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R專家推介 鮮為人知波爾多酒

副刊版 2020/09/16

分享:

經常波爾多前、波爾多後,你可能覺得你已經很了解波爾多酒了,但如果有機會看過這本Berry Bros. & Rudd出版、Jane Anson撰寫、超過700頁的《Inside Bordeaux》,或許你會明白法國波爾多這個著名的產酒區,還有很多你未認識的漏網之魚,又豈只是5大酒莊那麼簡單呢?!

《Decanter》葡萄酒雜誌形容Jane Anson是提供最多資訊的波爾多酒專家,自2003年,她已在波爾多遊走,為這本書進行資料搜集。因此,對於一本波爾多酒書的基本要求,如歷史、葡萄、二軍酒、評級、買賣機制、酒莊介紹,當然不會缺乏,但法國酒經常講的Terroir,一定會花不少篇幅去介紹,讓你知道氣候、泥土,以致人為的釀酒技術,如何影響法國的佳釀。還有不得不提的年份評級,甚至常被忽略的波爾多白酒,其潛質也會被發掘出來。

記得2010年,當BB&R出版Jasper Morris的《Inside Burgundy》,很快便成為筆者經常翻閱的參考書,相信《Inside Bordeaux》的面世,又是另一本想深入了解著名產酒區的好幫手。

容易忽略的產區 Fronsac

Fronsac是Jane推介的波爾多其中一個產區,位處右岸,比較接近著名的St.Emilion及Pomerol區,後兩者都在Fronsac的東面。這區以Merlot葡萄主導,通常與Cabernet Franc配搭,有時亦會加入Malbec去增加葡萄酒的複雜性。

Jane推薦的兩個酒莊-Chateau la Vieille Cure及Chateau les Trois Croix,葡萄園的泥土都屬石灰石,自2015年起,因為近年的炎熱夏天而令葡萄酒變得更出眾。

Chateau les Trois Croix之所以出名,是因為其前莊主Patrick Leon是法國其中一位最具影響力的釀酒師,而且也是波爾多著名一級酒莊Mouton-Rothschild的釀酒師,以及普羅旺斯非常成功的玫瑰紅酒Chateau d'Esclans, Whispering Angel的顧問,可惜Patrick於2018年逝世,而酒莊就由其兒子Bertrand Leon繼承。

過去15年,酒莊將那些質素低的葡萄樹重新種植,但仍保留了40年代那些老葡萄。Bertrand還聘用顧問,因為他覺得既作為莊主又是釀酒師,很難既着重品質,又要講求成本效益,因此如果有一位中立者,就可以多聽不同的意見。

Chateau la Vieille Cure則是Fronsac其中一個古老的酒莊,於1780年已出現在地圖上,被Jane形容是Fronsac的搖滾巨星(Rock-Star)酒莊。自從美國的金融才俊Colin Ferenbach及Peter Sachs於1986年入主後,着手將葡萄園重新種植,但仍保留80年樹齡的葡萄樹。今天的莊主,是2018年購入的法國企業家Jerome Pignard。酒莊擁有37公頃的葡萄園,八成用來製作La Vieille Cure,其餘作二軍酒-La Sacristie de la Vieille Cure。

如果要知道該年份成功與否,La Vieille Cure一直是Jane用來作指標的葡萄酒,而酒莊的品質,從來沒有令她失望過。因此,Jane覺得為何Fronsac一直不為大眾所關注,實在頻呼不值。

不能錯過的兩枝酒

為了寫《Inside Bordeaux》這本書,Jane喝過許多葡萄酒,其中一枝她認為最優質的,就是Clos Manou的Cuvee 1850。這枝酒大部分是用Merlot釀製,再加少許Cabernet Sauvignon,採用的是Phylloxera(蚜蟲)肆虐歐洲前的1,000棵葡萄樹。當年(2006年),莊主Francoise Dief是從退休的鄰居購入,鄰居曾提醒他,這些又老又不事生產的葡萄樹,你最終可能只想將它全部從葡萄園拔出來。但結果,卻成就了這不是每年釀製(2007、2009、2010、2011、2015及2018年份),產量少得可憐(2015年只有3桶)的佳釀。

或許因為Clos Manou從零開始,由車房酒起家,所以釀酒從來沒有包袱,可作多方面的嘗試;而Francoise相信就算在Medoc不著名的地段,一樣可以製造出好酒來。Jane在書中表示,Clos Manou是行內人才會識貨的佳釀,價錢仍然很合理,值得多些人認識。就好像她試過2014及2015年的Cuvee 1850,充滿生命力,含蓄而有酸度,凝煉可口。

另一枝Jane推介的Chateau le Thil Comte Clary,其姊妹酒莊Smith Haut Lafitte相對比較出名。2012年被Cathiard及Pichet家族一開為二後,原先擁有的酒莊大樓,更被改建成為Sources de Caudalie Hotel的一部分。之前也有種植白葡萄,但最後也被移除及再種植紅葡萄。

Jane形容Chateau le Thil Comte Clary比同是Cathiard家族擁有的Cantelys內斂及優雅,但又不像Smith Haut Lafitte那麼豐厚及複雜,註腳是潛質無限。

﹏﹏﹏﹏﹏﹏﹏﹏﹏﹏﹏﹏﹏

圖片:BB&R

Berry Bros. & Rudd 電話:2511 2811

Riepenau Fine & Rare 電話:2997 6300

Cru World Wine 電話:3590 4472

Y18 Global Offer 電話:8106 1666

作者:何小雲

責任編輯:招美寶、李越樺

《Inside Bordeaux》厚達超過 700 頁,售價 $600。

有關產酒區的專書,地圖一定不能少。

Jane Anson 也是波爾多葡萄酒學校 Ecole du Vin 的認可講師。

Chateau la Vieille Cure(2018,$1,395 / 6 枝,Cru)葡萄的比例大約是 75% Merlot、22% Cabernet Franc 及 3% Cabernet Sauvignon。酒身凝煉,果味除了黑加侖子外,還有丁香及柏油的風味點綴,Jane 形容有極佳的陳年潛力。

Chateau les Trois Croix(2015,$2,424 / 12 枝,Y18)的葡萄比例是 85% Merlot 及 15% Cabernet Franc,計劃增加 Cabernet Franc 的比例,並且會加一點 Petit Verdot 或 Malbec。

Clos Manou(2016,$3,180 / 6 Magnum,Riepenau)第一個年份只釀製了 600 枝,大約是一半的 Cabernet Sauvignon(45%)、一半的 Merlot(45%),再加 Cabernet Franc(6%)及 Petit Verdot(4%)。

Chateau le Thil Comte Clary(2016,$3,780 / 12 枝,Cru)主葡萄是 Merlot,但 2017 年份開始,加入了 Cabernet Franc。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