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島湖往事

副刊版 2020/09/29

分享:

農夫山泉能否令鍾睒睒長時期成為中國首富都好,這種低調但極富爭議經歷的創業者,確實是中國過去三十年的致富傳奇縮影。非常野蠻生長,曾經一敗塗地,有點勇悍手段,但當看準機會,抓住風口和順着大市場需求,創出不是人人都能複製的奇迹。

來自浙江諸暨(西施故鄉),之前鍾睒睒到海南島的硬拼和失敗也是略有所聞,趁海南建經濟特區,記者出身的他,先是想去搞報紙。拿不到出版號,就轉行賣過各種東西:窗簾、海鮮、口服液、養生丸,是最後者的保健食品令他賺得第一桶金。

有次去千島湖,本意是想去買酒廠,生產酒類產品。事實上,現在千島湖周邊是有不少釀酒場,許多杭州開發的啤酒,特別是近年流行自製精釀啤酒,都強調用的是千島湖的水,可知在許多人心目中,千島湖的水質像是種保證。

原本想製酒的鍾睒睒,說喝了千島湖的水,他的啟發就變成賣水。不過,千島湖的歷史本身也是傳奇,更值得一記。

去年已通高鐵,由杭州等江浙城市過去,縮減到一小時左右。現在圍湖邊第一綫面江的,都是豪華酒店。在這些現代化與高級旅遊消費之前,它有着更隱密的傳奇。除了是一九九四年發生的那段台灣客被打劫及燒死的新聞外(那是好多人第一次聽到千島湖這名字,也是中國新聞史的極重要案例),更好奇是它那已沉進湖底的淳安古城。這裏以前沒有湖,只有新安江流過的小縣城。一九五四年中央宣布要在此建水力發電站,先後遷移了兩個縣城三十多萬人,其後封山改河,水平上升,把幾百年的古村都永遠沉下水底,最近有紀錄片拍了潛水重訪這些水底遺址的畫面,好多屋宇牌匾保存完好,像水底世界,相當感懷。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