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疫情感悟

副刊版 2020/09/22

分享:

趁市道開始回復,各種活動和發布會又如常了。許多人是足足一年沒露面了,都有種生活重啟的新階段感覺。藝術家比較敏銳,談到的話題,也可更為思想性。譬如見到賈樟柯,他提及疫情時期的日子,真是多多感慨。

原來,他也和很多人一樣,過年回家,後來也到處封城,結果是足足在老家山西留了兩個月,是去北京讀書及闖出名堂後,第一次在老家待那麼久。不過思考還是銳利的,他說這陣子,哪裏都去不了,真深深感受到之前十幾年間,全球化之厲害程度。他說,早大約十多年前,他拍《世界》,主要場景是深圳世界之窗,故事的背景,是中國人看世界,剛面對全球化的衝擊,去表達當時的焦慮。到如今,他覺得中國人的焦慮,卻是對全球化突被中斷的焦慮。

而許知遠則感歎(他近年憑訪談名人節目突然出圈走紅,成為當今中國最有名知識分子),之前變成國際流浪,因為本來只是去馬來西亞一陣,但過年時,內地疫情開始嚴峻,他不清楚情況,想睇定才回來,結果,就變成由馬拉去日本,日本又轉夏威夷,上兩個月才回到中國。他說真有種回不到家的感覺。而同樣,這種中國人還可隨處走的日子,是否又暫時結束?同樣結束的還有對世界的開放態度?

另外還見到著名行為藝術家張洹(他的紅色肌肉人造型確是經典,好多人說Lady Gaga都係抄他),他趁疫情穩定些,七月就去了西藏,反而享受脫離人群,去到極端高度的無人區。當然,一場疫情,改變了生活中好多習慣。九月剛好俄羅斯冬宮他有個大展,他都不方便去了,但又覺得不是壞事。他說,半年下來,都真習慣了新的社交及網絡生活,還啟發到,以後創作要往新媒體及社交媒體方向發展。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2020/11/17
4982億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