續以偽科學示人,更被權威《科學》雜誌批評他在科學上撒謊。有民眾也不滿他處理疫情,憤而上街示威,痛斥「侵侵病毒」。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