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財赤紓困難 派錢不如多放假

評論版 2020/09/18

分享:

「行政主導」的特區政府每年最萬眾矚目的施政報告,近日正式開展諮詢。不少政黨均如往常主張再度「派錢」紓困。但在政府當局礙於財赤、基本法要求公共開支「量入為出」、香港經濟規模又不足以支持政府大規模發債的前提下,如何「不花錢地派錢」,或者用社會福利學語言「如何動用最少的社會資源,達到最大範圍的紓困效果」成為近日朝野最棘手的課題。

同時,各大正在草擬來年政策建議書的民間團體,在這一刻亦必需要自我反省:為甚麼幾年前,政府錄得財政盈餘時,自己在主張派錢;今日政府陷入財赤困境時,又是主張派錢?背後的宏觀經濟邏輯究竟是甚麼?再退後一步去想:今時今日,香港社會與特區政府之間的財務關係,又是否健康和有可持續性?

與民休息 免浪費行政資源

如何在動用最少政府財政資源的前提下,讓經濟最大程度上復甦,應該會是今次施政報告的主要議題。雖然香港是外向型經濟,但我們能自行調節的經濟環節,還是只有本地人的投資和消費量和方向。所以,今次可能提出的新政策中,必然會有不少是以鼓勵香港人增加消費為目的。

至於其他民生議題,亦應採取類似的無為而治、與民休息方向,避免像上年度那樣向立法會提出具爭議性的議案,以免浪費行政資源和再次激起市民對政府的不信任,模糊了「齊心協力令經濟復甦」的工作重點。

增加假期 刺激消費紓怨氣

說回今屆施政報告可以怎樣「不花錢地派錢」,其實不難,我在今屆和上屆政府均曾倡議、亦先後獲採納的措施,就是放假。例如2015年時抗戰勝利紀念日的「愛國特別假」,和現屆政府今年初提出的「勞工假由12日加到17日」。

7月時獲立法會一致通過的「法定產假由10周延長至14周」雖不是以消費為思考核心,但亦是同樣套路。以後還能做的,就是將法定打工仔有薪年假的數目加到18日,和公務員體系看齊。

用政策手段鼓勵市民多放假的好處是,此類提案在議會中的反對聲音極少,是改善行政立法、不同政見市民之間關係的速效良藥。在執行上,放假對因抗疫工作已疲於奔命的特區官僚體系而言,行政的步驟比派錢還要少,經濟上更是高效。

首先,在開關之前,市民放假外出消遣,可大幅改善餐飲零售和酒店等勞動密集(labour intensive)而疫情期間最受打擊行業的經營環境。在「開關」後,港人外遊消費又能挽救垂死邊緣的航空及旅遊業。

這樣不用耗費公帑,就可以用市民的錢紓緩其他市民的經濟壓力,而且娛樂類消費又能同時揮發怨氣。對於陷入財困和急需解決深層次矛盾的特區政府而言,在今年施政報告大搞放假,可說是無往而不利,四兩撥千斤。

提出增加假期,議會內反對聲音少,亦可刺激消費,又能同時消解怨氣。(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香港都會馬球隊創辦人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