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境混合模式教學 須兼顧3課題

評論版 2020/09/21

分享:

按教育局建議,中小學和幼稚園約一半學生本周可以開始回校上課,其餘學生則待再下一個星期亦陸續重返校園(包括多間大學)。然而,由於疫情終究未完全「斷尾」,也有聲音質疑此舉過於急進。

校園環境 學習待人處事

不過,這類聲音多數亦同時批評,上周才完結的普及社區檢測計劃沒必要進行,因為「社區疫情已見底」云云——箇中矛盾之處,在於既然認為疫情已見底,便應該在校方配合下,盡力安排同學回到課堂環境學習。事實上,在今年5月尾首度復課前的一星期,香港也仍有單位數的確診個案(當時以香港居民返港後確診為主,並非獲豁免人士感染);此一時彼一時,可見這類近乎本能反應否定而未有深思之論調,根本未有考慮學生的整體福祉。

相對於長期面對電腦熒幕遙距涵授,學生在班房環境學習,表現往往較佳:尤其香港的生活環境狹窄,很多同學在家中確實難以集中精神上課。此外,英國索爾福德大學(University of Salford)2015年的一項著名研究顯示,經悉心設計的課室能令學生學習表現提升16%——失去了課室學習的機會,這16%的進步和潛能,亦很可能隨之失去。更重要的是校園為同學們提供了人與人互相交流的環境,讓他們學習待人處事的道理。

盡管課室學習有其優勢,但為免學生再因疫情反覆而令學習進度突然中斷,全球教育工作者正在努力研究「混合模式教學法」(mixed-mode teaching),當中除了探討老師怎樣能夠有效支援在家學習之外,也包括如何處理部分學生在課室而另一些在家使用電腦的問題,例如:境外學生和本地學生若要一同上課,老師需要作出哪些特別安排?

網課軟件 宜做多手準備

從解困角度,綜合過去大半年業界紀錄與筆者在大學的經驗,疫情下的混合模式教學,必須兼顧至少以下3大課題:

(一)軟件怎選擇——盡管目前許多老師和學生都在使用由谷歌開發的教育網絡服務,或是透過Zoom來上課,但在中美摩擦持續升溫下,所有用戶也得有心理準備,美國總統特朗普有可能忽然心血來潮,宣布禁止為某些地區繼續提供這些服務。另一方面,在內地「超級防火牆」(The Great Firewall)政策下,校方也需要準備學生未必能使用Zoom等服務,(即不能假定內地學生一定能「翻牆」進入香港的教學系統)。何況,內地在未來一段短時間內,亦很大機會研發一套配合中國學生需要的遙距學習系統,從而毋須再依賴美國的軟件服務。

就算撇除政治層面考慮,純粹從科技角度分析,校方目前推動混合模式教學,也得有多手準備:雖然谷歌和Zoom有「先行者優勢」(first-mover advantages),但隨着疫情發展,肯定有其他網絡視頻會議應用程式加入競爭(如思科Webex)。汲取前人經驗,一眾「後來者」往往有可能提供更切合教學需要的服務。正因如此,政府當局與學校管理層不應一窩蜂投資在某單一系統,現時宜分散投資、多作嘗試——換言之,所謂mixed-mode,也包括混合不同軟件和應用程式,按不同課程使用不同軟件。

版權歸屬 保障學生私隱

(二)版權和私隱——另一個暫時仍較少人留意的問題,是個別老師在課堂內使用的教材,以至整場演講本身,法律上的知識產權屬老師所有。從保障教職員角度,校方有必要在諮詢法律意見後,提供統一的免責聲明書,讓老師在教學前預先上載,表明版權誰屬,並提醒報讀該科學生,在其他場合使用老師的影片或教材之前,必須先得老師的書面同意。萬一有不法之徒盜用了明星級教授的課堂錄影,在其他平台播放以圖利,校方要追討損失亦會較為容易。

與上述相關的另一法律課題,乃是學生私隱——於網絡平台授課,其本質猶如在實體班房內全程錄影。因此校方必須在上載的免責聲明書訂明,學生於上課時將會被錄影,而所收集到的個人資料,則只會用作入學文件中已指明的學術和行政用途,從而釐清校方在轉用混合模式教學後所增加的額外法律責任。

教學相長 注重眼神交流

(三)課堂內互動——有關網上授課和混合模式教學,最多人討論的課題,往往是學生不喜歡露臉上課,而這亦是跟實體上堂最明顯之差異。現時較為有效的做法,是老師在同學們報讀時已經表明,要求學生上課時須全程露臉,同時解釋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最低限度也得面對對方,然後學習時方會有對等溝通,達到教學相長,而不是隱藏者恍似高高在上。

然而即使同學願意露臉,但老師若欠缺眼神交流,也會令部分學生被忽略而減低教學成效。較常出現之失誤,是由於混合模式教學時,有部分同學在班房而另一部分在網上看電腦熒幕,老師會下意識習慣只關顧課室內的學生,卻忘記常常「望鏡頭」——當然,要「平均分配眼神交流」,老師們可能要接受電視節目主持或專業司儀訓練,教師們一時三刻未必能達到如此水平,不過老師總得緊記:同學們畢竟天天看KOL節目,因此定會以此來比較老師在網絡授課時的表現。

敏感話題 適時暫停錄影

最後還有「分階段暫停錄影」這項必須掌握的技巧:有老師們發現,當談及一些相對敏感的課題時,部分學生會非常介意被錄影——因此在分組討論和Q&A環節時,老師宜宣布暫停錄影,鼓勵學生放心發表自己的想法,待老師總結時才重新錄影,以提升教學成效。

留意以上全部課題皆以一般學生為對象,也就是尚未考慮跟特殊教育有關的問題。現階段共識,是特殊教育始終必須以人為本,混合教學比較難達到預期效果,所以重點須先放在如何提供在家支援。

為免學生因疫情反覆而令學習進度突然中斷,全球教育工作者正在努力研究「混合模式教學法」。(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欄名 : 國是港事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