爐香到爐灰

副刊版 2020/09/23

分享:

不知為何,常常戲都未上映,內地對話題作品就先出了各種影評,最近是有關許鞍華的《第一爐香》。也不清楚是否真演得那麼差,抑或外形氣質與角色設定不討好匹配,罵的評論中,又極大部分衝着男女主角彭于晏及馬思純。有的就直接說馬怎麼就肥得那麼厲害?又或者,銀幕上的誘力,還不如演她姑媽的俞飛鴻(這卻倒合了原著中兩個女人的鬥法)。

確不知是否導演的原意,真會影響投入及創作力。因為一早聽聞的已經是:許鞍華其實不太想再拍張愛玲了。但她也曾拍過兩部呢,最早是《傾城之戀》,而後有《半生緣》。前者她坦言拍得不好,沒有好好把原著理解。至於她對上海,也是有種頗典型的香港創作人的獨特關注,甚或好奇。她很早就到上海拍戲,之前有《上海假期》、《姨媽的後現代生活》。今次《第一爐香》,雖然是香港故事,可也是講上海女子的香港傳奇。

不拍不拍還須拍,之前對原著一大疑問,是中篇較短,感覺發展不成劇情長片,於是做了個大膽決定,讓著名上海作家王安憶去編,足足加了半部戲。因為威尼斯影展回報,影片前大半一個小時,基本上就是張愛玲原著再現。而原著結局是止於男女主角逛街及女主角道出她的妓女比喻。

但新加入的續寫,則加長了近半個小時,細節交代了二人婚前婚後的各懷鬼胎,渣男更渣,浪女更浪。就是創作了一個華麗的表面故事之後的醜惡蒼白現實。

這看來確有點任性,因為張愛玲的世界,總是點到即止、分寸距離,留些面子或餘音,聞的是爐香。到王安憶、許鞍華版,忽就添了現實的茶米油鹽煙火敗絮,將生活的折磨都呈現眼前,碰的是爐灰,倒想看看。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