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唱愁? 黑奴爵士樂與嘻哈啟示

評論版 2020/09/30

分享:

昨天提到新奧爾良是爵士樂(Jazz)發源地,而爵士樂是黑奴音樂演化而來。在美國有人這樣說,身為黑人,只有在打籃球或者唱歌玩音樂有成就時,人家才會認同是美國人,否則平平凡凡,實現「美國夢」的階梯非常狹窄,莫說出人頭地,擺脫貧窮也有困難。

「Jazz」這個字在20世紀才出現,之前叫Jass,來源沒有確切說法。有說源於法文,說來自新奧爾良紅燈區女子茉莉花(jasmine)香水味,或者源於現已過時的俚語jasm,意思是充滿活力、朝氣,亦有說帶點俗,難登大雅之堂。然而,Jazz今天已被廣為接受,惟黑人卻不是。

非洲拉丁音樂結合 黑奴藍調訴苦

19世紀初,美國人從拿破崙手上買下新奧爾良在內的路易斯安那州,令全國領土增倍。新奧爾良成為美國最主要港口城市之一,海路運輸發展也帶來大量非洲黑奴和非洲音樂,尤其是西非。很多黑奴由非洲被運到美洲,最先目的地是中美洲,於是不同非洲音樂結合了拉丁音樂,出現新的音樂文化。黑奴在美國落腳後,逐漸形成自己的音樂體系。在辛苦為白人耕田勞作時,哼起後來被稱為Blues(藍調)的work song,內容有關奴隸生活,以田間吟唱來解脫內心痛苦。

在新奧爾良,今天仍有「剛果廣場」,當年逢星期日,黑奴們在那裏相聚,找尋一份叫希望的快樂。他們帶來了不同的歌唱、舞蹈和樂器演奏風格,交滙糅合成新的音樂方式。

美國黑人音樂的興起,除了靠黑奴,還有Creole(克里奧爾)人,即歐洲殖民者和黑奴所生的混血人種。在美國從法國買下路易斯安那之前,Creole的待遇和白人一樣,接受高等教育,一些還到歐洲接受西方音樂培養。當美國人買下這片土地後,所有Creole一律被視為黑奴,被迫與黑奴一起生活。美國解放黑奴後,這些黑人和Creole變成自由人,但仍然很難在白人社會立足,其實今天的境況也類似。他們找不到好工作,有人於是組建樂隊演出謀生。

新奧爾良作為繁忙的通商港,自不然有大量娛樂場所供人消遣,帶動更多黑人投身音樂。黑人音樂中的Blues,結合Creole的西方音樂等元素,當中注重在腦海即興編音樂,來自西非的這類創作形式,新奧爾良的黑人音樂家們,逐漸創造出新的演奏方式--爵士樂,即興獨奏和集體合奏相結合的演奏方式。

一般由數人組成的樂隊,選定一首樂曲後,便開始即興配上和聲及其他變化,所選的樂曲可以是Ragtime、Blues……1920年代,大量黑人從南方遷移至芝加哥等大城市,當中包括許多爵士樂手,在芝加哥演出謀生,爵士樂得以更廣泛傳揚。

人都求變,所以世界在變。今天,另一種在上世紀90年代極受歡迎的音樂Hip Hop(嘻哈),成為主流音樂一部分。在美國最重要的音樂獎格林美獎5大音樂類別,與Pop、R&B、Rock及Folk並列。這種說唱音樂,乃非裔樂手強項。

前幾天剛剛有新聞,當今美國最火的嘻哈天后、「重型黑珍珠」Lizzo,成為歷來首個黑人大號女性登上有「時尚聖經」之稱的美國版《VOGUE》雜誌單人封面。這位Rapper能夠被美國版《VOGUE》主編,電影《穿Prada的惡魔》主角原型、時尚界女王Anna Wintour看中,也不簡單了。去年,Lizzo就已登上《VOGUE》英國版封面,成為史上首位登上4大版本《VOGUE》封面的女歌手。

200多磅、32歲的Lizzo,從小到大聽了太多次被叫「肥婆」,被各種難聽的說話攻擊。最後她想通,苗條與否並不能反映幸福程度,於是她決定好好愛自己,做自己喜歡的。在事業上,3年前憑藉一首《Truth Hurts》(https://youtu.be/P00HMxdsVZI)一炮而紅。《時代雜誌》曾評選她為年度女歌手,她在今年獲得8項最多的格林美提名,最終成功揮低4大天后,勇奪「最佳獨唱歌手」。黑且胖,仍獲得主流市場認可,是市場花招?或者Black Lives Matter壓力?也許的確有實力。

有評論說她的音樂像一股清流,激勵人心:「就像當我坐在麥當勞外停車場痛哭流涕時,那個安慰我,說親愛的,一切都會沒事的人。Lizzo自己亦表示,想透過音樂給弱勢群體力量,告訴人「你值得最好的生活」。

爵士樂廣為接受 何時輪到黑人?

流行音樂從來是極具感染力,在不同時代反映不同訴求。黑人音樂和黑人音樂家,一直在借助音樂,進一步傳達對於種族和文化平等自由的意願。可以是爵士哀怨的訴苦,可以是嘻哈節拍抑揚的激勵。Jass演變成Jazz的故事告訴我們,所有具價值的事物,隨時間會成功,毋須心急亂衝。

至少有百多年歷史的Jazz,已廣為接受,融入主流,但是何時輪到黑人?抑或只有少數人方可以擺脫困境例如Lizzo?今天,黑人在巴士不再需要被迫和白人分開坐,但只佔全國人口13%的黑人,在美國白人社會真的會被平等看待?抑或作用只是大選年具有價值的一張選票?

歐洲古典音樂,叫聽眾靜靜坐着洗耳恭聽,非洲音樂化成的爵士樂,特色則在於即興反映生活情緒,拉近與聽眾距離,各有各特別。音樂本無好壞,種族也不應分界,非裔黑人尋求平等的呼聲,盎格魯-撒克遜白人(White Anglo-Saxon)何時認真洗耳恭聽呢?

撰文 : 馮兆寧 資深媒體人

欄名 : 美國透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