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拉丁票 拜登播歌擺身爭搖擺州

評論版 2020/09/18

分享:

前天在新聞中見到,為爭取拉丁裔選民,拜登在競選活動拿出手機,對準麥克風播放很紅的西班牙「神曲」《Despacito》,還跟着節奏輕輕擺動了幾下。除了目不轉睛看看這位77歲總統候選人搞甚麼,我更留意他身在何處。果然,是佛羅里達州!雖則有點突兀,但拜登選擇在佛羅里達這個非常關鍵的搖擺州,把身體也搖擺起來,不會是興之所至,實乃有備而來。

每屆總統候選人必爭佛羅里達,成功奪下可拿到29張選舉人票,即贏得270張當選所需票的一成有多。近30年以來,誰贏佛州,誰得天下,都能入主白宮。

拜登佛州拉票 播放西班牙「神曲」

至今民調顯示,拜登在大部分搖擺州大致上分別領先幾個百分點,唯獨佛羅里達州,特朗普支持率和他差不多。該州被稱作「終極搖擺州」,州內拉丁裔選民可能是今屆「造王者」。就在兩天前,特朗普在Twitter吹噓自己曾從邁阿密的古巴人獲得一項榮譽--豬灣獎(Bay of Pigs' Award)。雖然媒體都找不出是甚麼獎,總之就是侵侵爭取佛州拉丁裔選民的把戲。講到這裏,有需要介紹一下何謂美國拉丁裔,當中怎樣分?誰支持民主黨?誰捧共和黨?

拉丁裔全稱西班牙裔及拉丁裔美國人(Hispanic and Latino Americans),西班牙裔並非狹義指從西班牙移居到美國的人,而是指西班牙及葡萄牙殖民者在美洲與原住民通婚而生的混血族群。上世紀,大批這類族群從美國以南的拉丁美洲國家如墨西哥,加勒比海地區的波多黎各及古巴等移民美國,他們以西班牙話為母語。既然來自不同國家,就不是一個統一整體,各有各訴求,凝聚力每每不及美國非裔黑人。

2018年,美國拉丁裔人口約6,100萬,佔全美人口18%,超越佔12%的非裔,成為美國最大少數族群。其中墨西哥人最多,佔拉丁裔逾60%,聚居新墨西哥州、德克薩斯州為主;其次是波多黎各人,佔大約10%,集中紐約州;第三是古巴人,佔逾3%,即210萬人左右,多數在佛州。不同州有不同拉丁裔主流,例如德州,墨西哥人多達8成以上,佛羅里達則以古巴裔較多,因為近古巴。

這3個族裔政治觀點不盡相同,即使同一族裔,有人支持共和黨,也有支持民主黨,並未像黑人那樣一面倒支持民主黨,一般的說法,近8成非裔支持民主黨的拜登。部分拉丁裔亦較傾向民主黨,支持大政府,主張政府負擔多些福利,提高最低工資、全民醫保等,原因是他們多數從事低端服務業及體力勞動工作,相對較貧困。這類人具有社會主義情結,尤其支持民主黨內左派代表人物桑德斯。桑德斯在民主黨內總統初選敗北,已經表示支持拜登。拉丁裔中的墨西哥人,部分對特朗普亦沒好感,不滿他大喊在邊境築牆並限制移民。

不過,拉丁裔選民亦有很多支持共和黨,他們大多是虔誠天主教徒,社會倫理上較保守,重視家庭、反對同性戀、反對墮胎,這些方面與共和黨理念相當接近。

另外,拉丁裔中的古巴人,很多支持共和黨而不支持較左的民主黨,因為他們多數是不滿卡斯特羅共產政權逃離古巴的人,去美國就是為了在資本主義和市場經濟下生活,所以不大會支持民主黨,由於古巴裔美國人多數集中在佛羅里達,那兒為共和黨貢獻不少選票。

佛州29張選舉人票 1/4人口拉丁裔

佛州人口2,100多萬,5成幾是白人,約1/4是拉丁裔,即500多萬人,當中古巴裔佔了逾3成,即約200萬人。例如邁阿密-戴德縣,擁有州內三分之二古巴人口,曾有民調顯示那裏近7成人支持特朗普。佛羅里達的拉丁裔中,雖然單一最多是古巴裔,但非古巴裔的加起來有300多萬人,拜登正在努力爭取的便是這批選民,因為如果他贏了佛羅里達州29張選舉人票,其他幾個搖擺州輸一些給特朗普還是有勝算。

但拜登的路也許不易,特朗普上台這幾年,並非簡單的以得罪了拉丁裔人可以概括。在2018年中期選舉,拉丁裔共和黨參議員和州長成績仍保持,究其原因,表面上特朗普雖然反移民,但他主要是反對非法移民,贊同合法技術移民,得到一部分拉丁裔人認同。外交上,特朗普推翻奧巴馬同古巴關係正常化的政策,並加大對委內瑞拉的制裁,都獲得佛州內反古巴及反委內瑞拉的拉丁裔人支持。更重要是他當選以來,拉丁裔失業率下降,收入亦上升,是令拉丁裔中間選民靠攏,擴大支持的重要因素。

可以預見今年最重要的選舉戰場之一,在佛羅里達州。拉丁裔之間由於社群分化、社會地位差異大,並不是鐵板一塊,選民的變數一直在影響政治生態。當民主黨一路打着黑人牌時,口沒遮攔但老謀深算的侵侵,背後在積極尋覓拉丁舞伴。

當佛州民主與共和兩黨白人票及黑人票不相伯仲,亞裔票只佔數個百分點又不成氣候,拜登需要依靠當地非古巴裔選民,奪取這個「終極搖擺州」,鋪平入白宮的路,但路難行,搖兩下身體又算甚麼舞?我還感覺不夠看頭哩!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