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干預司法 周六提名大法官的聯想

評論版 2020/09/28

分享:

特朗普一如所料正式提名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為最高法院大法官,他是在當地星期六傍晚公布此決定,令我聯想起有名的「星期六晚大屠殺」事件。1973年10月20日星期六,隸屬司法部的「水門事件」特別檢察官考克斯(Archibald Cox),要求牽涉該案的尼克遜總統交出案中錄音帶。尼克遜拒絕,還叫司法部長炒掉考克斯,部長及副部長都拒絕而辭職。美國媒體冠之以「大屠殺」這樣的標題,尼克遜的做法引起軒然大波,「水門事件」引發的憲政危機愈陷愈深,最終結果大家都知道,尼克遜在國會彈劾壓力下黯然辭職。

這件事,和特朗普提名巴雷特都在星期六發生,事件性質固然不可直接相提,然而想深一層也有共通之處。尼克遜擺明干預司法人員不要在當時查他,而特朗普則較長遠,安插保守派「自己友」大法官入最高法院,暗地裏干預他們在判案時,維護共和黨保守派理念。雖然正如我曾經說過,大法官坐正之後睬不睬你是另一回事,反正無人可以炒做一世的大法官魷魚。

特安插保守法官 金斯伯格之過?

美國口說標榜三權分立,其實在某些形式上,行政一直干預司法,只不過在暗裏。不單共和黨安插法官,民主黨當然亦有。《紐約時報》周末有篇報道,對於我這種探求內幕的人,可讀性比其他新聞都來得高。在題為《The Quiet 2013 Lunch That Could Have Altered Supreme Court History》的文章,暗指特朗普又成功為共和黨安插大法官這件事上,是剛離世的金斯伯格一手造成的。

報道指奧巴馬早在2013年,邀請金斯伯格和他共進私人午餐,為免被批評行政干預司法,這次飯局刻意低調。奧巴馬當時想勸退重病纏身的金斯伯格,提到2014年中期選舉民主黨可能輸掉參議院給共和黨,那麼他提名年輕大法官就會有阻滯,言談間暗示她把位置讓出來,好等民主黨提名一位較年輕的自由派大法官入最高法院。然而當時已經80歲、並且患過兩次癌症的金斯伯格明確拒絕退休。最終拖到特朗普意外當選,今天更導致連巴雷特在內,保守派將得以在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中佔據6席,是自由派1倍。

在美國,不單行政企圖干預司法,立法亦干預司法,當然非指干涉如何判案,是指參議院多數黨協助安插法官,或者否決少數黨提名的法官。自1789年華盛頓就任總統到2018年的200多年裏,各屆總統一共向參議院提交了164個大法官審議案,當中有各種原因重複提名的,所以實際被提名的是144人。在164個審議案中,有126個被參議院批准,最後加上其他原因,實際成為大法官的只有114人,不少人被阻撓。

其中一位被否決的,是博克(Robert Bork),他獲得尼克遜提拔出任代理司法部長,執行了開除「水門事件」特別檢察官考克斯的命令。後來,同屬共和黨的列根上任,提名博克當最高法院大法官,受民權組織和女權運動者抵制,指他在種族平權及墮胎等多方面非常保守。在參議院聽證會上,他回答為甚麼想成為大法官時,回答說是一場學術的盛宴(It would be an intellectual feast)。這答案出事,被指印證了他不關心民間疾苦,大部分輿論不看好他,結果他被民主黨控制的參議院否決了。值得一提的是。在符合規程的聽證及投票中,有6名共和黨議員倒戈反對他,也不只是民主黨在阻撓。列根後來提名的另一位大法官甘迺迪(Anthony McLeod Kennedy),則獲得參議院接近一致同意,也可以說民主黨沒有簡單地因黨派立場而阻撓總統提名。但如果相信每一次兩黨都根據理智和客觀,審視總統的法官提名這個憲法賦予參議院的權利的話,也未免流於天真。

麥康奈爾唱雙簧 助確認各級法官

今次與特朗普唱雙簧合作送巴雷特進最高法院的,是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他在參議院混了35年,隨着黨內位置愈高,立場愈來愈右。2002年出任共和黨黨鞭、2015年成為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後,他開始全面阻撓奧巴馬的聯邦各級法官任命聽證。奧巴馬最後兩年任期,只有18名地方法院法官和一名上訴法院法官得到確認,是杜魯門以來最少。相比老布殊、克林頓等最後兩年有50多至70名地方法官,10至15名上訴法官確認差距甚大。

特朗普2017年就任,麥康奈爾以高速效率填補奧巴馬任內遺留的空缺。在聯邦三級法院共通過了200名保守立場法官的任命,平均每個月批准5名法官。由於麥康奈爾的加持,曾經當過他議員實習生的一名法官,一年連跳兩級,當上巡迴上訴法官。特朗普曾向人透露在任期結束前,希望爭取到提名300名保守派法官進各級聯邦法院。

麥康奈爾沒有權提名法官,特朗普有,大家就合作一下。麥康奈爾借特朗普把保守、年輕法官安排到各級聯邦法院,以保證美國法院保守派理念不變。特朗普本來就沒有所謂,但他需要的是共和黨保守派及虔誠教徒的支持票,於是從保守派人士提供的法官名單點將,再交予麥康奈爾通過。

共和黨透過各級保守派法官的判決,維持美國社會的右翼力量。去到最高法院層面來說,可以做到的包括通過判例,增加擁槍權、改變同性婚姻政策、甚至取消平權法案、給予特朗普更多權力等等。至少在短期內,如果11月大選結果有任何爭拗,都是最高法院來決定的。如果你是特朗普或麥康奈爾,會歎慢板嗎?

特朗普(左)在上周六正式提名巴雷特(右)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將令高院的保守派法官增至6位。(路透社圖片)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