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貼地氣

副刊版 2020/09/16

分享:

《花木蘭》在內地公映的反應,一如所料只算一般,票房簡直可用失望來形容。首個周末收入一般是最有指標性的,但四天包括周末票房,只得一億六千多萬元(人民幣,下同),遠低於其他真正大片的一個周末就過五億元的標準。而且最新數據顯示,周一開始,單日票房反被已上映有幾星期的《八佰》反超了。估計最終中國市場的總收,可能連六億元也達不到,遠低於預期。

觀眾也不買帳,加入了內地的觀眾評分後,豆瓣也只是由四點八升到大約五分(10分滿分)。美國人以為拍的可針對中國市場,及迎合全球女性自強角度的作品,但到頭來哪一邊都不討好——這可算是總體而言,許多觀眾的結論。

不計這些文化差異,以戲論戲,就只能說電影本身確是講故事差勁,特技動作場面也沒突破的吸引力。至於中文配音版也是其中一個重點批評,因為中國觀眾絕不習慣聽大批華人演員講英文,但演出時,其實演員是講英文的,因此配中文版時特別奇怪。

不過,最大的改動或不接地氣,應該是來自故事的主旨信息。如果中國傳統民間向來接受的花木蘭教訓是孝女代父出征,講的是忠孝。但這個荷李活版本,更多強調的,實則是女孩的成長及對自我潛能的發掘。一早說過,荷李活的東方神秘文化情結,要通過熟悉的西方故事去講,在此戲中,即為如何理解故事中「元氣」這一環(有元氣就有神力,這令整部片變成一部有超能力對抗惡方的東方超級女英雄電影),而依當中老女巫鞏俐和少女花木蘭的設定而言,果然就是用上《星戰》中原力來類比。女巫就是元氣的dark side,花木蘭變成了那被選擇的女戰士,顯然迪士尼與星戰在此接上軌,但卻和中國民間傳說脫軌。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