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銷售疫市升 回饋大眾有良方?

評論版 2020/09/16

分享:

新冠肺炎疫情下,零售業出現空前慘況,超級市場的銷售表現卻逆市上升,政府因此要求本港兩大超市百佳和惠康,在申領第二期保就業計劃後,須減價或向弱勢社群提供超市現金券,以回饋消費者。

然而,有關言論卻被指未能達到「保就業」的原意,更可能引發減價戰,禍及小商戶,亦有人質疑兩大超市是否需要政府補貼。除了減價以外,接受補貼的大型超市,還有其他回饋方法嗎?

根據政府統計處數據,雖然7月零售業總銷貨價值的臨時估計較去年同月下跌23.1%,但超市貨品的銷貨價值卻逆市上升26.5%。

在這情況下,消費者期望減價,乃人之常情,但當提出要求的是政府而非消費者時,卻引發了各種爭議。

超市長設優惠 難確保真減價

首先,不少超市已長期設有減價優惠,例如百佳每周有2,000件貨品減價,亦不時與信用卡公司合作推出折扣優惠。

有區議員擔心,有關措施一旦落實,大型連鎖超市會利用先加後減或儲積分作回贈等方法,令市民難以識別「減價」是出於計劃的補貼,還是恒常安排。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接受傳媒訪問時指,超市在申請計劃時須就減價及政府的監管方式作出說明;而創新辦亦會要求機構在提交第二期申請時,提供回饋顧客及惠贈非政府機構的建議書以供審視。這些言論固然是在向消費者派定心丸,卻也可能令人覺得政府干預自由市場。

超市本具優勢 減價恐趕絕小店

措施還令人擔心會變相趕絕小商戶。在海怡半島街市開檔的嘉嫂辦館負責人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財團入貨量大,來貨價較小店便宜,認為政府迫超市提供優惠,只會令小店雪上加霜。

上述檔主對超市優勢的描述,日本超級市場的經營者和理論家安土敏稱之為「廉價銷售基點論」,其主要經營特色是透過不斷推動降低價格,迫使供應商和競爭對手向消費者提供更優惠的交易,提高生產效率之餘,亦可以清楚明確的標價制度,讓消費者知道貨價和進行價格比較,超市則從薄利多銷中賺取利潤。

如果連鎖超市本來已具備價格優勢,政府要求其減價,自然令人擔心小店的生存空間。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關焯照接受傳媒訪問時便指出,政府出錢讓財團「保就業」,並要求推行減價優惠,會削弱小店競爭力,變相干擾市場自由運作。

的確,大型超市營運商擁有龐大的銷售額和網絡,有條件向供應商取得較低的入貨價、更長的付款期和名目繁多的服務收費,亦可採用低價政策,搶佔市場。

網店搶佔市場 威脅超市地位

根據消委會2013年公布的《雜貨市場研究報告》,按本港兩大連鎖超市分店的數目計算,在食品零售市場,百佳及惠康的佔有率分別為28.6%及33.9%,合計超越六成,份額不少。

然而,縱使超市擁有一定的市場優勢,其零售額在疫情期間亦有所增長,但疫情和近年的市場變化,也對其營運造成挑戰。

百佳的母公司屈臣氏(亞洲及歐洲)表示,由於近月貨品來貨價上升,物流成本增加,令成本上漲30%。雖然暫時未知這對超市有多大影響,但政府與超市討價還價時,的確不能單看銷售數據,忽略超市的成本變化。

再者,近年網購興起和小型超市成功突圍而出,也威脅着超市的市場地位。尤其在疫情下,網購需求大增,以本地網上購物平台HKTV mall為例,今年上半年定單總商品交易額達27.46億元,每日定單量亦增至2.98萬張,截至7月,日均定單量為3.63萬張,定單交易額達6.2億元。

另一方面,以主打平價食品及零食的759阿信屋於2010年底開業後,以高速擴張模式經營,由於業務有一定規模並以平價招徠,對原有的市場生態帶來不少衝擊。

回饋方式多 流動超市助抗疫

簡言之,即使超市在疫情下銷售額仍有上升,但成本上漲、網購及其他小型超市崛起等因素,均對其經營構成壓力,要求其提供大額優惠,未必如想像般容易。

不過,大型連鎖超市回饋社會的方式,不止減價一途,在其他方面協助市民抗疫,也是可以考慮的路徑。加拿大初創公司Grocery Neighbour最近因應疫情,將貨車改裝成流動超市,設有特定路綫、時間表及手機應用程式。流動超市限制每次最多5人上車,顧客從車尾上車、車頭離開,車上設有消毒設施,確保不會交叉感染。政府可考慮要求超市參考同樣方式,協助市民抗疫。

無論如何,保就業計劃的原意始終是幫「打工仔」保住飯碗,故政府在與兩大超市商討時,或可多考慮廣大僱員的福祉,若最終決定以減價方式回饋社會,也應考慮如何平衡其他小商戶的利益,以免間接將他們迫上絕路,變相令這些商戶的僱員失業,造成反效果。

政府要求兩大超市須減價或向弱勢社群提供超市現金券,回饋消費者。(資料圖片)

欄名 : 國是港事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