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個經濟新哲學 追趕疫後新常態

評論版 2020/09/15

分享:

是屆政府三年前強調「理財新哲學」,然而新冠疫症令全球進入防疫封鎖(lockdown),實體經濟陷入「封鎖悖論」(lockdown paradox)—即是為了避免人命和經濟損失而控制疫情,各地採取不同措施限制經濟和社會活動,可是時間長了卻反而為社經商貿帶來拖延和損害;而香港亦面臨「抗疫經濟新常態」。

羅兵咸永道(PwC)早前發布《全球消費者洞察調研2020》指,防疫封鎖明顯影響消費模式。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亦預測,全球經濟將收縮約7%。特區政府雖然已在4至6月間出招派錢救人救市,可惜本港第二季私人消費比去年同期大幅下跌14.5%,比首季10.6%的跌幅更甚;上半年破產呈請更按年上升16%。可見傳統現金補貼方法,難在新常態中有效發揮,為此,我們必須提出「經濟新哲學」,追趕疫後經濟落後。

特區政府在疫後已將全年經濟預測由-4%至-7%調低至-6%至-8%,兩輪「防疫抗疫基金」以及「每人派1萬元」,亦令政府面臨300億元巨大財赤。相比沙士疫後香港受惠於內地經濟起飛,亦有自由行、CEPA等,協助香港經濟V形反彈,如今很多消費行為出現基調性轉移,傳統救市難達「V形、U形」,頂多只落得「L形」復甦。

以旅遊業為例,疫後全球必然激烈爭客。本地民間近年抗拒內地自由行,內地客亦未必來港。再者,中美陷入「修昔底德陷阱」衝突不斷,歐美近日亦以各種原因制裁香港,疫後香港與西方經濟互動必然受限。凡此種種迫使香港必須思考以創新經濟政策促進復甦,讓資金有效循環入經濟系統,以下拋磚引玉,建議有三:

仿英台谷消費 盡用乘數效應

政府向市民派發10,000元現金,共涉約700億,可是負面氛圍令市民多留「傍身錢」,這些現金未見有效循環進本地經濟體內。政府面臨巨大赤字,亦難有空間再動用公共財政救市。要嘗試解困,政府就要發揮政策創新與高效統籌能力,嘗試利用經濟乘數效應(multiplier effect),以槓桿令社會獲得額外經濟回報,即是「政府用1元,將可刺激經濟體製造超過1元回報」的策略。

酒吧、餐廳業遭禁堂食嚴重受挫,以此重災區為例,英國政府8月起就推出的「Eat Out to Help Out」計劃,由政府補貼每人每次上限10英鎊的堂食半價優惠,餐廳用膳人數與去年同期相比,即大幅增加61%,優惠的使用人次更與英國全國人口相若。澳門和台灣推出的有限期消費券,同樣大受歡迎。雖然港府年初已在立法會稱消費券牽涉複雜行政安排,但是上述兩項創意、成效兼備的方案,均以事實說明有效讓經濟氛圍即時受惠。港府既然擁有高效龐大的公務員系統,就應在此時發揮功效。

支援商貿範式轉移 窮追落後

此外,一直亦有倡議參照如2008年取消紅酒稅般,取消烈酒稅,或改按酒精量徵稅。中大商學院張惠民教授去年曾就此發表研究,指政府改按酒精量徵稅的成本只是少收約5,000萬元稅款,預計卻能為相關貿易、餐飲及旅遊的收益,帶來超過10億元的乘數效應。它更可為旅遊業帶來更多元化及價格合理的餐飲體驗,亦有望為整個經濟體增加約900個全新職位,受惠行業包括烈酒貿易、旅遊、餐飲、酒吧及拍賣等。顯然,疫後經濟反彈要依靠創新的槓桿原理才有望成效。

本港實施社交距離管制良久,令市民減少外出,變相推動「宅經濟」急速成長。消費者足不出戶,已可獲得所有資訊、娛樂、食品或商品。本地不少餐飲商戶也靠電子商貿平台「續命」。

PwC早前調研指出,即使疫情解禁,全球仍有86%網購消費者表示已養成新的電商消費習慣,因此即使回歸「正常生活」仍會維持網上消費新模式。不過,本港近來的電商活動不少只是因疫情才拉雜成軍。面對疫後在商貿、消費、展覽等都會永遠被新電商市場強迫「範式轉移」下,政府須順藤摸瓜,盡快推動本港商貿活動轉型綫上下並行,除了提供技術和資金外,更要設法協助他們與內地及國際電商活動接軌,窮追落後。

捷足先登 思考國內國外雙循環

疫情期間,中美由貿易摩擦蔓延至兩國博弈,到底也是一個「修昔底德陷阱」,也就是在人類文明發展中難以避免的勢力對壘。在複雜的國際政治形勢下,歐美打擊中國和香港商貿將是新常態,就算特區政府早前尋求國際公關公司做「Relaunch Hong Kong」環球宣傳,恐怕也是徒勞無功。

但宏觀來看,香港經濟百年來與內地密切互動,自2017年起,中國已經是全球第一大出口國和第二大入口國,因此內地市場將會是香港最近便選擇。中央為應對當下國際大型勢及未來經濟發展,近期提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互相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簡單來說就是主要以內部消費作為經濟火車頭,同時吸引跨國企業將產業鏈、工廠、服務等走進內地市場。

對香港而言,資金流、旅客流、專業服務等仍是香港在雙循環中的優勢。特區政府常說「把握機遇」,可是過去香港在國策中很多時也逗留在研討和試點階段。官員們看來也要登高望遠,以創新政策捷足先登、思考香港如何在疫後,仍在國家及世界舞台扮演「實在而獨有」的角色。對香港人而言,提高香港的「經濟可被利用價值」,絕對可以提升香港的整體政經能量,挽回香港頹勢。

港府可參考英國谷餐飲消費的計劃,嘗試利用經濟乘數效應,以槓桿令社會獲得額外經濟回報。(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陸瀚民 為正策士召集人、前公共事務顧問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