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G光陰不再 特朗普卻還有時間

評論版 2020/09/21

分享:

特朗普雖然常被批評,至少是來自民主黨及中國人的批評,但他執政近4年,隨時將影響1至2代美國人,也不能不說句人算不如天算。除了影響下一代,他本來還影響着一位87歲老人令她不能退休,但這位老人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人稱RBG)大法官剛在周末辭世,舉國哀悼,白宮在黑夜中亦即時下半旗。

金斯伯格曾向人表示,如果2016年是希拉莉當選,自己早幾年就退休了,但侵侵上台,她一定要捱到侵侵下台,不能退休,即使疾病纏身,前年還摔斷肋骨:「我最大的願望,就是不會在新總統就職之前被人取代。」在美國大選白熱化之際,她還是懷着遺憾走了。

RBG辭世 特料任命保守派大法官

正如本欄曾指出,美國最高法院由5名保守派大法官,和4名自由派大法官組成,RBG過世,大法官位置出現空缺,特朗普短期內極可能再任命1名保守派法官,使最高法院進一步「右傾」,過程中自然成為11月大選最新爭議,長遠則對美國下一代產生深遠影響。

RBG屬於自由派法官,1993年被克林頓提名進入最高法院,成為第二位女性大法官。她一生追求公平正義,為女權奮鬥,被很多人視為偶像。

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傾向和判決,對美國的政治,以至特朗普個人命運都有深遠影響。我以前也提過,官司纏身的他及其政府,如果有重要官司日後打到最高法院,有多一兩個「自己友」法官有好無壞,雖然沒有保證他提名的法官會聽他枝笛。2000年總統選舉,小布殊和戈爾在佛羅里達州的票數有爭議,最高法院裁定重新點算選票的過程違憲,亦禁止再重點,最終戈爾認輸。

特朗普上台前,最高法院有8名大法官,保守派和自由派維持平衡。他上台後立刻提名保守派大法官戈薩奇(Neil McGill Gorsuch),接替前一年斯卡利亞(Antonin Gregory Scalia)去世的遺缺。81歲的甘迺迪(Anthony McLeod Kennedy)退休,又給特朗普機會,提名了備受爭議的卡瓦諾(Brett Michael Kavanaugh)接替。最高法院保守派與自由派大法官比例,現在是5:4。金斯伯格去世後,特朗普倘再提名一位保守派,那就變成6:3了。在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任期沒有年限,只有去世、退休、辭職或者遭到國會彈劾才會離職。

根據媒體報道,特朗普的大法官潛在人選清單中,比較熱門的是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她今年只有48歲,之前任命的卡瓦諾,也只是55歲,隨時可做幾十年,就算拜登當上總統,最高法院仍會是共和黨提名的保守派天下。即使特朗普11月連任失敗,他仍然有機會任命3位大法官,美國史上少有,說不定成為執政最大政治遺產,間接為美國未來幾十年社會各層面政策的價值取向,帶來深遠影響。

金斯伯格屍骨未寒,共和黨早已迫不及待。特朗普表示「有這個義務(替補大法官),而且不能拖延。」共和黨現在控制了參議院,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ell McConnell),即我們熟悉的美籍華人、美國運輸部長趙小蘭(Lan Chao)的丈夫,已立刻發表「似有還無」的聲明,總之媒體的解讀是:配合特朗普。以今天計,距離大選日僅餘43天,特朗普能成功將一名保守派大法官送進最高法院嗎?

大選前提名當然可以,之後參議院司法委員會需對被提名者進行聽證會,委員會同意後,候選人方可接受全院表決。現在司法委員會也是共和黨佔多數,但不少參議員忙於自己連任的競選。當然,共和黨「吹雞」,自然就「返歸」。但返歸未必有用,雖說距離大選有43天,但據資料顯示,參議院正常會期只有大約20天,如果不臨時加插會期,要通過司法委員會的聽證會和表決,再通過全院表決,能夠嗎?

大選前提名可以 確認繁複難趕及

以現屆各位大法官為例,從提名到獲參議院確認,分別需時50天至107天,一般都要60多天。即是在大選日之前,成功增加一名保守派大法官,幾近無可能。

然而,在特朗普本屆任期結束前就有可能。這屆總統任期到明年1月20日,國會會期則在1月3日結束。即使特朗普在11月3日前,不能成功將一名大法官送進最高法院,即使他連任失敗,即使共和黨選舉後失去參議院控制權,也沒有問題。只要共和黨仍控制的參議院,在明年1月3日或之前辦妥這樁事就可以了。

按慣例,最高法院大法官可以從博物館藝術品收藏中,挑選自己喜歡的作品擺放辦公室。大多數法官的選擇都「四平八穩」,例如風景畫,或國父華盛頓肖像等。金斯伯格則特別一點,喜愛簡約風現代藝術,例如美國藝術教育家亞伯斯(Josef Albers)著名的極簡主義作品《向正方形致敬》(Homage to the Square)系列。熱愛創作幾何圖形的亞伯斯,運用常見的正方形,層層相扣,融合色彩的漸變,讓人發現或者找回一直被忽略的東西或感覺,就像金斯伯格對女性平權的堅持。她辦公室的畫作,不知新法官會否繼承,抑或被送回博物館藏起?

美國最高法院保守派與自由派大法官比例,現在是5:4,隨着RBG金斯伯格離世,料特朗普將提名一位保守派。RBG一生追求公平正義,為女權奮鬥,在她走後,最高法院外放滿悼念品(圖)。

美國最高法院保守派與自由派大法官比例,現在是5:4,隨着RBG金斯伯格(圖前右二)離世,料特朗普將提名一位保守派。RBG一生追求公平正義,為女權奮鬥,在她走後,最高法院外放滿悼念品。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